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真的不是铁憨憨 > 第064章:诡异的武家
    正文

    他身上早已在激烈的战斗中出现伤口,渗出的血液染红了上衣,看起来有点惨。

    唐柚苦笑一声,完全没有想到那武绝天体力居然也这么变态的,竟然能够和他维持这么高的强度战斗近一个小时,这种变态的体力,真的是他目前见过最牛逼的。

    没有之一!

    唐柚打理打理了下衣服,拍了拍灰,一步三摇晃的走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威猛的同龄女性。

    唉,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不过旧人啊!

    唐柚长吁短叹,老了,老了!

    殊不知那武绝天在关上门后,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彻底瘫在了地上,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不比唐柚还要累。

    在两人离开这个演武场后,不知从何处出现的武煌,听着武绝天的动静,看到唐柚消失的身影,目光依旧看向唐柚消失的那处,他双手环抱,若有所思,一脸犹豫。

    “到底做不做呢再观察一下吧,免得到时候英集社那个老家伙和我急眼。”

    唐柚出了演武场,扶着墙走了一段路后,才彻底的缓过气来。

    “卧槽”

    奶奶个熊,他这辈子就没这么累过,这次给他的感觉比跑一天的超远距离高层步梯房毒单还要累的多。

    今晚的陪练工作也就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早早下钟了,远比那李管家所说的来的要快,眼下才十一点左右,唐柚吐了口气,向着前方的环廊走去。

    左拐右绕的,愣是走了近半个小时,崔唐柚也没找着出路,这亭湖庄修得确实极大,大不大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这些建筑修得错落有致,走廊是九曲十八弯,都不知道拐哪里去的。

    简直就像是一座活迷宫,能把人头都给绕歪来的那种。

    晃悠了好一会儿,唐柚赫然看到前方有一道瘦小人影在晃晃悠悠的走着。

    好家伙,这家伙是一袭白衣,整个人无声无息的自个儿往前走,让唐柚有些诧异的是这家伙是披头散发,行走间没有出一丝声音,并且由于白衣盖过了脚,无法看到此人行走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迈步

    这就好像是此人行走靠平移一般

    唐柚虽然觉得奇怪,可也不疑有他,高声叫道:“前面的朋友,请问一下这亭湖庄出口在哪里,能麻烦您指下路吗?”

    然而前方那袭白色人影却仿佛没有听到唐柚的声音,依旧不管不顾的,以恒定的度走着。

    唐柚皱眉了,按理说以他的声音,对方是怎么都能听到了,怎么却做出这个样子。

    莫非对方是个聋子?

    念及至此,唐柚准备上前叫住这人,要真是没人给他指路的话,他怕今晚真的会在这亭湖庄绕一天的。

    更何况,最重要的还是,刚刚听闻李管家所言,武家之中还有很多禁地,胡乱闯入的娟话还真的有可能把命给丢掉。

    唐柚刚准备踏步上前,却又蓦地顿住了脚步。

    他脸色沉了下来,不对,不对劲!很不对劲!

    此时他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处木质走廊上,周围是安静无比,没有丝毫灯光的殿堂楼阁。

    他余光瞟向那笼罩在夜幕中的飞檐反宇,仿佛像一只只要狰狞挣脱出来的可怖东西,天空中还时不时有一两只乌鸦飞过。

    唐柚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是杂乱的思绪平复了下来。

    他努力告诉自己,这是一个科学的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那一袭白衣看上去也就像老叟披着的一条白色布匹而已呢?

    强行收敛心情,唐柚慢慢的走了上去。

    踏!踏!踏

    整个走廊直传出唐柚的脚步声,这寂静无声的环境中,尤其显得刺耳。

    一直走到这老叟跟前,离得近了,他再定睛一看,这人哪里在晃晃悠悠的走路,完全就是在原地缓慢踏步,但是他整个略显佝偻的身姿,踏步的动作,却让人觉得这个人仿佛在费力的走在一处没有尽头的路途上一般。

    唐柚心中是狠狠地一抽,浑身的鸡皮疙瘩止不住的拼命往外冒,似乎想要马不停的脱离他的身体逃离这里,他面上强自镇定,伸出手想要去拍拍这个人影的肩膀时,手臂陡然僵在了半空之中。

    他略显惊惧的现这个人影在灯光下没有丝毫影子的踪迹。

    而他自己的影子,却在环廊灯光中拉得老长。

    一时间这白色的人影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似乎就在等着崔唐柚拍打他的肩膀。

    跑!!

    唐柚不管其他,闪电般收回手,如同火烧身一般,整个人是吃奶的劲儿都给使了出来,他双腿一瞪,竟是将木质的地板都给蹬出两个洞,整个人宛若离弦之箭,飞射逃离,头也不回。

    完完全全不服一秒前体力用完虚弱的模样。

    而这时那白色人影慢慢转身,露出一张精雕细琢的小脸,赫然是个小女娃,愣愣的看着唐柚仿佛被某种东西追赶似的,整个人的连滚带爬,飞也似的逃离。

    “这谁啊?”

    这女娃微微蹙眉,将耳机摘了下来,嘟囔道:“怎么尽是遇着一些神经病,我都已经跑到这里来练功了,还有人会这么神经质的,真的是。”

    女娃脚步一动,影子从她脚下迅冒出,拉得老长,赫然是因为站位的问题,让这里的两个灯光将她的影子给压在了脚下,造成了没有影子的假象。

    她将兜帽拉下,嘴里轻哼着歌曲,蹦蹦跳跳的远去了。

    而唐柚此刻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瞳孔放的极大,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

    随即他脸色狂喜,赫然看到了李管家站在一处小平台上,手上撒着鱼料,逗弄这池子里的鱼儿。

    “李管家”

    这一声,唐柚是喊得声情并茂,充满了激动,心切,还有一种依赖的语气。

    李管家手中的动作蓦然一怔,回过头看了看唐柚,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眼神:“陪练结束了?感觉如何?”

    李管家这莫名到让人不由自主都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容,让唐柚一瞬间打了个寒颤

    这武家的大庄园,从他来到这里,到现在,就好像处处都透露出诡异的气息。@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