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38章:原来这玩意这么强
    那个胖子倒是不像瘦猴那样,逼话一堆,而是在见到场中似乎情况有变的第一时间,就默默行动了起来,一脚踏步,身形爆出,展现出于身材截然不符合的速度。

    而唐柚,应对一个人就已经让他招架不住了,更别说再来一个,加上他今天才和洛冰糖操练过,身体本就有些精疲力尽的。

    “哇....”

    于是乎,在一瞬间,他就被打飞了,他没有如同瘦猴锁住他那般把瘦猴锁住,嘴角溢出一口鲜血,血点子在空中飘扬。

    他这次是真的被打吐血了。

    药丸.....

    不能说丧失行动能力,但战斗能力,他绝对已经没有了。

    眼前的场景在模糊,脑海中一片黑昏感袭来。

    这是绝对的秒杀!

    唐柚心中绝望。

    他这是在河边湿了鞋吗?

    原来他一直都对武界中人没什么概念啊,现在他算是见识到了。

    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武人?

    b-级派单,果然恐怖如斯。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还是乖乖去死吧,少爷的大事岂是肖小可坏?”肥佬淡定的撇了眼惨兮兮的唐柚,走到瘦猴的面前,弯腰捡起掉落的柳叶长刀,一步一步朝唐柚躺着的地方走去。

    一边走着,他一边把长刀举起,眼看着就是要一刀把唐柚给彻底补死。

    唐柚仿佛看到了死神在他面前反复横跳带球,还跳着江南style,晃动着身姿。

    他脑海中飞快的过着这种办法,想要找个方案面对这种绝地的险境。

    虽然说难如登天,但身为一个合格的铁头娃....不对,拯救者,主要还没彻底的嗝屁,唐柚就觉得自己还能再最后抢救一下。

    对了,自己好像还忽略了什么东西,是他在系统那得来的,但是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到底是啥呢?

    他仔细想着以往在看小说和动漫的时刻,里面的主角在这种危机时刻都是怎么做的?

    但是想来想去,唐柚得到的结论还是两个字:爆种。

    他还有个屁的种可以爆啊,他现在唯一没用过的手段,就是那个“见习mt”的司马称号了。

    可是现在开这个玩意有啥用?能让自己被捅的时候舒服一点?还是说开嘲讽,让对方更上头点,索性把自己全给剁了?

    这就是他的短板了,面对赤手空拳的敌人,他或许还能凭借自己的耐揍程度撑上一会儿,可是,一旦遇到手里有刀的,他的彩笔属性瞬间就原形毕露了。

    还有什么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通背拳,用了,结果只不过给对方挠痒痒的机会都没有。

    横练,搞了,照样一脚吐血。

    等等.....好像还有个东西,一直被他忽略了。

    他悠悠回想起了,不久前刚刚接触系统时候,大礼包里面得来的一样东西。

    只不过因为这东西他一直认为没什么卵用,加上也没有什么用的机会,就一直被他压在了箱底里面。

    “嘴遁卡......”

    也就是那张级别定位为e级的临时技能卡:舌绽莲花卡。

    试一试吧....

    “系统,开启舌绽莲花卡!”唐柚咬了咬牙,飞快的在脑海里下达指令。

    “叮~”系统秒反应,冷冰冰的提示音出现:“种子提议开启临时技能卡:舌绽莲花卡,限时30分钟。”

    这次系统也没有让他进行二次确认了,而是直接在指令下达之后,直接开启卡片效果。

    一种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凭空充斥着唐柚的身心。

    而后,他的眼神一变,在刀尖距离自己的腹部只剩0.01秒的时候,嘴唇轻启,说出了第一句话:“你,有梦想吗?”

    风在吹,月光照,时间恍若在这一刻停止了。

    刀尖在这一刻停了下来,肥佬怔怔的愣住了。

    唐柚席地而坐,嘴角还有鲜血残留,他的眼神清澈,与肥佬对视着:“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你.....”肥佬瞳孔一缩。

    虽然不知道对面这个愣头青在说些什么,但肥佬就是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某些地方,被触动了一般,手中的利刃都变的沉重了起来。

    恍若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影响着他,非常的诡异。

    虽然肥佬很想回答一声‘是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这句话,只能是愣住了。

    此刻的场面非常的诡异,明明前一刻还是绝对的危机,这一刻,就好似全部变了个样一样。

    唐柚自己都惊了。

    这就是嘴遁的力量吗?本来还以为这是一张废卡,但现在直接成为了救他姓名的东西。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你还记不记得,在你最开始踏入习武之路的时候,心里的梦想是什么?是依靠这手中的武力,助纣为虐,完成自己自私的目的吗?武德,到底是什么?你没有武德....”

    武德.....

    “不,我有武德!”肥佬如同被触及到了神经一般,顿时反驳道:“你懂什么!我能有什么办法!”

    “那最初的梦想都去哪里了,你为什么要助纣为虐!你的武德在哪?”

    肥佬难以置信般后退:“我.....不,不是这样的.....”

    只不过短短几句话而已。

    唐柚自己看着都惊了。

    这....好强的效果,简直就是不合逻辑一般的技能。

    这些话,其实他自己一边说着,都能感觉到强烈的尴尬扑面而来。

    可是这效果却是十分的拔群,对面的肥佬就跟脑子突然瓦特了一般,疯狂给唐柚面子,进入状态。

    妈耶,这怕不是某阳光工程压箱底的传世之宝吧?

    唐柚的嘴皮子仍旧在继续:“我们习武之人学习的第一堂课,永远都是武德,所谓文治国,平天下,武安邦,保民安,我们从一开始被教导的,都是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

    唐柚开始了他的滔滔不绝,两位嫌疑人尽皆被影响了,脸上逐渐出现了怀疑人生的神色。

    直到差不多一分多钟后,杂乱的警笛声终于从远处传来,响彻着夜空之中。

    哇呜哇呜哇呜哇呜.....

    警方的人,终于是赶到了,一辆辆警车和装甲车出现,红蓝两色的警灯招摇着夜空。

    然而,同一时刻,工厂之中也瞬间亮起了灯光....@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