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40章 回市里(五)
    “人家小姑娘都说很饿,不就是一点吃的吗,至于你们那么动怒,还把水丢到垃圾桶,太过分了吧。”

    说话的大妈,正是刚才在许箐箐晕倒时,扶着许箐箐的人。

    也是刚才说“没带吃的上车”此刻手里却刚好拿着大馒头的妇人。

    在替许箐箐说完话后,大妈拿起了手上的馒头,咬下了一大口。

    秦未浼转身,声音虽然绵软却透着恼意,响亮的说道:“婶子,你这么同情她,刚才这位姑娘喊饿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你的馒头赊一个给她,对呀,不就是一点吃的,她拿一点吃的不算什么,她吃多少只要跟我说一声,我可以把我的食物分给需要的人,但不经主人同意随便拿走主人的东西,就是她不对!”

    她重重的说出了最后那一句“就是她不对”的话来。

    前前后后的人,纷纷看向许箐箐,而与秦未浼同排的一对年老夫妇,则很认同秦未浼的话。

    特别是坐在外边的老大爷,拿着拐杖指了指许箐箐说:“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就不要瞎说,人家姑娘好心把座位让给她坐,我是亲眼看到,后头人家又给这小姑娘拿了吃的,结果一转眼,趁着人家睡觉的功夫,就把手伸进了人家的口袋里,吃了一地的板栗壳不说,到头来还推人家一把,她怎么好意思推人家。”

    听到老大爷开口说话,那老太太也冲着刚才那位替许箐箐说话的大妈骂道:“人家做好事反被骂,你那么同情人家,你咋不把你的座位让给她坐,连一口馒头都不舍得赊给人家,你哪来脸指责人家小姑娘。”

    大妈被骂的脸色铁青,手上的馒头早就在秦未浼戳破她小心思的时候,收进了包里,但是嘴里却还含着一大口。

    众人转头盯着大妈看,大妈被看的不好意思,期期艾艾的摆了摆手说:“看我干嘛,那小姑娘带了那么多吃的,给她吃一口怎么了。”

    秦未浼对这种人的三观实在不喜。

    她带了很多吃的就应该四处设施,谁的食物是大风刮来的,这分明就是道德绑架。

    而许箐箐却觉得大妈说的很有道理,眨了眨含着泪水的双眼说:“我还给你留了一些。”

    这句话,是彻彻底底的激怒了秦未浼,什么叫给她还留了一些,吃了人家的东西还有脸……

    她从陆晨丰的手里拿过了零食袋,剩下的两个大包子,统统都被吃完了,倒是留下了几条地瓜,还有蒸熟的土豆,农家作物一点都没碰,她也知道这些东西在农村里常见,专挑带肉的和不常吃的。

    秦未浼真是觉得像踩了一堆屎那么恶心。

    随后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座位,许箐箐坐过的地方都是垃圾,简直……脏乱的不忍直视。

    “请你把你刚才坐过的位置,清理干净。”秦未浼语气冰冷的命令,对许箐箐这种人再没人半分的容忍度。

    许箐箐顿时站在边上哭了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秦未浼和陆晨丰几人欺负了她。

    跟车的售票员听到动静,扒人走道的人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刚落,售票员就看到秦未浼先前坐着的座位,都是板栗壳还有别的垃圾,顿时黑着脸,指着那一堆垃圾说:“这里是谁坐的,车里有放胶袋,还有垃圾桶,为什么要把垃圾丢在这里。”

    秦朗聪站起身,说:“这里是我妹妹的位置,她吃的垃圾都收进了袋子里,后来这姑娘晕倒了,我妹就把她的位置让给她坐,这一地的垃圾都是她吃的。”

    许箐箐哭的更凶猛,声音又透着一股的委屈与无知:“我不知道,我听说这车上有人打扫,我以为可以丢东西。”

    售票员听到这话时,都快要气哭了,没好气的破口大骂:“车上是有人打扫,可是车里有放垃圾桶还有胶袋,你不知道用袋子装起来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我现在就去收拾干净。”许箐箐拿起了旁边的垃圾桶,把地上的一堆垃圾壳用双手捧到垃圾桶里,一点一点收拾干净。

    在收拾垃圾的时候,哭声一直没停。

    售票员全程黑着脸,看到许箐箐收拾完垃圾,脸色也没有好转。

    因为许箐箐哭的很委屈,但售票员也没有再说她什么。

    陆晨丰则扶着秦未浼,坐回自己原本坐着的位置,而许箐箐则站在陆晨丰的身旁,哭声不绝。

    旁边的老太太看不过去,黑着一张脸说:“小姑娘,你别哭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全车的人都欺负你一个。”

    事情闹清楚了,看热闹的人收起了八卦的心思,等着下车,没人再理会许箐箐。

    秦未浼更是如此,陆晨丰拿出了地瓜问:“要不要吃,我给你剥。”

    “不想吃,我们还要多久到市里。”

    “一个钟左右。”

    “那我看会书。”秦未浼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无视站在一旁哭的许箐箐,

    八点二十一分左右,大巴车停在了市里的客运站。

    下了车后,许箐箐跟在他们身后,秦朗明转头冲着许箐箐怒吼:“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许箐箐被秦朗明的吼叫声吓了一跳,红着眼眶,委屈的说:“我……我没钱搭车。”

    “那你就走路去。”秦朗明斩钉截铁的喝道。

    前两年,大巴车还没通,坐三轮车又贵,秦朗聪兄弟二人为了上大学,提前一个星期出发,步行走到市里。

    不光是他们,许多周边的大学生,为了省点车费,硬是两条腿走过来。

    秦朗明一直认为,人穷就本分一些,踏实一些,勤奋一些。

    天下可怜之人,比比皆是!

    “阿丰,你有事要忙的话,就先去忙吧,我先送我妹回学校,然后我俩就在浼浼学校附近找间旅社住几天。”秦朗聪无视许箐箐,对陆晨道。

    反正现在回学校也没什么人。

    “不急,我送你们一块过去,我朋友就在浼浼的学校附近,咱们先找个地方吃晚饭,浼浼饿了吧。”陆晨丰抬眸,看向站在秦朗明身后的姑娘,想到车上发生的事情,许箐箐闹过后,秦未浼就没有再吃东西,铁定饿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