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35章 再遇赵雷(二)
    “二哥,你慢点推,啊,别推那么快,我抓不稳车头。”吃了饭后,两个哥哥推着单车到门坪玩,秦未浼看他们玩的很有意思,便也加入了他们的游戏。

    但她发现,她加入后,两个哥哥就不玩了,他们两人站在背后,轮流推动单车。

    轮到秦朗明推的时候,他突然快速的往前一推,然后松开双手。

    秦未浼根本不知道秦朗明松手了,在看到车子快要开到头的时候,大呼了一声。

    眼看着车头要斜到左边,陆晨丰突然从屋子里跑出来,及时把车头扶稳,然后转头,盯着秦朗明说:“阿明,你太胡闹了,浼浼的腿都勾不到地,万一抓不稳车头,掉下来怎么办。”

    秦未浼听到这话,扭头往后看,果然就看到秦朗明离自己三米距离。

    她小脸红扑扑的瞪看秦朗明:“二哥,你怎么能放手,你放手也不告诉我,你还推的那么快,万一我撞上去了怎么办。”

    秦朗聪快步追上秦朗明,在他肩膀上拍打了一下说:“浼浼和阿丰说的没错,你刚才太胡闹了,这个单车坐椅太高,浼浼都没学会怎么上怎么下。”

    秦朗明被两人骂了一通,摸了摸后脑勺委屈巴巴的说:“唉,我知道错啦,刚才就是玩的太疯,没考虑太多。”

    “算了,我原谅你。”秦未浼挪了挪屁股,坐在了后坐上,拍了拍前面的坐椅说:“陆哥哥,让他们俩推我们俩,你坐上来。”

    “好。”陆晨丰人高,轻轻松松就上去了。

    正要骑着单车带秦未浼兜圈的时候,上面的小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浼浼呀,你妈人呢。”

    四人纷纷抬头看向上方。

    一个妇人身穿着白色的衬衣,头上戴着一顶沙滩帽子,帽子顶上结着一团大红花,从上面的石阶路走下来,后面跟着一名与他们年龄相仿的男人。

    是赵雷和他的母亲林翠花。

    秦未浼顿时皱起了眉头。

    秦朗聪和秦朗明二人,则冷幽幽的看向赵雷。

    陆晨丰不客气的回道:“不在。”

    说完,就载着秦未浼往回骑。

    林翠花对陆晨丰的态度十分不满,她“嘿”了一声,骂道:“陆晨丰,你妈是少缺你两年大学上,越来越没教养了,我有跟你说话吗,你个小兔崽子。”

    陆晨丰当初高考的成绩比赵雷好太多,考上的学校也是名牌大学,林翠花为此难受了好一阵子,后来听说陆晨丰留了一封信,就离家出走了,可把她乐坏了。

    看吧,不上大学能有什么出息。

    果然,走出社会才两年,人就学坏了,浑身的流氓痞子气。

    陆晨丰载着秦未浼往回走,然后停在了林翠花面前,眼神犀利的扫过林翠花和赵雷。

    心里暗暗为身后的小女人鸣不平。

    陆晨丰说:“赵婶子,一个人的教养,跟上没上大学没关系,跟父母的教导有关,我父母从小教育我,要从一而终,有始有终,要说本事,我铁定没有赵雷的本事大。”

    为了踢掉秦未浼,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还偷偷借走秦未浼的钱,这可不就是赵雷的本事吗。

    很有吃软饭的潜质。

    赵雷因为陆晨丰的话,脸庞慢慢的爬上了一道燥红,嘴角的肌肉隐隐颤抖。

    “妈,我们不跟这些人计较,他们就是吃不着葡萄尽说葡萄酸,从古至今谈婚论嫁,只有门当户对才能长久,你们不就嫌弃我赵雷退了亲吗!”

    “等等!”秦未浼听到后面那句话,顿时从后座跳下来,走到了陆晨丰身旁,说:“赵雷,后面那句话再重复一遍。”

    赵雷看向秦未浼,眉头不自觉皱起,眼眸中划过了一抹浓浓的厌恶之色:“秦未浼,我赵雷不就退了你的亲事,你用得着对我阴阳怪……”

    “跑到我家门口求我嫁的人,难道不是你赵雷吗?”赵雷的话还没说完,秦未浼就一脸严肃的打断他的话,水灵灵的眸子犀利的望着对方。

    赵雷脸色一青一紫,双手暗暗攥拳,咬牙道:“我收回之前那些话。”

    这简直就是他的耻辱。

    秦未浼却觉得很好笑:“说出去的话能收回的吗?要是能收回,那麻烦翠花姨把诬陷我偷钱的那些话,收回去先。”

    林翠花先是一怔,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秦未浼,随后又慢慢的回过神来,面对秦未浼的针锋相对,她还是很不适应。

    以前秦未浼在她面前,哪一次不是温顺的像只小绵羊,她想怎么哄都行。

    而现在的秦未浼,让林翠花感到很陌生:“浼浼,这才几天,你怎么就学的这么不懂事了,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我的长辈是我的父母、爸爸奶奶,是那些只会为我好,从不会伤害我的人。”秦未浼板着脸,斩钉截铁的说,随后转头,对身后的两个哥哥和陆晨丰道:“大哥、二哥、陆哥哥,咱们进去吧,外面的空气太不干净了。”

    “好。”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秦未浼走在两个哥哥中间,陆晨丰负责扛单车,一前一后走入屋子。

    林翠花和赵雷皆是脸色铁青。

    长这么大,林翠花还是头一次被小辈这样甩脸色。

    而赵雷更是有些无法接受,以后喜欢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现在连正眼都不看自己。

    人啊,处久了总会有一些感情,何况他们之间还是青梅竹马。

    就在赵雷暗暗失落的时候,赵秀菊端着一盆洗碗水,从后门走出来,随手往外一泼。

    “啊呀!”林翠花大叫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白色的衬衣和西裤湿哒哒的。

    连头发和脸都溅湿了水,站在她身后的赵雷,也没逃过这场飞来的“横祸”。

    赵秀菊故作一惊,道:“翠花啊,你咋站在我家后门呀,你看我,这泼水泼习惯了,不小心弄湿了你的衣服,要不……换身衣服放到婶子家的锅盖顶晾一晾?不用多久就干了。”

    林翠花正要开口骂,但看到出来的是赵秀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却也没回赵秀菊的话,带着一肚子的气,快步的离开了秦家……@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