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55章 租档铺(五)
    “晨丰!”陆锦澜抬手理了理耳鬓间的发,然后放回到身前,她今天穿着一套浅粉色的套装裙子,头上戴着贝雷帽,一头棕色卷发是刚刚到理发店设计的新发型,头发刚做完,陆锦澜就迫不及待的跑来找陆晨丰。

    原本以为陆晨丰这一世没有那么快搬到这边来,她只是试探性的来敲门,没想到他果然在这里面。

    有了重生的优势,这一世,她一定能够拿下陆晨丰。

    据她所知,陆晨丰的这个大院有好几个房,到时候她再向陆晨丰要一间,那样,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她心里是美滋滋的,可陆晨丰看到她出现在这里,心情莫名的烦躁了起来。

    他不想让秦未浼以为自己跟陆锦澜有任何瓜葛。

    并没有让陆锦澜进门的意思,直接走出大门,问:“有什么事吗?”

    陆锦澜神情微微一怔,没想到陆晨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么不近人情。

    她立刻露出了委屈的神情,眼眸泪水汪汪的看他:“晨丰,我昨天路过这边,看到你进了这个大院,今天刚报完名就过来找你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我是特意过来看你的。”

    “哦。”他冷淡的应了一声:“我还是有事,如果你没啥事,就先回吧。”

    陆锦澜:“……”

    她整个人蒙掉了。

    她以为,陆晨丰就算再怎么不近人情,也不置于连口水都不让她喝,就叫她回去。

    从小锦衣玉食的她,受到这样的待遇,心里难免受伤难过。

    她咬紧了唇瓣,双手用力的攥着挎包的链子道:“必须要有事才可以找你吗?”

    “不是。”陆晨丰微微侧身,目光轻描淡写的扫过秦未浼所在的房间,声音低沉的说:“你应该不会有事需要我帮忙的,我先回去。”

    他往后退了一步,半个身子进了大院,快速的拉上了大门,陆锦澜见此,眼疾手快的冲过来,一只脚踩进了大门内。

    陆晨丰赶紧收手,面容冰冷一喝:“陆锦澜。”

    陆锦澜两眼泪汪汪的望着他道:“陆晨丰,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我是特意过来找你的,你连口水都不给我喝,就打发我走,你知道我为什么过来找你吗?”

    看到陆晨丰对自己这样的态度,陆锦澜心里的委屈与难过汹涌的扑上心头,于是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了,眼泪开闸一样的落下。

    她双手死死的抵在门上,望着他,说:“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陆晨丰,只要你跟我处对象,我会让我爸爸拿一笔钱出来给你做事业,我们娘家的人会是你的后盾,我陆锦澜愿意帮助你。”

    清亮锐利的声音响彻这整个院子,让原本对陆锦澜没有半点好感的陆晨丰,不由的对她多了一丝抗拒。

    他居高临下的看她,一双漆黑的眸子像一座深井,望不到底,半响他没有回话。

    陆锦澜以为自己的话让他动容了:“陆晨丰,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有好几次看到你,我都发现……我对你移不开眼,后来在医院看到你跟浼浼,我才确认了这份感情,我觉得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看着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我心疼,我爸妈也一直很颀赏你……”

    说到这,陆晨丰突然开口,语气十分肯定:“抱歉,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陆锦澜脑海里“嗡”了一声,眼眸里的泪水挂在了眼眶里,搭在门板上的双手微微颤抖。

    她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谁。

    是秦未浼。

    上一世为了她,他拒绝婚姻。

    陆妈就是以死相逼,陆晨丰也没应下。

    可就算明知道对方是秦未浼,但当她再一次听到陆晨丰的拒绝时,陆锦澜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接受。

    她咬了咬唇瓣,说:“是不是浼浼?”

    陆晨丰眼眸微沉,被人探清了心底的秘密,让他心底的烦躁与恼意更深。

    更何况,小丫头还在他的房间里。

    他不想让秦未浼以这种情况知道他喜欢她。

    陆晨丰的语气多了几分冷漠:“陆锦澜,不管是谁,反正不会是你,就这样吧。”

    说完,他猛然将她的手掰开,快速的关上大门。

    而陆锦澜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被推出大门,等她反应过来时,陆晨丰已经把大门关起来了。

    那头,秦未浼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了房间门口,双手负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陆晨丰的方向。

    陆晨丰转身看到她时,不免有些心虚,他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头,快步的走向她,道:“醒了?”

    “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呀。”虽然她都听的一清二楚,不过,该装傻的时候还是装装傻吧,她总不好贴着热贴求表白。

    更何况,上一世他对她表白的样子,真的很帅。

    她等着他亲口对她说“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对象吗”。

    陆晨丰看她在揉眼睛,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道:“隔壁的大妈过来问我还要不要菜,粥热过了,还做了酸豆角,可以开饭了。”

    “你好些了吗?”秦未浼从屋檐走向他,伸长了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现在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了,看他脸色也好了许多,说话也有力气了。

    陆晨丰拉着她的胳膊说:“走吧,你先回屋去,晚上露重。”

    “不用我帮忙吗?”

    “不用,吃完饭我送你回宿舍。”

    秦未浼回到了屋子,陆晨丰打开了一张方桌,然后去厨房把菜和她今天买的包子端出来,粥是陆晨丰另外煮的,秦未浼拿着碗正准备自己盛粥,陆晨丰抢先拿走了:“坐下吃包子。”

    “我可以自己盛的。”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嘀咕了一句,却很享受陆晨丰体贴。

    她拿起了包子吃,陆晨丰把盛好的粥放到她面前。

    秦未浼说:“你吃了晚饭,要记得吃药,虽然烧退了,但病气还没好。”

    陆晨丰点头“嗯”了一声:“是不是快要开学了。”

    “后天开学,今天去交了学费。”

    说到这事,陆晨丰突然放下了碗筷,站起身,走到了自己的黑色方包前,从里面掏出了一包信封,回到了秦未浼面前……@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