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江湖枭雄 > 第八百七十九章 二十二万换来的人情
    杨东和彭文隆的一顿酒局,并没有持续太久,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众人便纷纷离席,站在了酒店门前。

    “彭哥,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杨东站在酒店门前的台阶上,对彭文隆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你不是留了我的电话号么,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彭文隆微微点头,并未挽留。

    “白哥,再见!”杨东再度跟白文泽打了个招呼,随即就招呼着林天驰,两人乘坐出租车离开。

    “挺不错的两个小伙子,今天如果不是他们,白奕可就真的危险了!”白文泽看着两人的背影,笑呵呵的开口。

    “人是不错,可惜走错了路。”彭文隆微微点头,迈步向台阶下面的一台私家车走去。

    “走错了路,这话什么意思?”白文泽是外省的一个公务员,事业也正属于起步阶段,对本省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

    “沈y老万,就是个纯纯的资本家,他身边的利益集团里,哪有什么好人啊。”彭文隆拽开车门,笑呵呵的回应道。

    “文隆,今天我准备的三十万谢礼,杨东只要了八万,他们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你说我没有表示,是不是不太好啊?”白文泽侧目问道。

    “能接触到我,就已经是咱们对他最大的回报了,不是吗?”彭文隆拽开车门坐在后座上,司机也随即将车启动。

    “你想跟他交个朋友?”白文泽坐在了彭文隆身侧。

    “在这个世界上,想跟我交朋友的人太多了,如果我每一个都去回应,恐怕得累死,这个杨东就是老万身边的一个狗腿子,没家世,没背景,没价值,跟我成为朋友,他还不配,不过白奕的事,我记着他一个人情,抽个空还了,两家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彭文隆靠在座椅上,全然没把杨东当成一回事,他的话没错,以彭文隆所在的位置,足以接触到全省各个阶层的顶尖人物,即便是商人,也会去接触那些有身份背景的富商,至于那些白手起家,根基不稳的民间商人,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接触的必要和价值。

    ……

    酒店那边,林天驰跟杨东上楼后,直接去了他的房间,递给了杨东一支烟:“小东,你感觉这个彭文隆,咱们能够得到吗?”

    “悬!”杨东微微撇嘴:“彭文隆就是个秘书,自己不掌权,也没有养着咱们这种人的必要,所以咱们之间,多半就是这一把事的交情。”

    “我也发现了,这个彭文隆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但言谈举止之间,什么事都把握着一个度,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林天驰深以为然的点头。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人,能混到省里去当秘书,这种人很可怕!不过对于咱们而言,倒也是无害的,毕竟咱们对他有恩,而且他的眼睛,也看不见咱们,大家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杨东语气慵懒的回应道。

    “是啊,不过咱们今天能用二十二万买下彭文隆的一个人情,不管怎么说,这事应该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林天驰仍旧有些欣喜。

    “他省了二十二万,也只会为咱们办一些价值在二十万上下的小事,你现在要是求他帮你在沈y支起一摊子生意,他能直接把你电话拉黑,你信吗?”杨东笑呵呵的问道。

    “叮咚!”

    就在两人唠嗑的同时,门铃声忽然响起,林天驰走到门口拽开房门,看见门外的腾翔以后,霎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哎呀,大艺术家回来了!快快快!屋里请!”

    “你可拉倒吧,我算鸡毛艺术家啊,我感觉我就是个鸭子!”腾翔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布袋,迈步走进了房间内。

    “怎么,献身了?”杨东坐直了身体。

    “没献身,但是出卖了灵魂!”腾翔向斜四十五度角微微仰头,眼中闪过了一抹悲怆:“我曾立志,要做一个血里带风,追求自由的画家,但是今天,我居然为了利益,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唉……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故事!”

    “你可别jb拽词儿了!事唠的咋样了?!”林天驰急不可耐的问道。

    “能有啥事啊,卢丹中午带我吃完饭,领着我去美术馆坐了一下午,始终和我聊得都是画画的事,我说别的,她根本就不搭茬。”腾翔烦躁的摆了摆手,随后指着脚下的布袋开口道:“如果不是后来她送了我一套辉柏嘉250周年限量版的彩铅、粉彩条套装,我早就跑了!”

