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38章 回市里(三)
    秦朗聪抿了抿嘴,没有说话,眼眸明亮的华光微闪,视线落在了秦未浼的身上。

    刚好,秦未浼看向秦朗明,眉头细不可察的微拧了一下,嘟起了小嘴,也没有任何发言了。

    这时,陆晨丰眼眸暗了暗,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我不喜欢她。”

    “对她没有半点感觉。”

    “这辈子不可能跟她。”

    看似不一样的三句话,却似乎在向谁重复自己的心意。

    秦未浼的脸色微好,唇角微微上扬,道:“强扭的瓜不甜嘛,结婚对象肯定要讲究两厢情愿,二哥怎么能乱点鸳鸯。”

    秦朗聪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秦朗明却依的挺直背,一脸惊讶的盯着陆晨丰:“那可是美女诶,人家倒追你,你还不喜欢,你知不知道这年代的姑娘有多挑呀,个个都想挤进城里,嫁个好人家,拿个城市户口,像陆锦澜这样家世不错,人又漂亮,读书又好,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姑娘,能看上你,你就偷乐着吧,要是她追我……”

    说到后面,秦朗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痞子气,正要把下一句话说完的时候,秦未浼打开零食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煎饼果子,塞进了秦朗明的嘴里。

    到了虎镇,四人收拾好行礼后,一起去车站,并没有要等陆锦澜的意思。

    也不知是天助她,还是她运气好,陆晨丰去站台订票的时候,刚好就只有四张票,秦未浼帮陆锦澜订了三天后的,叫秦朗聪骑单车送到陆锦澜虎镇的家,由她外婆收着。

    等她大哥秦朗聪回来的时候,刚好入站检票。

    上了车后,秦朗明想坐在她身边,却被秦未浼嫌弃的推开道:“二哥,你一坐车就睡觉,你一睡觉就老打呼噜,还喜欢老往我身上靠,你知不知道上一次跟你坐车回老家,我有多累。”

    秦朗明正要开口,却被秦朗聪用力一扯,推到了后面的那一排坐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靠着窗吧。”

    秦未浼点头,很赞同秦朗聪的话,秦朗明哼了哼,只好到下面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陆晨丰放好了行礼后,才上车。

    他手里拿着在车站门口买的炒板栗和烤地瓜,一股香气顿时飘了过来,秦未浼只觉得香。

    她打开看了一眼,说:“你不是带了一些地瓜吗,怎么还跑出去买呀。”

    “放在车底下的那些是生的,去市里要五个多钟,你留着充充饥,我还给你买了大包子。”陆晨丰想着她吃了午饭才走的,大包子还吃不上,就挂在了勾子上。

    秦未浼转头拎着自己的那一袋零食说:“你这里还做了好多吃的呀,买那么多吃的玩吗?”

    “吃不完给你哥哥吃。”

    秦未浼又低头看了两眼自己的零食,两手都抓着吃的,恨不得有三个肚子,谁叫平时在学校油水不多,手上这些东西一个月都吃不到一次,这还是陆晨丰这位大厨做的。

    她把手上吃的东西各分成两份,递给了秦朗聪二人,剩下的是她跟陆晨丰吃的。

    车子启动了,大巴车里还有人是站着去市里的。

    一个年轻小姑娘突然走到了陆晨丰旁边,两手扶着陆晨丰坐着的椅背以及前面的椅背。

    秦未浼看到身旁的一道身影,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姑娘。

    她穿着一身蓝色的上衣,裤子是洗的补丁破旧的,长发及腰,皮肤略黄,看起来气色不大好,但胜在五官好看,丹凤眼高鼻梁,若是长的再多一些肉感,会给她五官添加三分。

    看起来跟她差不多的年纪。

    此时,她正盯着自己手上的食物,不时的咽着唾液。

    秦未浼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板栗,已经被她吃了一些,袋子里还有一大把。

    不过,她不太喜欢跟陌生人接触,一是社会复杂,二是前世的遭遇让她变得小心翼翼。

    她低下头,继续吃板栗。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陆晨丰身旁的小姑娘突然重重倒在地上,顿时引起了车里的轰动。

    秦未浼也猛然直起了身子,看向那姑娘晕倒的地方。

    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扶着她,惊呼道:“唉呀,这姑娘晕倒了。”

    秦未浼倏地站起身,将手上的东西递给陆晨丰,说:“陆哥哥,我出去看看她怎么回事?”

    人都晕倒了,她不可能再见死不救。

    “好。”陆晨丰已经起身,走到了走道。

    秦未浼很快从自己的位置起身,陆晨丰扒开人群说:“让一让。”

    秦未浼走过去,蹲在了那姑娘面前,在她的人中按了一下。

    许箐箐顿时醒了,她缓缓睁开双眼,说的第一个字就是:“饿!”

    众人皆是你看我我看你。

    “谁带了吃的。”

    “我没有。”

    “我吃了午饭来坐车的,没带吃的上车,反正到了市里,刚好吃晚饭。”

    “我刚才看那姑娘带了很多吃的。”有人指着秦未浼。

    而陆晨丰早已在许箐箐喊饿的时候,回头拿了一个大包子,回到秦未浼身边,就把包子递给许箐箐。

    许箐箐看到包子,两只眼睛立刻亮了,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充满电力,夺似的从陆晨丰手里拿过大包子,狼吞虎咽。

    众人看着不忍,惊讶的问道:“姑娘,你这是多久没吃东西,咋饿成这样。”

    许箐箐红了眼睛,一边吃一边哭道:“不瞒你们,我快四天没吃东西了,我……我妈刚死了一年,我爸就……带回了一个妈妈,我是偷偷跑出来,赶着去市里找我姥姥的,这位姐姐,谢谢你的包子。”

    “太可怜了,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你爹也太不是东西了吧,竟然不给你饭吃。”

    许箐箐呜呜的哭:“我现在的妈妈说,要把吃的留给我弟弟吃,弟弟吃饱了才有力气上学。”

    “姐姐。”这时,许箐箐用那只抓过包子的油腻腻的手,握住了秦未浼的手腕,两眼含着泪珠子,说:“真的很谢谢你。”

    秦未浼唇角微抿,说道:“不用谢,你身体还好吗。”

    许箐箐捂着自己的小腹:“刚好来生理期,我在地上坐会。”

    秦未浼扫了一眼许箐箐,她的额头在冒着冷汗,脸色蜡黄泛青,气色也很苍白。

    她伸手扶着许箐箐的胳膊说:“去我那坐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