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60章:这算是扔歪了吗?
    正文

    可是,当他打通了蓝洁的电话,仔细的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他听到的只有蓝洁阴沉的说话声,就连平日里的不着调都没了。

    “你找的谁引荐你进去的?”

    “没有人引荐我啊,就是我日常在英集社训练赛打拳,就碰见那个老人家了。”唐柚回答道,眨了眨眼:“怎么了嘛?”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的陪练要求你也敢答应??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啊你。”

    “谁???”唐柚心中终于是一咯噔。

    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情况的不太对劲了。

    “那是当代魔门十二执事之一的,尸魔武煌”

    尸魔?这是什么妖艳贱货?

    又是尸又是魔的,唐柚一听就有种这绝逼不是个好东西的感觉。

    不是说这是个抗战老英雄吗?怎么一下子画风就变成这样了,连魔门都出来了。

    唐柚忙不迭问道:“这魔门有什么说法,是不是真的像电视剧里,或者小说里面那么坏?”

    蓝洁那边沉默了一下,才是回答:“这倒不是,魔门只是一个门派而已,里面的人因为所练功夫的特性,导致各种**都会非常旺盛,喜怒无常,万事只随心走,所以当年闹出了很多事情,有利国利民的大善事,也有祸国殃民的极恶之事,善恶难辨。”

    “不过现在嘛,和谐社会,那些魔门也不敢触碰底线,否则只会是给自己的招灾而已,他们现在也算是守序一方的阵营,否则尸魔也不可能会在我英集社分部出现了。”

    “不过”蓝洁那边话语一转:“你应该与他做了某种交易才是吧,像他们这一类人的,无利不起早,如果对他没什么大用的话,基本上不会搭理你的。”

    “嗯,晚上我要去给他后辈做陪练。”

    “谁?”

    “武绝天!”

    蓝洁:“”

    嘟嘟嘟嘟

    只见令唐柚疑惑的是,蓝洁那边话都没多说一句,电话就已经被挂掉了,忙音传来。

    “什么鬼”唐柚一脸懵逼。

    而此时此刻的他永远也想不到,在欣立广场底下,英集社的分部之中,蓝洁一脸淡定的在挂掉唐柚的电话之后,顺手在通讯录之中找到一个新号码,拨打出去。

    “喂,王景苑医馆吗?你们那里还有没有空位子?给我预定一个急救床位”

    唐柚看着大门前方古色古香的亭湖庄打个字,这地方在市郊区,他是转了好几趟公交车,花了近乎两个小时来到这里。

    这是一处休闲度假山庄一类的,占地相当广,唯一让唐柚诧异惊讶的是,里面的建筑全是古代龙国建筑,楼台亭阁,交错纵横,此起彼伏,错落交织,却并没有一点杂乱,当然,仅仅时从围墙外粗略的瞟了几眼,要真正的一探究竟,还得到里面去探寻。

    看到这样的建筑,唐柚内心反而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刚准备上前敲门时,大门应声而开,倒把他弄得有些没反应过来,入眼一看,赫然有一名身着灰色中山装,约摸五六十岁,唯一让他在意的,就是那双眼睛,锐利,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人心一般。

    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唐柚毫不犹豫的定下结论。

    因为他在直面此人的眼神的时候,心中暗暗都有了种恐慌的感觉。

    “您好,请问一下”

    唐柚话语还没说完,就被中山装男人打断,他沙哑着声音,平静道:“唐柚是吧,不要多说话,跟我来吧!”

    说罢,也不理唐柚跟不跟上来,径直转身走了出去,唐柚看得一愣一愣的,这老头儿倒是挺能装的啊。

    个他也不敢多耽搁,连忙跟在此人身后。

    前方这人一言不,平视前方,带着唐柚楼亭阁宇间穿行,院中随处见草木山石,甚至在这人的引领下,走过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桥廊。

    唐柚完全沉迷在这亭湖庄的建筑美感之中,就算是对建筑一窍不通的他,也知道这样的设计绝对是出自大师之手,每一处视觉下,都会觉得赏心悦目,要是人在这地方住得久了,怎么可能不会延年益寿。

    一直走了约摸五分钟,正摇头晃脑,左顾右盼欣赏着建筑的唐柚,蓦地听到一道尖锐的嘶嘶声向他急袭来,唐柚余光一瞟,眉宇一皱,赫然伸出手接住了向他飞过来的东西,赫然是一把飞镖!

    虽然没有开刃,但也不能忽略这是一把利器!

    唐柚眼一抬,神色平静的看着前方一处亭子里,身穿一袭白色练功服的男子,肆无忌惮的目光正不断打量着他,神色中挑衅意味不断。

    我去,难道这就遇到小说桥段里面那种装逼遭打脸的流派了?

    不过唐柚也深知这会儿绝对不能怂,你一怂,人家就就越的肆无忌惮想要欺负里,就像在学校里的时候,你受了别人欺负,懦弱不敢反抗的话,人家就会越欺负到你头上。

    这有人就问了,万一打不过咋整,打不过也得打,要表明出一个信号,你受了别人欺负,一定会反抗,这样人家才会觉得你不好惹。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唐柚神色平静,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情绪,盯着白衣男子。

    前方老人此刻也停下脚步,侧头看了眼白西装男子,冷淡开口,“锦公,耍威风最好别在我面前。”

    武锦公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毕恭毕敬,言语却带了点刺儿。

    “李管家,这外人何时能够随意进出这地方了?莫非这地方真打算开一个休闲山庄,供外来游人玩耍居住了?”

    李管家眼一抬,“这位是武老请来的人。”

    武锦公脸色一白,朝唐柚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然后规规矩矩的坐下,不再说话。

    这武煌威名还真是厉害了,唐柚暗自感叹一声,随即手腕一翻,手中的未开刃飞镖弹指而出。

    “这镖还还”

    话语没有说完,那飞出的飞镖直接砸在了亭子柱上。

    然后咣当一声直接被弹开,连刃角都没碰到一点柱子边边。

    “”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沉默了起来,唐柚面不改色的转过头,“还请管家带路。”

    李管家瞅了唐柚一眼,点点头,默不作声的迈开步子。

    武锦公几人看到远去的两人,转到拐角不见身影后,半晌,当中才有一人迟疑道:“他这算是扔歪了吗?”@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