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43章 极品一家亲(三)
    秦未浼的眉头下意识的皱紧,对于眼前的这位姑娘,她是半点好印象都没有。

    秦朗明也是狠狠皱眉,嘲讽道:“阳阳跟着这种人住一块,可真倒霉。”

    “阿明,不关我们的事,不要随便非议她人,做好自己。”秦朗聪侧头教训了一句秦朗明。

    心里却同样不喜许箐箐这样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穷到心智都歪了,三观不正,贪得无厌,能远离就远离。

    秦未浼很认同的点了一下头,走在两个哥哥的中间,从许箐箐身旁走过。

    与两个哥哥讨论一会去哪条街逛逛,去哪个商场买衣服,中午要吃什么小吃。

    可是他们还没有走出几步,许箐箐突然跑过来,摊开双手挡在了几人面前。

    秦朗明顿时往前走了一大步,将自己的妹妹护在身后,低喝:“干什么?”

    许箐箐双手缩回,往后退了好几步,吱吱唔唔的说:“两位哥哥,姐姐,我有事想求你们帮忙。”

    一听到“有事”这两个字,秦未浼猛然蹙眉,一脸警惕的盯着许箐箐,态度冷漠的说:“萍水相逢,我们帮不了你。”

    “你可以的!”许箐箐情绪微微有些激动,说话音便朝着秦未浼那走了一步,秦朗明看她的举动,眼眸瞪的比铜铃还大,一脸护短。

    他身上的气势,把许箐箐吓的退回到刚才所站的位置。

    秦朗聪皱了皱眉,说:“小姑娘,你的事情我们帮不了你,也不敢再帮。”

    “我都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帮不了,这件事情只需要你们动动嘴皮子就好了,我不跟你们要吃的,要喝的。”许箐箐面容“诚恳”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丝毫没有半点的诚意,不等他们三人再拒绝,许箐箐就说:“听说葛婆婆的儿子是开医院的,我看葛婆婆跟你们的关系很好,你帮我去跟葛婆婆打一声招呼,安排我进她儿子的医院打工,每个月给我五十块钱薪水,包吃住,最好能够帮我买五险一金,你们也看到了,我姥姥现在住的地方又破又烂,我表姐也不理我姥姥,两个姨妈更不管她了,赡养姥姥的责任,就落到我肩上,你们不会见死不救吧。”

    话音落下,秦未浼眼皮子狠狠的抽了好几下。

    这的确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她还真是开得了口,还张口就来个月薪五十块。

    她到底知不知道月薪五十那是什么概念,有些农民工一个月也才拿几块钱。

    她当医院是什么地方,还要求各种福利,她没疯了吧。

    “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秦朗明直接开骂。

    秦朗聪抓住了秦未浼的手说:“浼浼,咱们走吧。”

    秦未浼也觉得不必再跟这种人纠缠下去,因为你再继续待下去,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

    “二哥,我们走。”她伸手扯了扯秦朗明的胳膊,三个人转身正要走另一条路,可是许箐箐却猛地扑过来。

    秦未浼事先有了防备,在转头看到身后有道影子扑来时,赶紧推开两个哥哥,往下一蹲。

    许箐箐扑了个空,摔了一个跟头,坐在了地上,眼眶通红的瞪看秦未浼,嘴里发出了委屈的“呜呜”声。

    秦未浼心头狠狠一跳,愤怒的浴火冲到脑门,生气的喝道:“许箐箐,我警告你,你休想从我手里得到什么,我也不会帮你向葛婆婆要一份工作,因为我……不是你表姐,不是你姨妈,也不是你姥姥,你提出来的要求,任何一家医院都不可能达到。”

    “外面的医院是不行,可是葛家开的医院可以啊,你为什么那么无情呢,就因为我昨天在车里喝了你两口水吗,姐姐,你是大学生啊,大学生的气度不应该那么小,偏偏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你行一善给自己积德,我若是去上班了,也会给你好处,第一个月的薪水咱俩对半分怎么样。”

    “闭嘴。”秦朗聪猛地开声怒吼。

    而这一声吼叫声,也把站在旁边的秦未浼给吓了一跳,她转头看向秦朗聪,发现自家大哥的脸泛着显而易见的怒色。

    他抓着她的小手,往前走了一大步,站在许箐箐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看她:“气度是用来回报有气度的人,行善是帮忙真正需要的人,不是用来道德绑架他人,让我妹妹帮你,你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那一瞬间,许箐箐被震摄住了。

    她瞪大双眼,眼眶里的泪水渐渐模糊视线,最后划落到了脸庞。

    她抽泣了几声,狠狠的擦了一下眼泪,呜呜的站起身,快步的跑入了大院。

    半响,秦朗聪才缓过神来,转头对秦未浼说:“浼浼,咱们去江北那边走走,大哥经常见学校的女孩子喜欢去市二街买衣服,晚上咱们回这边来。”

    秦未浼仰头看他,刚才覆在脸庞上的那一抹怒色,早已荡然无存。

    而他拉着她的那只手,也一只没有放开。

    秦朗聪脾气很好,很难有什么事情让他动怒,她唯一见过他生气,也都是因为她被欺负。

    今天的那些话,大概是他这几年说过的最重的话了。

    她突然好想抱一抱秦朗聪,这样一想,秦未浼就走过去,双手轻轻的环抱住了秦朗聪的身子,小手在他背后拍了几下。

    秦朗聪微微一怔,任由她抱着。

    不到一分钟,她就松开他。

    “刚才吓到你了。”他抬手摸了一下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而秦朗明也才回过神来,快步的走到秦朗聪面前,说:“可不是嘛,刚才太霸气了,连我都吓到了。”

    主要是,他好久没见过大哥吼嗓子骂人。

    他一直觉得,大哥跟陆晨丰是一路人,不生气的时候就是君子,若是谁踩到他们的底气,他们能打死一头牛。

    “瞎说,我才没有被吓到。”秦未浼低头掰他手指头说:“走啦,我们去逛街买衣服。”

    坐公交车去江北,需要将近两个小时,到了那边刚过吃午饭后,就开始去服装店扫货,一直到晚上六七点,他们还在服装店里盘旋。

    逛到最后,秦未浼不愿意再走,秦朗明拿着一套裙子走到她面前,说:“浼浼,再试试这套,很适合你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