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75章 陆晨丰鉴婊2
    姜笙不解了,他转头看陆晨丰,感觉他说话前后有些矛盾。

    “这话说的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能不能拿到钱。”

    “他爸手里是拿不到钱了,但是,他妈给他留下来的那一栋小洋楼,我估摸着要保不住。”陆晨丰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顾锦礼,对他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只要是顾锦礼认定的事情,做不到的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做。

    那栋小洋楼值几个钱,顾锦礼若真的拿小洋栋去换钱,还是可以换出一笔。

    姜笙惊讶的瞪了瞪眼:“那可是他妈妈留给他的遗产,他……不敢吧。”

    说到这,姜笙又觉得不切实际:“而且,这个项目不一定能成功,万一失败了,他可就身无分文了。”

    能做到像顾锦礼那样的富二代,也是够苦逼的。

    他家那点荒唐事,都能叫人说上三年。

    “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陆晨丰语气淡淡的说道。

    没一会儿,两人就从美食走出来了,荒地面前是一面江,这也是陆晨丰选择这边起楼的原因,江边再绿化一下,做个景,可以给以后入住的客人添一些风景。

    他还可以将江包下来,搞一些水面上的娱乐活动,比如划船赏夜景之类的。

    姜笙拿着纸和笔,写写画画,将起楼的格局画出来,再拿给陆晨丰看。

    陆晨丰扫了一眼,点头说道:“你少规划了一个场地。”

    “什么场地呀。”姜笙不解的问。

    陆晨丰点了点他手上的图:“这个地方拿来做停车场。”

    “停车场啊~”他都忘了还有这回事,因为现在大路上都见不到几辆私家车。

    陆晨丰说:“停车场挖在负一楼,上面的空地拿来做娱乐场地,供客人饭后散步游玩。”

    姜笙看了看自己的图,又看了看面前的空地,顿时觉得陆晨丰在这一方面是个人才,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陆晨丰,你行啊你!”姜笙一笔一笔的改。

    然而就在这时,后头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呼唤声:“陆晨丰!”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后方。

    陆晨丰眼眸一暗,心头浮现了一抹浓浓的排斥,顿时转身,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此时,陆锦澜怀里的东西比刚才他见到她时还多一半,看起来满满一堆,只要轻轻一撒手,零零散散的东西就会掉下来。

    姜笙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怀里的小吃,道:“还买那么多吃的,你吃的完吗。”

    陆锦澜低头看了两眼,脸上露出了一抹愁容,咬了咬唇瓣,满脸委屈:“这个不是给我自己买的。”

    陆晨丰眉头蹙的更紧。

    姜笙看了他一眼,算是看出来了,陆晨丰是真的很反感这个姑娘,略微有些尴尬的接下了陆锦澜的话:“那你这是谁给买的。”

    陆锦澜看向陆晨丰,眼眶微红,道:“今天上午下了课后,我看到浼浼跟着赵雷出去了,我在学校门口等了她五个小时,她才回来,我问她是不是跟赵雷复合,她吱吱唔唔叫我不要管,刚好我看她手上拿了很多吃的,她告诉我是赵雷给她买的,虽然没有跟我说她跟赵雷是不是复合了,可是……我挺生气的,赵雷都干了那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她再跟赵雷那样的人一块,我劝她离赵雷远一些,她就跟我生气,还和我吵了一架,然后也不理我了,我……这些东西是拿去哄浼浼的。”

    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在听到秦未浼与赵雷复合的字眼时,有了几分的动容。

    陆晨丰眼眸犀利的看向陆锦澜,负背在身后的双手暗暗攥紧,语气凉到了极点:“她跟赵雷在一起?”

    “我也希望是我看错了。”陆锦澜垂眸,神色显的十分落寞。

    姜笙转头看陆晨丰,问道:“谁是赵雷呀,他谁啊。”

    秦妹妹不是应该跟陆在一块的吗,怎么跟赵雷一块。

    陆锦澜看着陆晨丰,没有回答姜笙的话,她觉得这个时候无声胜有声,回头她再把秦未浼和赵雷凑一块,那就没他陆晨丰啥事了。

    然而……

    陆晨丰语气冰冷的说:“赵雷家里出事了,人还在虎镇,从梅市回虎镇要五六个小时,来回也要差不多一天,你确定……你看到的那个人是赵雷。”

    冷凿凿的一句话,狠狠的砸落在陆锦澜的心头。

    让陆锦澜眼皮子猛然跳动了几下,脸色猝然大变,神情也变的极奇不自然。

    赵雷家出事了?

    出了啥事?

    怎么会出事了呢……

    他们家就算要出事也不是现在呀。

    陆锦澜越想,越发觉得面容烫滚,无地自容,可是她很快回过神来,先是故作一愣,然后又失惊的说道:“赵雷家出事了?那……浼浼跟着的那个男人是谁?”

    她特意用了“浼浼跟着”的词,而不是“跟着浼浼”的词,前后一调,两个词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姜笙生在豪门,前有姥姥玩心计,后有叔伯抢家业,什么牛马蛇神没见过,陆锦澜这个小技俩实在太儿科了,就在刚才陆晨丰说赵雷不在梅市的时候,他就认清了陆锦澜的真面目。

    原来又是一个小婊砸!

    骗人也不带这样抹黑一个清白姑娘的。

    一个还未嫁人的小姑娘,平白跟着一个男人出去,这若是传回老家去,那这姑娘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你别说传回老家,就说传到学校吧,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人。

    她这是要往秦妹妹身上泼脏水呀。

    这时,姜笙就听到陆晨丰语气极冷的喝道:“陆锦澜,你是在哪里看到浼浼的,站在同一个位置,认出了是浼浼,却把是不是赵雷的男人认岔了。”

    “我……我是在很远的地方,我是靠衣服和浼浼的发型认出了浼浼的,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刚好……刚好……”沈光今天穿的衣服,正好是白色的,她的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了沈光的身影,道:“她旁边的男人刚好穿着白色的卫衣,我记得赵雷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我以为……是赵雷!”

    ————

    作者有话:早安呀,投票步骤如下,内容末章的底部,有显示一排打赏、推荐票、月票、红包,字眼!一遍找不到再找第二遍,很好找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