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68章 陆锦澜心计(三)
    秦未浼微微一愣,抬眸,一脸茫然的看向陆锦澜,道:“你昨天有叫我占位置吗?”

    “有啊。”陆锦澜抬起手,将脸庞的头发别到耳后,周身的气势也柔和了下来,没有了刚才对温雯时的犀利与针对,反之,声甜而温柔的又道:“昨天我走的时候,叫你帮我占一个位置,你答应说好的,我以为温雯坐着的是我的位置,你,难道忘了?”

    秦未浼与温雯对视了一眼。

    陆锦澜昨天有没有叫她占位置,彼此都心知肚明,按照秦未浼前世的性格,肯定会委屈求全,叫温雯把位置让出来给陆锦澜坐。

    而温雯也必然会把位置让出来,同时,也让温雯对她越发的失望。

    她不想让陆锦澜发现自己也是重生回来,却又要保全温雯,那就只有这样了……

    秦未浼抬起手挠了找自己的耳背,嘟着小嘴,委委屈屈的站起身,眼眶发红的看着她说:“锦澜,我不记得你有说过占位置,可能我昨天没听清楚,今天我坐的位置还是温雯帮我占的,你若是想坐前面,那我把这个位置让给你坐吧。”

    说完,她理了理自己的书本,正要退出座位,温雯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目光充满敌意的瞪看陆锦澜:“你凭什么走,她自己有腿不会自己找位置吗,教室那么大,又不是没有座位,怎么,真把自己当成千金大小姐,出门要人伺候,那要不要叫八抬大轿把你抬进教室啊,要不然,把讲台让给你坐啊。”

    “你在说什么?”陆锦澜猛然一瞪,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看着温雯,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乡巴佬也有脸这样跟她说话。

    她可是未来首富的妻子,温雯顶破天也不过是嫁一个小康家庭的男人,她有什么资格冲她这样喊话。

    再者,她现在的家世和身份都不是她能够比的。

    温雯到底是哪来的胆量,用这种口气骂她。

    “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陆锦澜冷着脸,刚才那一股温婉瞬间荡然无存。

    温雯伸长了脖子,身子往前一倾,同样板着一张脸骂道:“用得着我再多说一句话,大家都是学一个系的,上个学期你怎么对待秦未浼同学的,你叫她帮你占各种位置,吃饭还要叫她帮你打好饭,食堂的位置那么难占,要是占不到你就对她摆脸色看,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也就秦未浼这个傻子才没心没肺的帮你,怎么,秦未浼同学是你家丫鬟吗,出门各种包占,你陆锦澜每个月给她多少工资,把她使唤的跟狗一样。”

    响亮的声音,在这个偌大的教室里回荡开,原本看热闹的众人,顿时唏嘘了一声,回想起一直跟在陆锦澜身边的小姑娘。

    虽然时常素面朝天,衣着也简朴,却是个五官极为端正漂亮的姑娘,甚至有人在私底下暗暗议论,秦未浼若是多加打扮一下,那校花就要易主了。

    还有人说,陆锦澜的校花头衔,是她装扮出来了,若是她跟秦未浼两人的衣服交换一下,指不定,她还不如人家秦未浼。

    现在听温雯点出她大一时期的所作为,众人看陆锦澜的目光,多了一丝的不屑。

    甚至有人在当面就议论起来:“是啊,上学期老是看到秦未浼同学一个人打两个饭,还要帮她占位置,有时候看到陆同学冷脸把饭倒到了垃圾桶里。”

    “有这回事呀,那就真的太过分了。”

    “我昨天还看到陆同学在女生宿舍门口骂秦未浼同学。”

    “她怎么能这样啊,平时看她人不爱说话,没想到脾气这么坏,把秦同学当成狗一样使唤,太不是东西了。”

    ……

    “你们谁看到我把她当狗一样使唤了。”陆锦澜平时都是受人追捧,现在听到大家都在指责她,心里一时间无法接受,猛地转头冲着后头的人怒吼道。

    温雯插着腰杆回怼道:“有没有大家有眼睛看,你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没人知道。”

    “我做了什么事情了,秦未浼,你怎么回事。”陆锦澜烦躁的迁怒于秦未浼。

    她冷冷瞪看着秦未浼,低喝了一声:“你说,我有逼着你去食堂帮我打饭吗,有逼你去帮我占位置吗。”

    秦未浼轻轻抬眸看她,而她这个表情在外人看来,就像一个受气包。

    站在陆锦澜身后一名叫沈光的男学生,猛然走前,道:“陆同学,你这样就太过分了,记得大一快结束的头几天,你还在食堂里骂秦同学打的菜太难吃,还说秦同学脑子蠢之类的话,她帮你打饭是看重你们之间的友谊,不帮你你也没资格那样骂人家,你是没有逼她做那些事情,可是敢问,秦同学若是没有把你当成朋友看待,她会帮你做那些事吗,你现在却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到底是没把她当成朋友看待。”

    沈光是学生会会长,他站出来为秦未浼说话,就更多的人向着秦未浼了。

    秦未浼眼眶红红的瞥了瞥沈光,然后又看看陆锦澜,一脸难过的问:“澜澜,你是不是从来没把我当成朋友啊。”

    陆锦澜的太阳穴狠狠的跳了两三下。

    不就是叫温雯让个位置吗,怎么就上升到了她跟秦未浼的友谊了。

    秦未浼是很蠢,可是她现在还需要靠秦未浼帮她追陆晨丰,她还不能跟秦未浼撕破脸。

    于是,陆锦澜胸口的一股闷气咽进了肚子里,咬了咬牙,瞪了一眼温雯,没有回答秦未浼的话,便愤愤的从温雯身边走过。

    没多久,上课时间到了。

    一名身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从门外走入。

    新来的教授戴着一副眼镜,体形修长精瘦,像极了斯斯文文的教书先生。

    他站在了讲台上,对着面前的学生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今天是你们大二这个学期的第一节课程,我们暂时不讲解书本上的知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姓名。”

    他拿起了粉笔,在后面的黑板写下了自己的姓:张!

    后面是名“承德”。

    三个显眼的大字,赫然印入众人眼中,教授转身,笑道:“我叫张承德,你们可以叫我张教授,私下我是一名医生、院长、同时还是我院新成立的医学研究院的领袖人,相信各位同学在选择这门学业之前,肯定有自己不同的见解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