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64章 饭局(五)
    顾老太扬起的手,顿时悬在了半空,眼眸恶狠狠的看姜笙。

    “对,姥姥就在表姐的饭店里大闹,现在正举着手要打蓉表姐,她不光说要打她,还说要把蓉表姐的饭店给砸了。”

    “谁劝也劝不住,谁说都说不听。”

    “告诉姥姥断了五个舅舅所有的支出来源是吧,好,我会替你转达给我姥姥。”姜笙仰头脸,故意大声喊话。

    顾老太一听到他最后那几句话时,急眼了。

    她赶紧扑过来,抓住了姜笙手上拿着的大哥大,用力的抢夺过来,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大喊了一声:“二妮子,不是那臭小子说的那样,喂,喂……”

    电话那边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声音,顾老太着急的拿着大哥大道:“臭小子,快把电话拨回去。”

    “我妈还生着气呢,她说若是姥姥的事情,一律不必给她打电话。”姜笙冷瞥了一眼顾老太。

    并不是他不孝敬老人,他姥姥年轻时对他爸他妈干过什么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

    如今姜家得势了,他这个姥姥可没少从姜家捞好处。

    若不是他母亲念及到母女之情,哪里还管她。

    顾老太气的跳脚,就如同三岁孩子一般,大声嚷嚷道:“你这个浑小子,胡说八道,你妈才不会不管我,我可是她妈,你快点把电话拨回去,我要告诉你妈,你这个浑小子对我这个姥姥不敬。”

    姜笙直接把大哥大丢给了顾秦臻。

    顾老太转头看向顾秦臻手上的电话,老脸立刻泛起了狰狞的表情,正要过去从顾秦臻手里抢回大哥大,姜笙就冷嗖嗖的说道:“姥姥,那大哥大可是别人家的,你若是不小心把人家的大哥大搞坏了,到时候可得拿钱出来赔的,一部大哥大起码一万多,我妈我大姨妈都不理你,到时候你上哪凑一万,若是我,我还不如赶紧回家,用自个家的电话给我妈打电话,背着我好说我坏话。”

    姜笙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可是眼眸中却透着恶劣的坏笑。

    顾老太指着姜笙看了很久,最后只好转身离开饭店。

    天大地大,不如她几个儿子大。

    若是没法从姜家手上捞到钱,对顾老太而言,可比天塌了。

    江易蓉见许箐箐还站在跟前,她冷漠的扫过她,语气冰冷的说:“许箐箐,还站在这儿干什么?”

    许箐箐抬头看了看江易蓉,然后又看了看姜笙,发现两个人脸色一样臭,再加上秦未浼和陆晨丰也在旁边,许箐箐哪里还敢多停留。

    她转身,跑的比兔子还快。

    二人走后,江易蓉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她回身,目光落在了秦未浼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道:“小姑娘,听你刚才说,我表妹剪坏了你卖的衣服?”

    秦未浼从陆晨丰身后走前,与他并排而站,点了两下头说:“是的,今天她穿在身上的那一套套装裙子,就是我和我朋友设计的款式,因为在市一街那边并没有我们这种款,再加上价值也不算很贵,我们订做的衣服,卖的很不错,我不知道哪里招惹到她了,她带了三个人,跑到我面前闹,还偷偷剪我们的衣服,被我及时发现。”

    温雯附和的点了一下头。

    然后举起手,说:“还有秦大哥跟秦二哥都在,若不是两位哥哥都跟在身边,我跟浼浼还不知道能不能收这场呢。”

    秦未浼默认了温雯的话。

    并不是她要博同情,而是当时若没有两个哥哥在,她保不准还拿不住那两个人。

    她跟温雯毕竟都是姑娘家。

    江易蓉与姜笙对视了一眼,两人面色铁青。

    不过,江易蓉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再一次打量起秦未浼和温雯来:“你们两个小姑娘是大学生吧。”

    “是啊。”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没想到还会自己设计衣服。”江易蓉提到这事,脸色稍有好转:“刚才我表妹身上的那套衣服,洋气又不失咱们这边民风的传统美,你们会刺绣吗?”

    秦未浼听到后面那句,猜到了江易蓉误以为,许箐箐身上那个凤凰,是她们绣上去的。

    她摇头道:“那个凤凰不是我们绣上去的。”

    “猜到了。”江易蓉并没有感到惊讶,她语气淡淡的说:“你们有没有兴趣设计旗袍。”

    秦未浼双眸一亮,下意识的看向江易蓉身上那一套天蓝色的旗袍,她这身旗袍有手工刺绣,看起来比许箐箐身上的刺绣要精致。

    她抬手指了指江易蓉的衣服,道:“是蓉姐姐喜欢吗?”

    “对。”说到这,江易蓉突然转身,看了眼站在身后的几个男人们,挥了挥手说道:“诶,你们别站在门口堵着呀,都回厢房继续吃继续喝吧。”

    “易蓉,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把人家秦妹妹带走,可得先问过陆老大。”顾秦致身子半倚在走道扶手,双手插着口袋,薄唇半勾。

    陆晨丰转头看向顾秦致,眉头不自觉的深锁。

    其余几个男人,皆是一脸心知肚明的看向陆晨丰。

    江易蓉把手搭在了秦未浼的肩膀上,眼眸多了一丝深探:“唉哟,什么意思呀,我一直听说陆老大的妈妈收了一个干闺女,秦妹妹该不会就是陆老大的妹妹。”

    陆晨丰双手一紧,暗暗咬了咬牙。

    这帮臭小子……

    秦未浼知道他们在打趣陆晨丰,也表现的一脸迷茫的说:“对呀,陆哥哥的妈妈就是我干妈呀,也可以这么说,我是陆哥哥的妹妹。”

    “难怪了。”江易蓉心情大好,早已把刚才许箐箐大闹的事情抛之脑后。

    她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陆晨丰,道:“陆老大,借你妹妹用一下,行不行。”

    陆晨丰抬眸,看向秦未浼:“浼浼,明天就开学了,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你若是缺钱花,可以来找我。”

    “啧啧啧,你这个想法不大好,浼浼现在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挺好的,一个女人若将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一个男人,那太冒险了……”江易蓉挑了挑眉,往秦未浼那走前了一步,自然而然的牵起了秦未浼的手:“妹妹,跟姐姐回房间,我有好东西要给你看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