    “那你们这一下午,都聊什么了?”杨东看见腾翔委屈的样子,笑着问了一句,同时他也清楚,凭卢丹那种性格,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跟一个人产生接触,就已经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了,如果腾翔真的用一下午把事谈拢,反而会让他意外。

    “谈个屁,我感觉卢丹平时肯定是没有性.生活,精力多少有点无处发泄了,她今天拽着我从莫奈谈到梵高,从梵高唠到达芬奇,又从达芬奇说到米开朗基罗。”腾翔顿了一下,比较认同的点头道:“我发现卢丹确实是一个比较知性的女人,对于绘画也真的是比较懂,绝对不是那种一知半解,为了装逼才去了解绘画的人。”

    “接下来呢?你们最后聊的是什么?”杨东再问。

    “卢丹跟我说,明天想让我陪她去沈y的美术馆转转,她想买几幅画,让我帮忙参谋一下。”腾翔喝着水回应道。

    “然后呢?”

    “然后我没吱声,但是我打算等她明天找我的时候,随便找个借口推了,你说我这一天闲着没事,总陪着一个老娘们可哪出溜啥啊!”腾翔这个人,对于酒色财都没有太大兴趣,平时除了忙公司的事,基本上都是自己闷在屋里画画,虽然卢丹对于绘画的见解能够跟他产生一定的共鸣,但腾翔明显是对这个已经四十岁的女人没啥兴趣,见自己套不出来什么话,登时不想跟对方接触了。

    “别呀!咱们现在好不容易才搭上了卢丹这条线,你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了呢!”林天驰听见这话,瞬间坐直了身体:“哥们,你现在不是为了自己在跟卢丹接触,是为了咱们这整个三合公司,懂不!”

    “问题是我跟她接触,她也不跟我聊工作的事啊!”腾翔犟了一句。

    “你们俩才认识一天,彼此间还没有放下防备,她不跟你聊这些,也是正常的,最近几天,你什么都不用干,只负责陪卢丹就行,关键的时刻,也可以考虑为组织献身。”杨东咧嘴一笑,略带调侃的开口。

    “我咋感觉你们俩这是在逼良为娼呢?!”腾翔不乐意的看着杨东:“再说了,有你这么当大哥的吗?为了挣俩b钱儿,就让自己手下的兄弟去当鸭子啊?!”

    “哎呀,这东西你也不吃亏,实话跟你说,我今天看见卢丹第一眼就相中她了,如果她当时要是让我跟她走,我可能现在还没回家呢,你信吗?”林天驰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这样吧,明天你跟卢丹去画廊,相中什么画,自己也买两幅,这钱公司给你报销。”杨东深知腾翔的弱点在哪里,所以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真的?!”腾翔果然松动了几分。

    “十万块钱以内,我都能接受,这钱就当做是你接触卢丹的活动经费了!而且你也不用非得在卢丹嘴里套出什么消息来,只要你们俩能够始终保持着接触,让咱们之间的这根线不断就行。”杨东果断点了点头。

    “那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其实我感觉卢丹这老娘们,其实人也还行。”腾翔吧嗒着嘴,毫无节操的把话接了下去。

    ……

    同一时刻,f顺老区一条破败杂乱的二类街道上。

    “嗡嗡!”

    随着一阵引擎的轰鸣声泛起,一台私家车缓缓停在了市内一家便利店门前的街边,这台私家车内,肖发伶和吴志远二人,都坐在正副驾驶的位置,曲庆楠也被反绑双手,坐在了后座上,经过一昼夜的时间,曲庆楠明显是没少遭罪,不仅神情憔悴,而且脸颊上还有着淡淡的淤青。

    “你说的位置,就是这啊?”肖发伶看了一眼街边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扭头向曲庆楠问道。

    “对,就是这!最近这段时间,浩丰公司的内斗一直挺严重,刘浩藏起来之后,有不少事都让我去顶着,我也怕万一公司出了什么事,他会把我扔下跑了,所以就坚持要跟他见一面,当时刘浩就是让我来这见得他。”曲庆楠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怎么办?”吴志远侧目看向肖发伶询问道。

    “咱们俩把曲庆楠扣下,已经十几个小时了,现在刘浩只要不傻,肯定不在这里。”肖发伶眯眼看着便利店的二层小楼,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你是说,咱们扑空了。”吴志远看着没亮灯的二层楼,吸了吸鼻子。

    “也不算扑空,现在就看这个人重不重要了。”肖发伶指着后座的曲庆楠开口。

    “什么意思?”吴志远略微有些不解。

    “如果刘浩已经被转移,而且对方还想把曲庆楠抢回去的话,这地方,肯定被设了局,准备把咱们扣下,抠出曲庆楠的消息。”肖发伶扯下脸上的口罩,拿起没有味道的电子烟抽了一口。

    “你是想反手抓一个对面的人,把刘浩的新地址挖出来?!可咱们只有两个人,这么干,是不是太冒险了?”吴志远被肖发伶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

    “除了这个办法,咱们已经接触不到刘浩的新位置了,所以这个活,必须得干!”肖发伶完全没有考虑这件事情的风险性,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决定。@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