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72章 去葛家(三)
    温雯从包里拿出了画板和笔,放到了大桌上,认真的画下了那套红色嫁衣,就连衣服上的图样,也是分毫不差。

    秦未浼又特意的挑了几套改良过的旗袍。

    等温雯画完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

    下边突然传来了葛张氏的呼唤声:“娇娇!”

    阮千娇赶紧打开了窗,往外看了一眼。

    就见自己的儿子从小轿车里走出来,张氏上前,牵起了葛阳夏的手,对阮千娇说:“饭做好啦,快叫两个小姑娘下楼吃饭。”

    “好嘞。”阮千娇笑容满面的关上窗,转头看了看秦未浼和温雯:“可以吃饭了,你们画的怎么样了?”

    温雯抬头笑道:“已经画好了,我们收拾一下。”

    秦未浼在一旁收拾画纸和笔,一边问道:“阳阳回来了吗?”

    “回来了呀,在楼下等你。”

    秦未浼点了一下头,东西已经收进温雯的小布包里,阮千娇先推开了房门,三人正要走出去的时候,葛阳夏和他的父亲却从楼梯口走上来。

    秦未浼抬头看向葛阳夏身边的男人,顿时惊愕的瞪大双眼,大呼一声:“张教授。”

    张承德脚步狠狠一顿,目光从阮千娇身旁擦过,落在了她身后的秦未浼身上,脸上也慢慢的展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秦同学,温同学。”

    “正是我们。”秦未浼心情激动的看了看张承德和葛阳夏,若不是两人站在一块,秦未浼根本没想到,这位新来的教授,竟然会是葛阳夏的父亲。

    阮千娇微微哑然,不解的看了看自己的丈夫,然后又看了看秦未浼和温雯,嘴角噙着一抹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张承德低沉的笑了几声:“之前你提过,救阳阳的孩子是南大的,还是学医的,我就想着去南大招几个大学生到我们医院,刚好医院需要储备人才,后来收到她们两个写的总结书,我就把找阳阳恩人的时候搞忘了。”

    看到秦未浼站在这里的时候,张承德也颇多感触呀。

    你说,这是不是缘份。

    一天内又碰面了。

    “呵,原来是这样。”阮千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阳阳的恩人,也能叫你这样给忘了。”

    张承德面露歉意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她们两个的总结书太精彩了,医学上就需要像她们这样无私的人才,我已经跟南大的校长打过招呼,除去你们上课期间,其余时间由你们自由安排,医院就在……”

    “爸爸,你光说话,也不让浼浼姐姐吃口饭,你就是这么对待我恩人的。”葛阳夏突然开声打断。

    张承德推了一下眼镜,摸了摸葛阳夏的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多:“对对对,先吃饭。”

    “都老大不小了,有时候还没你儿子靠谱。”阮千娇含嗔笑道。

    走前,牵起了葛阳夏的手,回身对秦未浼说:“你别理他,你啥时候有空过来找姨,姨带你去医院参观参观,你若想学好,姨还能叫厉害的人教你,还能叫你参与一些实战。”

    “实战?那可不行。”张承德赶紧阻止,也看了一眼秦未浼,道:“她们现在还没到实习的时候,但可以观看。”

    阮千娇瞪了眼自己的丈夫,没好气的说道:“既然是阳阳的恩人,那自然要最好的待遇,阳阳,你说是不是。”

    “对呀,姐姐可厉害了,要不是他,你都没有阳阳了。”

    张承德扶了扶额,这母子俩撒娇起来,他就没折,但医院的规矩不能破了。

    而秦未浼也懂得这行的规矩,她才大二,连理论课都没学完,如何去实习。

    “阮姨,我们现在要先学基础,若是连最基本的理论都没掌握,就算让我们去实习或者参于实战,我们也不行,特别是学医,更应该一步一步来,教授能给我们预留名额去医院,我跟我同学已经很开心了,实在不能因为教授是院长,就为所欲为呀,毕竟未来我们所经手的每一个患者,都是一条生命。”秦未浼声音轻和委婉。

    温雯听完,附和的点了一下头。

    阮千娇回头看她,把手放落在了秦未浼的肩膀上,道:“也就你这孩子实在呀。”

    “医生这个职业,本就应该实实在在的,我们现在的本分是,学好现在的理论课程。”秦未浼说。

    张教授是越发的喜欢秦未浼这个孩子,不光实在,还懂事乖巧。

    “课余时间,你可以跟我去医院看看,我叫我医院最好的心内科医生带带你,还可以给你讲讲课。”这是张教授对自己妻子最大的让步了,当然,难得有一个像秦未浼这么实在的,他也乐意帮扶一把。

    也许,她会是医学界的一个好苗子。

    “你们几个吃不吃饭呀。”张氏突然从下边走上来,仰头看了眼二楼的人。

    阮千娇摆了摆手笑道:“妈,就来。”

    “有什么话不能吃了饭再说,站在房门口磨叽什么,有你们两公婆这么待客的。”张氏瞪了一眼自家儿子,便一边碎碎念一边下楼。

    阮千娇小女人态的冲着张承德眨了眨眼。

    牵着儿子葛阳夏的手,走在前头。

    秦未浼和温雯也对视而笑,跟在张承德身后。

    饭厅里,葛家没人用餐时说话。

    秦未浼觉得这样的气氛很好。

    用完餐,张氏和阮千娇一起收拾碗筷,张承德则把秦未浼和温雯叫去了客厅里,说:“你们下午还有一节课,但不是我带,上课的时间是我的,明天上午有一节我带课,下午刚好没课,所以,上午课程结束后,我带你们去一趟医院,对了……你们了解沈光吗?”

    秦未浼看了一眼温雯,沈光是学生会会长,据说家境不错,大一写了一篇论文,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但是秦未浼很少跟沈光接触,其一,前世她的心思都在赵雷身上,对周围的异性关注不多,其二,她没加入学生会,就更加不了解沈光了。

    “听说沈同学是本市人。”秦未浼回道。

    温雯又插了一句话:“我还听说,沈光同学的父母在他早年就离婚了,他爸在外打拼,倒是拼出了一片天下,暑假的时候办了一次宴会,宿舍有人去过,据说是在他自个家的别墅里举办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