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53章:洛家
    正文

    因为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件事还是处处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于情于理来说,的确是需要报备一下。

    不过,就在唐柚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准备打个招呼的时候,却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洛冰糖并没有在办公室内,甚至连工作电脑都是关着的。

    唐柚愣了一下,眨了眨眼:“诶?人嘞?”

    此刻,在另一边。

    洛冰糖开着自己的车一路火光带闪电的在一条盘山公路上疯狂逮虾户,一张俏脸上冷若冰霜。

    这条盘山公路看地形非常之凶险,边上只有矮到不行的边边围栏,下方就是看着就容易让人腿软的万丈深渊。

    不过洛冰糖全程就连减速都很少,一直到盘山路尽头的一座庄园处,才是停下。

    这是一座笼罩在磅礴云雾之中的建筑群,整体风格非常复古,青砖绿瓦,屋脊盘龙画凤,庄园的大门处竟还有数个穿着笔挺黑西装的墨镜男把守着。

    一个大大的‘洛’字牌匾悬挂在庄园的大门处,看起来便是气势磅礴。

    洛冰糖的车开到庄园门前,也没有收到阻拦,反而是几个黑西装大汉一跺脚,一鞠躬,缓缓打开了大门,让洛冰糖的车驶入庄园。

    “大小姐。”一位看起来好似早已等候在原地的刀疤脸中年大叔走向前行了一个礼。

    若是此刻唐柚在这座庄园中的话,绝对能够认得出,这个刀疤脸中年大叔,赫然就是刚刚的那位关叔了。

    洛冰糖只是点了点头,一脸寒霜的问道:“冰心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查出来是谁?”?

    “二小姐没事,在我们到达之前,她已经被人救下了,还算是谢天谢地,但是,恕属下无能,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最近的市武界有些不太平啊”洛冰糖闻言非但没有松下眉头,反而是神色越加紧绷了。

    “应该是那件事准备开始了的原因,最近市鱼龙混杂。”关叔道。

    第053章:

    因为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件事还是处处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于情于理来说,的确是需要报备一下。

    不过,就在唐柚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准备打个招呼的时候,却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洛冰糖并没有在办公室内,甚至连工作电脑都是关着的。

    唐柚愣了一下,眨了眨眼:“诶?人嘞?”

    此刻,在另一边。

    洛冰糖开着自己的车一路火光带闪电的在一条盘山公路上疯狂逮虾户,一张俏脸上冷若冰霜。

    这条盘山公路看地形非常之凶险,边上只有矮到不行的边边围栏,下方就是看着就容易让人腿软的万丈深渊。

    不过洛冰糖全程就连减速都很少,一直到盘山路尽头的一座庄园处,才是停下。

    这是一座笼罩在磅礴云雾之中的建筑群,整体风格非常复古,青砖绿瓦,屋脊盘龙画凤,庄园的大门处竟还有数个穿着笔挺黑西装的墨镜男把守着。

    一个大大的‘洛’字牌匾悬挂在庄园的大门处,看起来便是气势磅礴。

    洛冰糖的车开到庄园门前,也没有收到阻拦,反而是几个黑西装大汉一跺脚,一鞠躬,缓缓打开了大门,让洛冰糖的车驶入庄园。

    “大小姐。”一位看起来好似早已等候在原地的刀疤脸中年大叔走向前行了一个礼。

    若是此刻唐柚在这座庄园中的话,绝对能够认得出,这个刀疤脸中年大叔,赫然就是刚刚的那位关叔了。

    洛冰糖只是点了点头,一脸寒霜的问道:“冰心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查出来是谁?”?

    “二小姐没事,在我们到达之前,她已经被人救下了,还算是谢天谢地,但是,恕属下无能,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最近的市武界有些不太平啊”洛冰糖闻言非但没有松下眉头,反而是神色越加紧绷了。

    “应该是那件事准备开始了的原因,最近市鱼龙混杂。”关叔道。

    默默地跟着关叔进入家门,来到客厅后,看着灯火通明的大厅,沙上正坐着一对中年男女,女子雍容华贵,似乎因为保养得当的原因,看去仅仅才三十出头,让人猜不出有多大年纪。

    男子一副中年样貌,样子俊朗,身形挺拔,带着一丝军人之风,再加之岁月的沉淀,极有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有些灰白的鬓角说明了他似乎非常操劳。?

    看到两人后,洛冰糖又看到中年男人身旁的烟灰缸里摆满了烟头,眼睛带着一丝歉意,低声道:“爸,妈,我回来了!”?

    雍容女子听到洛冰糖的声音后,一脸如负释重惊喜的站了起来。?

    “冰糖……”?

    没等女子说完话,中年男子沉声道:“杨彩,给我坐下……”?

    杨彩眼睛一瞪,“洛袁心,都是你的错冰糖才会选择跑出去的,你还在这儿摆谱!”

    “行了,我这次回来其实是因为小妹的事情。”洛冰糖面对洛袁心却是没有什么思念的神色了,全程眼神都在闪躲。

    “我本来觉得,你当初做出那种事情,就已经让我无法原谅你了,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小妹留在这个家里面也是个错误,今天的事情若是时间上再不及时点,后果将不堪设想。”

    “够了!”洛袁心神色震怒,一拍桌子道:“你这次回来就是专门要和我这样说话的是吗!”

    “是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洛冰糖却是冷冷回道。

    这一幕让一旁的杨彩十分无奈,看着再度争吵起来的父女二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行了冰糖,你爸爸也是有苦衷的。”

    “所以苦衷就是卖女儿?来拿到所谓的武界云典举办大权?那您可真是个带慈父啊。”洛冰糖却是一点不留面子,嘲讽道。

    “”洛袁心久久无言。

    他也知道,当年自己的决定让自己和女儿之间产生了一道深深的隔阂,这是他不论如何反驳,都是无法抹去的事实。

    “我去看望小妹了,你好自为之。”洛冰糖看都不再看洛袁心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殿。@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