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79章 陆锦澜各种作(一)
    当天晚上,秦未浼留在江北,跟父母住旅社。

    第二天一早,就跟温雯坐最早一班车回南大。

    早上的课是张教授的,对于时间观念很强的秦未浼而言,一秒都不能迟早,赶回到南大的时候,时间刚好。

    她跟温雯抱着书本走入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陆锦澜从对面的走廊走过来。

    她面色黑沉,眼眸带着一抹凶戾的怒意,气势汹汹的朝秦未浼走来,在看到秦未浼快走入教室的时候,陆锦澜冷冷的叫唤了一声:“秦未浼。”

    秦未浼脚步一顿。

    温雯则是皱了一下眉头,一脸厌恶的说道:“陆锦澜这是吃了火药了,大早上的脸这么黑,谁得罪她了。”

    “你先进教室。”

    “不成。”温雯直接拒绝秦未浼,经过多次的观察,她发现陆锦澜此人为人嚣张,特别是在秦未浼面前,根本没有把秦未浼放在眼里。

    秦未浼见温雯不走,便也没有再劝,迎面朝着陆锦澜走去。

    彼此走近,陆锦澜猛然抬起手,掐住了秦未浼的胳膊,将她往前头的楼梯道一拽。

    然……

    秦未浼却在她拉拽自己的时候,猛地用力,把她的手给甩开,然后一脸不解的看向陆锦澜,问道:“澜澜,你干什么呀。”

    “我干什么?”陆锦澜很明显别谁气坏了,一张脸又红又恼,她咬了咬牙说:“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你干了什么啊,我昨天叫你把我的请假条拿给教授,你为什么不帮我拿。”

    温雯听到这话,顿时蒙了。

    她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而秦未浼却早有预料,并不觉得惊讶。

    她祥装着委屈,信誓旦旦的说道:“天地良心啊,你的请假条还是我亲手交到曾教授手里的,只是曾教授在你要请假,一张脸都黑了,我有跟她解释,我说你家里有事来不了,结果她就当场把你的请假条扔垃圾桶,然后叫就我回座位,不信你问雯雯,你若是不相信她,那你可以问问昨天上课的同学,大家都看到我递请假条了。”

    “递请假条了,为什么她还说我没写请假条给她,她回来叫我写一万字的请假书给她。”陆锦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一脸恼怒的质疑。

    温雯见她凶神恶煞的样子,没好气的骂道:“陆锦澜,你怎么回事,第一天上课就请假本来就不对,你还敢矿曾教授的课,你自己没做对,反而怪别人,这到底是什么理。”

    “有你什么事,你给我闭嘴。”陆锦澜低斥了一声,红着眼眶瞪看秦未浼:“一万字的请假书,你给我写出来,今天下午六点之前交到我手里,这件事情是你自己捅出来的,我可从来没跟曾教授说,我家里有什么事,就因为你对曾教授说慌,兽教授昨天给我妈打电话了,要怎么圆这个慌,你自己看着办。”

    气凶凶的说完后,陆锦澜就甩手从秦未浼身边走过。

    她把昨天从陆晨丰那受来的气,都撒在了秦未浼的身上。

    要不是因为她的存在,陆晨丰肯定答应跟她处对象了,现在都怪秦未浼……

    若不是她横插一脚,阻碍她跟陆晨丰,她至于这样诸事不顺吗。

    秦未浼简直是她命中的克星。

    “等等,陆锦澜你给我回来。”在陆锦澜回教室时,温雯猛然回过神来,正要追上去为秦未浼打抱不平,却被秦未浼拉住了胳膊。

    秦未浼:“不用说了。”

    温雯转过头来,看向秦未浼道:“可是浼浼,她这样做太过分了,她的一万字请假书,凭什么推给你写,又不是你请假的。”

    “她给我写,难道我就写吗?”秦未浼一句话,堵的温雯哑口无语。

    温雯赶紧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道:“对哦,我怎么忘了,写不写是你的事情,到时候她交不上一万请假书,又得被曾教授教训了。”

    话音落下时,温雯的眼眸微微上挑,突然有些幸灾乐祸。

    “我们赶紧回教室吧。”

    “好。”回到教室后没多久,张教授就走入了教室。

    今天张教授给他们上了一课专业的理论课,快要收尾的时候,张教授给他们布置了作业。

    下课铃声响起后,所有学生陆续的离开了教室。

    张教授走向秦未浼,对她与温雯二人说道:“收拾完了去教师办公室找我。”

    “好的教授。”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张教授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教室。

    这时,陆锦澜从后排走上来,路经秦未浼的时候,冷冷的扫了一眼她手下按着的作业本,以为她要给自己写请假书,她用着命令的口吻说:“写好一点,别叫曾教授看出了字迹。”

    曾教授变态到什么程度,恐怕是每一个学生的恶梦。

    学校曾经发生过代写代抄的例子,曾教授为了避免她的学生有这种现象,只要有作业,论文之类的,就翻出学生们以前写的论文,对比过字迹后,再批阅。

    小时候,陆锦澜的字和秦未浼的字,都是秦朗聪教的,导致两人的字迹有八分相似。

    若是秦未浼再刻意一些,可以模仿到陆锦澜十分像的字迹。

    然而……

    在字迹是,秦未浼也曾经吃过亏,得亏了陆锦澜现在提醒了一下。

    她低着头,没有回答陆锦澜。

    而陆锦澜却把秦未浼这副表情,看起来傻呆呆的模样,不再理会她,便转身走出了教室。

    等她走到,秦未浼才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说:“张教授布置的作业,你做好了吗?”

    “刚才张教授讲课的时候,我就一边听一边做,快完了。”温雯也没功夫理会陆锦澜,只在秦未浼不要傻傻的帮陆锦澜写请假书就好。

    两人花了十几分钟,把作业检查了一遍,就离开了教室。

    去了教室办公楼,就看到沈光和另一名女同学站在了张教授面前。

    秦未浼和温雯走过去时,沈光正好对张教授说:“教授,我没有任何问题,当初我报考南大的初心,就是救死扶伤,做公益是一件好事,张教授能把这份名额给我,我受宠若惊。”

    ————

    作者有话:想知道有没有治慢性咽炎的偏方,饱受折磨!@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