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41章 极品一家亲(一)
    秦未浼点点头,四个拦了一辆的士离开客运站,吃了晚饭后,两个哥哥在南大旁边的旅社订了一个房,陆晨丰则去找他的朋友去了。

    她和两个哥哥约好,明天早上八点在南大校门见。

    第二天,秦未浼拿着葛张氏给她写的住址,带上几百块红包钱,和两个哥哥一块去葛家大院。

    张氏给她的住址,离南大并不是很远,打个三轮单车过去,也就半个小时,就在虎平学校的附近。

    这是一个大院子,里面住着十几户人,而葛家就住在左边巷子口进去的那一栋三层式楼房,隔壁还有一个瓦房,外墙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一群小孩子在面前的空地玩耍,秦未浼一眼就认出穿着蓝色条纹衬衣,七分黑色短裤的葛阳夏,他手里拿着一个风筝,走在孩子群的最前头,拉着风筝线玩耍。

    孩子们追着他的风筝跑,没一会儿,葛阳夏就跑到了她面前,甚至撞到了她大腿上。

    孩子们看到院子时来了陌生人,纷纷停下脚步。

    秦未浼垂眸,双手扶着葛阳夏的肩膀,将他轻轻往前一推,笑着呼唤了一声:“阳阳。”

    葛阳夏抬头,看到眼前的秦未浼时,顿时怔了一下,过了几秒后,葛阳夏猛地回过神来,大声呼叫:“姐姐。”

    “姐姐,姐姐,真的是你。”葛阳夏一下子撒开了手睥风筝,双手抓住了秦未浼的胳膊,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我以为你没有那么快过来,姐姐,你快进屋坐,我奶奶去买菜了,妈妈今天刚好去上班,我带你进屋子坐坐,咦,他们是?”

    葛阳夏太高兴了,刚才只看到秦未浼,并没有注意到站在秦未浼身后的两个男人。

    他睁大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秦朗聪和秦朗明,惊呼道:“哇,这两个哥哥长的好像呀。”

    “对,他们两个就是我的哥哥,穿黑色衣服的是我大哥,白色衣服的是我二哥哥,你也可以跟着我一起叫。”秦未浼牵起了葛阳夏的手,介绍道。

    秦朗聪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666块,塞到葛阳夏的口袋里,说:“大哥哥给你的见面礼!”

    “啊,你们那边见面礼直接给红包吗?”葛阳夏抽出了红包,低呼了一声。

    秦朗聪老成的说:“不是,大人跟大人之间见面是不给红包,但若是去做客,谁家有小孩子就要给小孩封一个红包,当作见面礼,下一次,大哥哥再去你家做客,就不需要再给红包了,这是我们家的风俗,我们过来的时候奶奶特意吩咐的,把红包收好。”

    葛阳夏是小孩子,再加上小孩们都比较喜欢收红包,就没有多怀疑红包的意义,收入了口袋里。

    “我会把我的红包拿给我妈妈的,大哥哥二哥哥,姐姐,进屋里坐吧,阳阳有很多玩具。”葛阳夏拉着秦未浼的手往里面去。

    秦未浼的一只脚刚踏入大门,隔壁瓦房走出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她大约在二十三岁左右,蓄着一头棕黄卷发,发尾到了腰部,身上穿着当下时髦的格子连衣裙,手上拎着一个昂贵的包,快步从里面走出来。

    俏丽的脸庞隐隐藏着一抹怒色。

    里面突然跑出了一个老太太和一位同样年轻的小姑娘,一人拉着那漂亮的女人的手,另一人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而那拉着漂亮女人的姑娘,正是她昨天在大巴上遇到的奇葩姑娘。

    “是她。”秦朗明一眼就认出了许箐箐,只是许箐箐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

    她死死的拽着那漂亮女人的手,大哭:“蓉表姐,你不能不管我呀,再说我只是跟姨妈要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给姥姥住的,难道姨妈想不管姥姥吗,你看姥姥这么老了,却住在这种地方,你看着忍心吗。”

    秦未浼听到这话,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感觉哪里有问题,但又说不上来。

    “姐姐,我们进去。”葛阳夏看她不走,回头说道。

    秦未浼回过神来,点点头道:“好,我们进去。”

    刚走入大门,后头就传来了那个漂亮的女人的呵斥声:“姥姥,我妈没给过你房子吗,我问问你,我妈之前给你置办的那三套房子,现在在谁手里。”

    “你三个舅舅的孩子都长大了,想在城里发展,就让他们住着先,现在你四舅五舅也想到城里来。”

    女人生气回道:“所以,是我四舅五舅要房子。”

    “你爸现在那么有钱,帮扶一下你舅舅有什么所谓。”

    “姥姥,我爸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还有姜笙,你知道他为什么从不来姥姥这……”女人的声音尖锐了几分:“我爸有钱,那是我爸的,不是舅舅的,我们家没有义务给几个舅舅置办房子,还要张罗他们到市里来工作,还要进工作单位,几个舅舅目不识丁,哪家单位瞎了眼请他们。”

    “江易蓉,你怎么跟我说话的,你个不孝女……”

    秦未浼走入了客厅,外面的声音更加响亮,因为窗户就对着外头的三个人。

    那个老太太打了叫江易蓉的一巴掌。

    秦未浼看到这一幕,都不自觉的皱眉了,秦朗明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秦朗聪觉得那个叫江易蓉的姑娘摊上了这样的姥姥,真是倒霉。

    没多久,江易蓉离开了,那两个人追着跑,后来没多久,许箐箐和老太太一块回来。

    两人说的话也是一清二楚的从窗口传入。

    “姥姥,你别生气,回头你就给大姨妈和二姨妈打个电话,叫她们给你准备丧事,你就说……你没法活了,江表姐她打你,小辈的都看不起你,倒不如死了一了白了,你用死威胁他们,准管用。”许箐箐理直气壮的说。

    顾老太眯了眯双眼说:“哼,江易蓉这个赔钱货,我还不信治不了她,不给我钱,我就状告到她爸那去,让她爸把她治的服服贴贴,箐箐,你只要听话,姥姥一定让你上大学,走,给你大姨妈二姨妈打电话。”

    “姐姐,是不是吵着你了。”这时,葛阳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秦未浼恍然回过神来,冲着葛阳夏微微一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