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60章 饭局(一)
    秦未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也不知今天怎么了,看到陆晨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的一颗心也跟着加速的跳动着。

    这样的陆晨丰,无疑很有魅力。

    “过来了怎么不进屋子,还打算去哪里?”快要走近时,陆晨丰微微蹙眉,然后抬步走上了台阶,站在她面前。

    秦未浼恍然回过神来,仰头望着他,小脸划开了淡淡的笑容:“听到里面有很多人,怕打扰你,就打算跟雯雯先回学校呀。”

    说完,她的目光从陆晨丰的左手边擦过,落在了对面的那几个年轻男人身上。

    站在左第一位的是高向荣,留寸头,穿着黑色的上衣,衣服统统都包进了裤子里,看起来整个人修长精瘦。

    跟陆晨丰的家世差不多,也是个勤恳上进的人。

    高向荣旁边的男人叫顾锦礼,穿着一身时尚的名牌服装,双手放进裤袋里,半个身子倚靠在了旁边的另一个男人身上,笑容邪里邪气,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不过,是那种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孩子,遇见了陆晨丰后,才开始有了搞事业的心。

    说起来,顾锦礼的家世颇有些奇妙。

    另一名顾秦臻,跟顾锦礼是表兄弟,是那种斯文书生的气质。

    最后一位,姜笙!

    姜氏的事业比顾家做的还大,此次投资的大头也在姜笙这边,他是个阳光型的男人。

    在秦未浼看向他们几个的时候,四人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和秦未浼与温雯打招呼。

    陆晨丰转头看了一眼,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秦未浼的胳膊说:“不会打扰,你跟你同学先去对面的屋子坐坐,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过来找你,别走了。”

    道完,陆晨丰对着温雯对了一下头,道:“先过去吧。”

    温雯咬唇笑了笑,转头看秦未浼。

    她是看秦未浼的意思,秦未浼留下来,她就留下来。

    秦未浼点点头道:“那行。”

    陆晨丰放开了秦未浼的胳膊,转身,先走入了对面的那个屋子,把秦未浼安顿好后,陆晨丰才回到大厅。

    姜笙他们几个哪里还有心思谈正经事,四个人围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陆晨丰。

    “陆哥,刚才那个小姑娘,该不会就是你一直暗恋的对象。”

    陆晨丰眉头一蹙,抿了抿嘴,看向顾锦礼:“不要瞎说。”

    “看你刚才那猴急的样儿,你骗不了我。”顾锦礼嘿嘿的笑了两声,道:“小姑娘都过来找你了,总得要表示表示吧,你们说是不是。”

    顾锦礼抬头看向他们几人。

    姜笙扫了一眼陆晨丰,抬手,重重的拍在了陆晨丰的肩膀上,唇角勾起了狡猾的笑意说:“今天我做东,去我表姐那吃一顿怎么样,刚好,咱们去了那边可以开个包厢,你可以跟你小情人待一块,还能给她点好吃的,咱们这边的事情也能再好好谈一谈,恋爱事业两不误。”

    “姜笙。”陆晨丰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不要乱说话,她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

    虽说,他对秦未浼是有爱慕之意,但在秦未浼没有答应做他的对象之前,姜笙和顾锦礼的话,无疑是在玷污小姑娘的声誉。

    他不同意。

    姜笙和顾锦礼看他脸色发黑,赶紧救场:“好好好,我是说,你妹妹特意过来看你,咱们出去请她吃点好吃的,总不好,在这个大院做饭吃吧。”

    陆晨丰扫了一眼四人,倒也没有否认姜笙的话,道:“好,弄个包间,咱们今天就把事情理清楚。”

    “那我给我表姐通口气,叫她给我留一间包厢。”姜笙笑眯眯的掏出了大哥大,走到大院外头,接收信号。

    可是,姜笙刚走到大院,就看到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推开大院门,从外面走进来。

    姜笙眉头皱了皱,拿着大哥大放在耳边,不忘了寻问一声:“小姑娘,你找谁呀?”

    陆锦澜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大院的角落,那里站着一位身穿着天蓝色衬衣的男人,他身上散发着与陆晨丰不一样的朝气,浑身透着上流贵族的气质。

    陆锦澜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会那么早遇见姜笙,他可是陆晨丰成为首富的垫脚石,不,应该说是贵人。

    既然是贵人,陆锦澜自然想巴结,尽量把最好的展现给陆晨丰的兄弟朋友,好助她早日撬开陆晨丰的心。

    她声音清甜的唤了一声:“大哥,我是来找陆晨丰的,他在里面吗?”

    “找陆晨丰?”姜笙以为自己听岔了,拿开了大哥大,大声呼道。

    而他这一声大呼,也惊动了待在屋子里的秦未浼和温雯。

    两人纷纷对视了一眼。

    温雯顿时气的攥拳道:“陆锦澜果然是想来勾引陆哥,你瞧,咱们才刚走了半天,她就迫不及待的上门找陆哥了,对了,陆锦澜怎么会知道陆哥住在这里,是你告诉她的?”

    “回市里后,我就一直跟你待在一块。”秦未浼故作委屈的扁扁嘴。

    温雯用手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对哦,不是你告诉她的,那她怎么会知道陆哥住这里。”

    “如果她有心想要追陆哥哥,这件事情还难得到她吗?”秦未浼嘴角往上扬。

    陆锦澜也是重生的,自然知道陆晨丰现在的住址。

    甚至跟她一样,掌握着陆晨丰的人脉关系呢。

    只是陆锦澜没有算到,她也重生回来了。

    “这臭不要脸的,我得出去揭发她的真面目。”

    “别。”秦未浼赶紧抱住了温雯的胳膊,摇头说:“能勾引得走的男人,也不值得我等待,我相信陆哥哥,真相总有被暴露出来的一天,你看。”

    她指了指窗外。

    两人透过了玻璃窗户往外看。

    陆晨丰从屋子里走出来,脸上没有多少笑容的说:“你怎么又过来了,昨天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我们两个不可能。”

    陆锦澜眼眸立刻含着泪光,一脸委屈的说:“你可以拒绝我的心意,但你阻止不了一个人喜欢你,就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去喜欢一个人,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怕你一个人在这边没人照顾……”@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