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58章:武煌
    正文

    “小伙汁,你的底子不错呀,让我好好康康。”

    唐柚闻声瞅了一眼,是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运动衫的老者。

    唯一让他诧异的是老者身上在紧身衫上,异常鲜明的将浑身肌肉的轮廓显现出来,其精神面貌相当年轻,如果不听声音的话,估计别人还以为他才是四十多。

    唐柚瞅了一眼,说了声谢谢,依旧挥拳,每出一拳,都会把他内心之中这段时间积攒的郁闷打出来。

    而旁边的老者见唐柚没有多说会,也不以为意,反而啧啧有声的围着唐柚打转儿,时不时的出一声惊呀,嘴里嘀咕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见老者不断围着他打转儿,唐柚无奈喘着粗气停下:“我说老人家,您不去锻炼您的,跑这里来看我干什么?”

    话说,这个训练室不是他私人专属的吗?

    老头儿捋着花白的络腮胡须,盯着唐柚的眼神实在是太古怪了,正把唐柚瞧得浑身不自在时,才开口道:“小伙子,你体力很好啊,居然连续保持这样的频率挥拳三十分钟都没见你累瘫在地的!怎么练的?”

    “您想知道吗?”崔健叉着腰深呼吸了几口缓解粗气,看着这位比他还高半个脑袋还多的强壮老者,“我觉着您不用知道了吧,您这体格,应该也不需要加什么耐力嘛!”

    这些其实都是焦伯带给他的成果,如果不是那三个月惨不忍睹的生活,他也无法到达现在的地步。

    唐柚身高有一米八的个子,好家伙,这老者身体挺拔,至少得有个近一米九的体型。

    老头儿听了露齿一笑,鼓了鼓自己的肱二头肌,做出一副健美动作,“这都被你发现了,小伙汁,你很有前途啊,眼光真的很好!”

    唐柚:“”

    他现在真的很想问一下,这个老人家是不是和焦伯有什么关系。

    老头儿上前也不管唐柚作何反应,蒲扇般的大手宛如x骚扰一般上下捏了捏唐柚的肌肉,一边捏着一边啧啧称奇。

    唐柚一个激灵,赶忙跳开,一脸警惕,“老人家你干嘛你?小心你再这样我叫保安了!”

    这个死老玻璃,果不其然,像这种肌肉男,就跟焦伯一样,似乎雄性荷尔蒙旺盛过后,都会产生一种对其它男人肌肉感兴趣的心态。

    在焦伯那呆了三个月,都快把唐柚给整出心理阴影了。

    老头儿见唐柚的模样,人老成精的他哪里还想不明白,尴尬至极道,“小兄弟,你可别想歪了,我只是看到你身上功夫不错,而且好像非常耐打,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唐柚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身高近一米九,浑身都是肉疙瘩的老者,“你怎么看出来我很耐打?”

    “嘿,我这眼神,就算是打鬼子的时候,抬着枪也是一枪一个,例无虚,到现在为止也是几十米外看得是一清二楚,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本事哪还有我看不出来的!”老头儿洋洋得意,就差把头抬上了天。

    “哟,您老人家还打过鬼子啊,不知道您今年高寿?”

    这可奇了,像这么个老革命,到现在可是比熊猫还珍贵的存在了,没想到精神头儿比年轻人还好,而且头浓密,络腮胡都修剪得非常好,这头胡须虽白,却别有一番魅力,活脱脱的像极了手机游戏里的一个黄忠角色。

    看到唐柚一副震惊,尊敬的表情,老人家满意的点点头,捋着那一点胡子,“不高不高,还能再活个几十个年头,今年也就一百有一而已。”

    一百来岁!!!

    唐柚惊了,竖起了大拇指,“啧啧,您保养得可真好,这面貌,这精神头儿,简直就和四十多岁的差不多啊!”

    这样的人,是一定要肃然起敬的。

    这老头儿似乎非常喜欢别人夸赞他,听到唐柚的赞叹,眼睛都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儿,故作谦虚的摆摆手,“哪里哪里,我只是养生功法修炼得当,不想死得那么早而已,你的横练其实如果也坚持修炼下来,也是可以长寿的,而且刀枪不入也不是什么问题,甚至随着你的境界提高,子弹都未必能伤!”

    唐柚愣住了。

    说实话这唐手养身护体功还是系统给他的,到现在为止,虽然变得挺抗揍了,但是还到不了那种传说可以刀剑难伤的地步。

    最多也就能够抵着普通人殴打,被攻击的地方也会稍微浮肿,只能等那体内生出的暖流来消退,他估摸着想要真正挥威力,少说还得再升一级才行。

    “老人家您也会横练?”唐柚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老头儿蒲扇般的大手啪啪的拍了拍胸脯,宛如一只银白大猩猩似的,“不然你以为我活到现在还这么活蹦乱跳的。”

    唐柚惊了,“功夫有这种功效的?”

    养生功法能带来这样的效果另说,但是横练也能让人有长寿之能,这还是头一回这么见着。

    以前他看小说和电视剧,一直还认为横练这玩意练下来甚至会伤身。

    “那当然,龙国功夫博大精深,究其一生,你也看不到终点,当你爬到一座山峰时,自以为站立在了巅峰,没想到一抬头,却又现自己这点东西,才刚刚入门,诶。”

    老头儿叹了口气,随即脸上带着笑意,“我叫做武煌,小伙子,贵姓?”

    “武皇?”唐柚心中记下。

    这名字倒是霸气的不行。

    唐柚赶忙回礼,“免贵姓唐,单名一个柚字儿。”

    “姓唐的武人敢问小兄弟来自唐门?”武煌一听到这句话,瞳孔明显一缩,面色顿时正经起来,还抱拳询问了一句。

    “唐门?不是啊?那是啥?”

    顿了顿,他憋了又憋,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您那三分归元气,七分靠打拼的什么功夫,应该很厉害吧?”

    武煌面色微僵,“这个不是,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电视上面的,只是取的名儿一样,不说这个。”武煌赶忙转移话题:“你这个铁布衫练得不错啊,想来是经过高僧亲自指点的吧?”

    “诶?可是我这个是唐手护体功啊。”唐柚疑惑的否决道。

    武煌面色一滞,尴尬一笑:“咳这个不重要,不重要,同根同源,认错正常。”

    “嘿嘿,我刚才捏你的筋肉皮膜,现你锤炼的很平衡啊,虽然境地不高,但是像你这么从头到尾的,能够将一门外功横练达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就是,挥拳略微有点毫无章法,怎么样,小伙汁,和你商量个事如何?”@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