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在地球当武神 > 第五百零五章 假戏真做?
    “你怎么了?脸那么红?不舒服啊?”

    单良看到水如月的模样,蹙着眉头问道。

    “没……没有……”

    水如月摸了一下她的脸,发现果然有点烫手。

    “行了,那不管那么多了。”

    单良着急赶飞机,直接步入正题,“我这次叫你来,是想问问你,你身上的寒毒怎么样了?最近还有没有发作过?”

    “有。”

    水如月点了点头,“不过我随身携带着凝火丹,每次刚发作的时候,就服上一颗,把寒毒压下去。”

    “凝火丹只是可以压制你的寒毒,时间久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我现在教给你一种方法,可以有效的利用一下你体内的寒毒,你想不想学?”

    单良的寒冰掌是从水如月的复刻体上学到的,学会了寒冰掌以后,便可以有效的控制体内的寒毒。

    水如月这么久了,还一直靠凝火丹压制寒毒,明显就是还没有学会寒冰掌。

    单良想在临走之前,把这套掌法交给她,这想也能做够让她少受一些寒毒的折磨。

    水如月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连忙点头说道:“嗯嗯,单良哥哥,我想学。”

    “那我现在教给你方法,你自己学着去做。”

    单良点了点头,便开始说道:“你现在想办法,用意念寻找你体内的寒毒,然后想办法引到它们到你的经脉之中……”

    单良教的很详细,甚至没一个细节都讲的很清楚。

    水如月据根单良的方法,开始用意念去寻找她体内的那股寒毒,并且引导它们流入经脉之中,然后联系丹田内的元力,将它们推到手臂之上。

    她感觉整条手臂都冷的发麻,猛得向前推出。

    嗤——

    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她的手掌上迸发而出。

    水如月的闺房内,仿佛开了空调一样,温度骤降!

    水如月手掌正对着的,是窗户上的玻璃。

    在这么低的温度下,玻璃“砰”的一声炸开。

    水如月看到这一幕,直接都傻眼了,正个人一脸懵逼的怔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她的一掌竟然能够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

    水明月站在门口,看到玻璃炸开,心中顿时一紧,直接转身一脚将房门给踹开。

    “单良,你在做什么?!”

    她虽然很佩服单良,但是毕竟认识的时间不久,对他不了解。

    万一要是单良在房间里面做出对她妹妹什么不轨的事情,那后她悔恐怕都来不及了。

    所以在听到动静以后,她毫不迟疑的就选择了破门而入。

    要是单良真敢做过分的事情,她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不会放过单良。

    嗯?

    单良一脸懵逼,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才耸了耸肩膀说道:“什么叫我在做什么?玻璃是月月打碎的。”

    “对对对!姐!是我打碎的!是我打碎的!”

    水如月一脸兴奋,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开心的笑容。

    “这是怎么回事?”

    水明月蹙眉问道。

    “是单良哥哥教给我一种很厉害的掌法,我现在就演示给你看看。”

    水如月像一个刚刚得到一个新鲜玩具的小朋友一样,说着便跟水明月演示起她刚刚学会的寒冰掌。

    嗤——

    水如月这次没有对准玻璃,而是一掌打在墙壁上。

    一团冰雾从他的手掌迸发而出的时候,房间内的温度再次骤降,就连墙壁之上,也结上了一层寒霜。

    水明月看到这一幕之后,眼睛直接瞪的正圆,一张冷艳的俏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神色。

    “这……这是什么武技?”

    水明月一脸诧异的问道。

    “单良哥哥说这是寒冰掌,可以控制我体内的寒毒,学会了以后,我就再也不用担心寒毒发作了!”

    水如月一脸开心的说道。

    可以控制寒毒?

    再也不用担心寒毒发作了?

    水明月闻言,娇躯竟然颤抖了起来。

    从小到大,每次看到水如月寒毒发作的时候,她的心都会像针扎一样疼痛。

    她恨不得可以帮妹妹去承受寒毒的折磨。

    可是,每次她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现在听到水如月说,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寒毒的发作了,她的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之中开始打起转来。

    “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还哭了呢?”

    水如月问道。

    “没……没哭,我是在为你高兴。”

    水明月说道。

    “高兴应该笑啊?都没看到你笑,明显就是在说谎。”

    单良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面带微笑的说道。

    “是啊姐姐,我好像也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你笑了。”

    水如月也跟着说道。

    “我……我忘了怎么笑了。”

    “笑怎么能忘了呢?你要是替我感到开心,就笑一个给我和单良哥哥看看。”

    水如月拉着水明月的小手,撒娇道。

    “好……我试试。”

    水明月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微笑。

    她笑起来皓齿微露,看起来很美,也很生涩,也许真的如她所言,她已经忘记怎么去笑了。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她此时此刻,肯定很开心。

    心爱的妹妹终于可以摆脱寒毒的折磨,不用再靠丹药去压制,简直比中了彩票头奖还要高兴。

    “对嘛!这样才像个小仙女。”

    单良看着水明月的笑容,微笑着说道,“你看起笑起来多美,干嘛要每天绷着一张脸呢?”

    “对不起,我刚才误会你了。”

    水明月没有理会单良的调侃,而是直接向他道歉。

    “误会我?误会我什么了?”

    单良笑着问道。

    “没什么。”水明月又恢复到冰冷女神的样子,说道,“月月能摆脱寒毒的折磨,还是要谢谢你,以后你有什么能用到明月的地方,尽管吩咐。”

    “月月是你妹妹,但也是我妹妹,你要是因为这个道谢的话,那就没有意思了。”

    单良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说道。

    你妹妹也是我妹妹?

    单良说这句话的时候,只是想表达他把水如月当作妹妹看待。

    然而!

    水明月却是“唰”得一下,俏脸变得通红。

    我妹妹也是他妹妹?

    难道他是要假戏真做吗?

    水如月却是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嗯,般配!还真是挺般配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