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54章 租档铺(四)
    到了那边,已经快十一点钟。

    秦未浼敲了两下门,发现院子的大门可以推开。

    她往里头看了一眼,大院空阔无人。

    她直接推门而入,按着前世的记忆,找到了陆晨丰前世住过的房间。

    她又要敲门,可是手刚刚碰到了房门,那玻璃门就自己开了。

    里面摆着一张小床,一张木桌子,一张红木雕花椅子。

    陆晨丰背对着她而躺着,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

    陆晨丰不是个爱懒床的人,相反,他的生物钟一直很准,每天晚上最晚十点入睡,早上六点起床,今天却睡到了十点多。

    想到他发烧生病了,秦未浼哪里还管得着是不是男女有别,直接推门而入。

    “陆哥哥!”

    她快步走向他,伸手放落在了他的额头,发现额部都是冷汗,倒不是那么烫了。

    陆晨丰转了一个身,睁开眼睛看她,当看到秦未浼坐在面前,陆晨丰恍然坐起身来:“你怎么过来了。”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秦未浼双手放落在了他的胳膊处,将他往床上按了按:“我过来看看你好了没,你快别起来,躺着休息。”

    他倒没有反抗,依着她慢慢躺回床上。

    秦未浼看了一眼桌面放着的药,伸手拿过,看了一眼问道:“吃药了吗?”

    “吃了。”

    “那你现在哪里不舒服?”如果不是不舒服,不可能睡那么晚还不起来。

    陆晨丰抿了抿嘴,道:“没什么大碍了。”

    “骗人。”她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是脸,最后是他的胳膊。

    他出了一身汗,暂时退烧了。

    “你要是没有不舒服,那你为什么躺着,你今天吃过早餐没有,不许骗我,要老老实实回答。”难免陆晨丰不会为了少让她担心点,而欺骗她。

    陆晨丰皱了皱眉,低头扫了一眼她的面容,道:“没吃,下班回来就先休息,也没啥胃口。”

    下班回来就先休息,跟吃没吃早餐有什么关系,等等。

    “你上了一夜夜班?”秦未浼语气冷森森的问。

    陆晨丰听到她冰冷的话语,有些怂的沉默了。

    他就是帮人家做几天,昨天晚上就是最后一晚,若是他不干,人家的夜宵档就没办法开。

    他看她半天不说话,壮着胆子抓住她的小手,而秦未浼却快速的抽走,背对他而坐着。

    陆晨丰知道她是生气了,手指轻戳了一下她的胳膊肘,道:“浼浼,昨晚是最后一晚,那对夫妻刚好回老家有事,叫我帮他们接几天的夜宵档。”

    她回头瞪他,说:“我给你煮粥。”

    “我自己来。”陆晨丰麻利的从床上坐起身,快速的跑出来房间,留下了坐在床上的秦未浼。

    秦未浼微微一愣,看他跑的比兔子还快就忍不住的失笑,跑那么快干嘛,她又不吃他。

    她跟着他去了灶头,这边都是烧煤,陆晨丰洗了锅就把淘好的米放下去熬粥。

    秦未浼站在他身后,有些无奈的看他身影,说好了过来照顾他的,怎么反过来,却让他照顾她了。

    她心疼了一下,走过去把煤炉上的那口端走。

    陆晨丰不解:“浼浼,怎么了?”

    “你回去休息,今天咱不做饭了,我出去给你买吃的,这样你也就不用担心我把厨房烧了,我也不用担心你带病还要给我做饭吃。”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她把锅放下,推着陆晨丰往屋子里去。

    陆晨丰回到了床上,坐在她面前说:“要不你先回学校,我改天过去找你。”

    “你管我去哪里。”秦未浼气呼呼的瞪看他,用力的推了他一下,哪知,她在推他的时候,他刚好抬起手按着她的手腕,在他躺下的那一瞬间,也连带着把她一起卷入怀里,两个人重重的躺在了床上。

    秦未浼惊呼了一声,小脑袋磕在了他的额头,两人鼻子对着鼻子,近距离的面对面着。

    陆晨丰反应也是极快,在与她碰头的时候,就快速的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面红耳赤的说:“碰痛了没有,让我看看。”

    他扶着她的肩膀,推着她一起坐起身,然后撩开她的头发看了看。

    额头有一片红印。

    他心疼极了,皱着眉头说:“我去煮个鸡蛋给你敷。”

    “不要了,你都生病了还折腾什么呢,我出去买吃的给你,你躺好了。”刚才那一下真的太尴尬了,为了让自己没有那么难堪,秦未浼故作很凶的骂他,骂完了就站起身,逃似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还坐在床上的陆晨丰,手指半抬,在她离去的那一瞬间,指尖轻放在自己的唇瓣……

    秦未浼从陆晨丰的房间里走出来后,就直接去了附近的小吃街。

    这条街只有做早餐的时候热闹,早餐点一过,大家都收铺子走人。

    她买了包子和粥,陆晨丰现在是个病人,只能吃的清淡一些。

    再回到大院的时候,陆晨丰已经睡过去了。

    因为生病着,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唇瓣略微有些苍白。

    她坐在他旁边守了他一个下午,其间又烧了一回,陆晨丰睡的不知醒,也大概是不想放秦未浼离开,就一直睡着。

    到了傍晚,陆晨丰睁开眼睛时,就见秦未浼躺在他身边,床很小,她只能猫着身子,缩进他的怀里。

    两只小手握拳抵在他胸前,睡颜安静。

    他唇角忍不住的微上扬,捏起了一角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陆晨丰抬头看了一眼放在桌面上的包子和粥,睡了一天,身体恢复了不少,他赶紧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直奔厨房。

    包子冷了,需要蒸热了吃,他跑到后园,跟对面的人家买了一些青菜,秦未浼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他买了豆角,就做酸豆角,刚好喝粥吃。

    饭菜快好的时候,大院的门突然被人敲响,陆晨丰抬头看向院子。

    他记得他没有锁门,方便他们几个回来。

    又想到今天秦未浼出去了一趟,大门应该是她栓上的。

    陆晨丰放下了手头的东西,快步的走到了大门前,拉开栓子,打开大门。

    来的却不是他以为的几位朋友,而是……陆锦澜!

    陆晨丰蹙紧眉头,眼眸中并没有半点喜悦之色……?@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