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33章:王启和の祖传手艺
    这边,唐柚的揍已经挨到尾声了.....

    当然了,也不能说是光挨揍吧,洛冰糖并没有说倚仗实力来欺负他,而是将自身实力控制在了一个水平,这让他中途做出了一些反击,当然,依旧是打不到对方,只不过,相对于刚开始前,还真的有成效。

    而见到唐柚反击后,洛冰糖是娥眉倒竖,更加猛烈的攻击往唐柚身上使过去,在各种细节上引导着唐柚打出各种相应的套路。

    这种是真正的于实战而授!

    .......

    然而,惨还是真的惨的。

    我叫唐柚,是一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准备要大展宏图的都市系统流主角,要不是天天被系统派发铁头娃任务,还得为了更好的活命跑到洛冰糖这里接受了惨无人道的殴打,我差点就信了。?

    这是唐柚目前的唯一心理写照,他自己都想在自己脸上刻一个大写的‘惨’字,嗯,还是真·唐柚无惨的惨。

    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后,唐柚终于是脱离了洛冰糖的魔掌,兴高采烈,重获新生的出了英集社分部,感觉看到太阳都有种重获新生般的感觉。

    此刻他浑身上下是被洛冰糖给锤了个遍,尤其是脸上,通红无比。

    不过难得的是,他现在被打并没有出现紫青的痕迹,相当体现出洛冰糖的力道掌控到位之外,还有他的唐手养身护体功体质加成,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松就挺过来。

    看了看手里洛冰糖给他的一瓶药酒,让他回到宿舍后涂抹全身,否则的话明天会下不了床。唐柚龇牙,今天他算是真的见识到了自己这个队长....不对,是真正的武人的力量了。

    怪不得官方要成立一个英集社来专门管理国内的武人,这样的个人力量如果真的流落到了平常人的世界当中,是真的已经到了可以影响很多平衡的力量了,那后果只能是不堪设想。

    刚刚洛冰糖也告诉他了,如果他不是警察系统的人,或者是官方的人,在英集社管控的区域是不能动手的。

    是的,倘若报备过之后,不是官方的武人,只要在英集社管控范围内动手,不论最初的原因是什么,都会面临英集社雷霆之势般的打击!

    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就是尽其所能的维护好表面世界的平静。

    当然,也会有这种武人罪犯就是了.....

    回到宿舍之后,看到只有企鹅在,“他俩人去哪了?”

    唐柚一边脱衣服,一边询问。

    正在看剧的王启和随口答道:“出去买东西了,你今天怎么样,又出去干你的辅警工....我淦,你干嘛?”

    说到一半的王启和看到唐柚脱得只剩一条ck,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提着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他脸色微变,连忙站了起来后退两步,一脸警惕:“wdnmd想不到你还好这♂口?凡士林别往我这摸,我没兴趣。”

    唐柚是没好气,“你干嘛,有这么夸张吗?”

    “你居然还问我干否?”王启和眼神夸张的道:“哇,唐柚,你....”

    唐柚作势就想把手中的药水往这家伙脸上砸。

    “停!咱可先说好了啊,我对男的没兴趣!要不你先把衣服穿上,咱们好好说话,动不动的就脱衣服,这样很危险的!”

    “......说得我好像有兴趣似的,也不看看自己的吨位。”唐柚无奈,将手里药酒递了过去,“这是药酒,不是凡士林,帮我擦擦!”

    见唐柚没有任何疑似♂的举动,王启和心里松了口气,接过药酒,看着浑身有些发红的唐柚,恍然道:“你这是......又出去挨揍去了?”

    “什么叫出去挨揍去了,我这叫出去维护世界和平,或者为了维护世界和平而准备去了,你懂个锤子。”唐柚狠狠的鄙视了这个家伙一眼。

    “也不知道最近你是怎么了,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得,帮你涂吧。”

    看着躺在地上唐柚,背上还能看到许多清晰可见的拳印和巴掌印时,王启和就叹了口气:“你今天又找了啥嫌疑人了?被打成这样子。”

    这完全就是被嫌疑狠狠地虐待了一番啊,这哪叫抓人,简直就是开发自身的不可描述属性。

    “我今天没有出去抓人,这是被我队长打的。”唐柚闷闷的道。

    王启和:“?????”

    这又是什么操作?为什么他越来越搞不懂唐柚说的是啥了?

    “你别多想,散打对练而已,我是真的习武之人。”唐柚默默回答道。

    王启和不说话了,心中有了些惊异。

    难道唐柚真的没骗他们?

    之前的话,唐柚一直都在和他们说,自己是个武林高手,其实很厉害云云。

    可是这让一直生活在现代时代的死宅们如何相信嘛?这也太扯了点。

    可是现在,单单这几天的很多细节看来,好像唐柚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这在王启和心中默默埋下了一颗种子。

    将药酒倒在手上,王启和双手搓了几下,搓得热气腾腾后,开始为唐柚抹药。

    又一次在手上涂匀了药水呢....王启和此刻也不知道在想啥,眼神之中有一丝怀念闪过,紧接着,手上手法动作起来。

    唐柚是瞬间吁了口气,这王启和的两只手充满了力道,每次抹药都会让他酸痛感消失,甚至还生出一点麻感,而且让唐柚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王启和的抹药手法相当熟练,而且带着一些特殊的节奏手法,好似在点着他的穴道一般。?

    他惊奇道,“没想到啊企鹅,你按摩手法很有一套啊,你之前去黑马会所实习过?”?

    “能不能好好说话?”王启和一边按摩,一边没好气道:“我这是家传手艺,舒筋活络最佳的手法,你今天能找我给你按摩,绝对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知道吧,不好好珍惜,感恩戴德的,还在这抬杠?”?

    感受着身上又痛又舒爽的感觉,唐柚龇牙咧嘴:“家传手艺?想不到你家是祖传大保健的!”?

    “放屁,老子爷爷开医....”

    王启和瞬间气得双手直接用力按了下去,痛的唐柚哎呀一声,正想开口说话时,宿舍大门赫然被推开。

    “鹅儿啊,你要的面......嗯?草!”

    黄运提着打包盒是僵住了身形,目瞪狗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身后传来郑飞飞哼着《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的嘟嘟声。

    “草什么呢草的,有点素质好不.......嗯?沃日nm!!”

    两人是瞪大了看着此刻唐柚和王启和此时的场景,为了给唐柚浑身擦药,王启和是微骑在唐柚的背上,并没有直接压下去,两只胖手在唐柚的背上游来游去游过来游过去,是相当van,看得黄运和郑飞飞是一脸难以置信。

    就连平常儒雅随和的郑飞飞,都爆粗了。

    黄运:“♂?”

    郑飞飞:“do u like 你们在van u se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