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53章 租档铺(三)
    “给我送吃的?”秦未浼揪了他两眼,伸手接过了他递来的东西,打开,是葱油饼。

    一摊开小袋子,里面袭来了一股脆香味还伴着葱的气息,实在是诱人。

    她低呼了一声:“哇,好香呀,该不会又是你做的?”

    她抬头看他,而小手却很实诚的伸进了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葱油饼来吃,咬下去的时候,那香气扑鼻而来,对她来说这就是人间美味呀。

    陆晨丰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在她把东西接过去的时候,便双手放进了口袋里,薄唇一抿,问道:“好吃吗?”

    “好吃啊,你做的东西,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了。”

    陆晨丰听到这话,忍不住的笑了一声。

    秦未浼不解,眨了眨眼看他:“笑什么?”

    “浼浼,你倒是忘了去年过年我给你做的甜糕,你可嫌弃了。”

    那是他花了心思做的,他看城里的小姑娘都喜欢吃,以为秦未浼也喜欢,特意给她做了一盆,等他端着甜糕上去的时候,他就发现秦未浼竟然喜欢上朋友送给他的那一袋进口猫粮,连一眼都没看他做的甜糕,就直接拒绝他。

    秦未浼想到了这件事情,小脸一红,尴尬的笑了。

    “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吃甜食,你做的那个糕,除了甜的没有别的味道。”秦未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道:“你这两个怎么有空跑学校来找我呀。”

    陆晨丰眸光柔和的看她,脑海里浮现了姜笙在他耳边说过的那些话。

    可是真的站在秦未浼面前的时候,陆晨丰就不知要如何开口了。

    他抿了抿嘴,眉头也跟着不自觉的锁起来。

    而他脸上那一抹微妙的变化,则被秦未浼看在眼里。

    她伸手碰了一下他的胳膊,却发现他的手滚烫滚烫的。

    秦未浼顿时一怔,将手里的饼丢回油纸袋里,往前走了一步,把泛着油光的小手贴到了陆晨丰的脸部,然后捏住了他的耳根,低呼:“陆哥哥,你的脸怎么那么烫,是不是生病了,发烧了。”

    陆晨丰猛地回过神来,低头看她,眼眸里的视线微微模糊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从自己的脸庞拿开,别开脸说:“吃了药,没什么事。”

    “你生病了怎么还往外跑,还有,梅市的天气不比咱们那边,晚上很凉,你还穿着一件短袖,陆晨丰,你怎么那么不懂得照顾自己。”秦未浼气的握着小拳头轻轻砸在他胸口。

    陆晨丰抓着她的小手往后退了一步,没好气的笑了一声:“我没有那么脆弱,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在这边租了房子,这是地址。”

    说完,他松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秦未浼。

    秦未浼瞪着他,伸手拿过地址,看都没看一眼便塞进了自己的衣服袋子里,然后拉着陆晨丰的手指说:“走,我陪你去诊所拿药吃。”

    “不用了浼浼,我回来的时候去过诊所了,拿了药,等会回去睡个觉,明天就好了。”陆晨丰手掌放在她头顶,温柔的揉了几下后,拿开,缩回到了口袋里:“快回宿舍吧。”

    “那你要按时吃药哦。”

    “好。”

    秦未浼点点头,往宿舍里走,可是刚迈入宿舍大门,她又往回跑。

    陆晨丰一直站在原地,看秦未浼回来,不解的问:“怎么又回来了。”

    秦未浼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然后披在了陆晨丰的身上,说:“这是我二哥前两年穿的衣服,现在他不怎么穿,我来学校的时候顺手带过来,你将就着披上吧。”

    秦朗明两年前的衣服,现在陆晨丰肯定穿不下了,但还能披着穿。

    陆晨丰却见她里面只穿着一件小吊裙,眉头不由一蹙,立刻将她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拿下来,快速的裹在她单薄的肩膀上,推着她往宿舍内走去:“别管我,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我一个人生病就好了,你可别也跟着病了,快回宿舍去吧。”

    “陆晨丰,到底是谁近呀,我几步路就到宿舍了,你快点穿上呀。”秦未浼两只手被他束在了身子两侧,被动的被他推着走,完全不给她停下脚步的机会。

    她一边转头看他一边说。

    然而,陆晨丰却直接将她推进了宿舍大楼内,说:“你若是心疼我,就乖乖的先回去吧,你早点回宿舍,我也能早点回我住的地方。”

    听到这话,秦未浼哪里还忍心再拒绝,乖乖的往里头走去,连头也不回。

    回到了宿舍后,她推开了窗子往外看,陆晨丰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挥了挥手就转身离开了。

    秦未浼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里突然揪成了一团。

    在前世,陆晨丰多少次转身,就有多少次的失望与落漠。

    每一次来到她面前,他都带着满满的期望与欢喜。

    秦未浼的心情沉甸甸的,手里拿着他送来的葱油饼也没有任何胃口了。

    温雯走过来,手搭在了她的肩膀,问:“怎么啦,情郎走啦,恋恋不舍。”

    “有吃的还堵不住你嘴。”秦未浼收起了压抑的情绪,将手里拿着的葱油饼递给她:“快吃吧。”

    “哇,好香啊,你这个情哥哥待你真的不错。”温雯接过了葱油饼,一个劲的夸陆晨丰。

    秦未浼却心不在焉的有一句没一句应着,两个人吃完了葱油饼就睡了,第二天一早,秦未浼去教学楼办理了入学手续。

    温雯拿着交费单据,说:“浼浼,今天要不要去大吃一顿。”

    “不了,我还有事。”

    “是不是档口的事情呀。”除了这个事情那就是陆晨丰的事了,温雯想到这,便摆了摆手说:“那你赶紧去办你的事吧,我在宿舍等你。”

    “好。”温雯送她走出校门。

    秦未浼拿出了昨天晚上陆晨丰递给她的地址,看了两眼,这个地方正是前世陆晨丰所居住的大院。

    这一世,陆晨丰再一次为了她,回到了这里,只为了离她更近一些。

    而这些事情,还是陆晨丰在她前世临死前告诉她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