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穿越养娃日常 > 353分家
    瑾娘拍了小鱼儿一下,让她快住嘴吧。不懂规矩还瞎开口,一会儿再惹得你们小姑姑伤心,看你愧疚不愧疚。

    翩翩闻言倒是没有露出异样,不过仔细看,她眼里还是有些不舍的。她道,“小姑姑今天不能在家住,明天府里要分家,小姑姑和你姑父今天要回去,不然明天过去怕时间来不及。”

    “分家”是早就说好的事情。

    徐二郎对李和辉看中,这个妹妹他也认可,可庄郡王府那污糟的一摊子,实在不入徐二郎的眼。

    所以他同意了李和辉和翩翩的亲事的一个前提,便是庄郡王府必须得分家。若是他们两个婚前分家最好不过,若不成,婚后也要早早撕扯开各过各的日子。

    也不怪徐二郎行事强硬,提的要求无理。实在是庄郡王府中除了庄郡王府的老太妃,再没有一个好的。庄郡王王妃偏心到咯吱窝,拿次子当仇人看;庄郡王无能昏聩,一心只求太平,家里的不平事他全不看在眼里;庄郡王府世子担心弟弟抢了属于自己的产业,拿他当贼防;更有庄郡王府的世子夫人性狭爱挑拨,没事儿还能搅起三尺浪,还尤其掐尖要强,酷爱煽风点火……

    这样的一家子,翩翩若打起精神,也不是应付不了他们。但谁的妹妹谁疼,再有更好的处置手段的条件下,徐二郎不介意做一回恶人,让庄郡王府分家,也好让妹妹以后过些屁清平日子。

    当然,原本说好的是等李和辉与翩翩成亲后就分家,但是没说定具体的日子。瑾娘原本以为还要往后推几天,不料竟是回门过后就准备分家。

    瑾娘眉头当即皱起,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庄郡王妃与世子夫妻着急了。

    他们想让李和辉分家,那边也想将这个儿子/弟弟快些赶出去。毕竟东西拿到手里才是自己的,况且既然早晚要分,不如早一些,不然不是让这对新婚夫妻占他们的便宜。

    瑾娘就抿着嘴,和翩翩说,“行,明天一早就让你二哥过去。”

    翩翩也是这个意思。

    自古分家儿媳妇的娘家人都是要出面的,一是可以在家主分家不公时提出意见,二来也是做个见证。若当时都没异议那事情就定下来了。以后再说不公平什么的,可没人理会了。

    徐二郎如今就是徐家的家主,他出面正合适。

    其实徐父一块儿过去才最为妥当,但想想徐父的为人处世,想想即便十个他也?徐二郎让人敬重,他不露面也罢。

    瑾娘想了想又说,“明天我也去。”

    翩翩哭笑不得,“这倒是不用了嫂嫂,有哥哥出面就可以。不然咱们家去太多人,怕是我那婆婆和大嫂又要说些不中听的。”她倒不是怕了婆婆和嫂嫂,只是纯粹担心那两人说了不中听的,再把嫂嫂气出个好歹,那就不划算了。

    虽然成亲后,满打满算她和庄郡王府的人不过打了一天交道,但是婆婆和大嫂的人品翩翩当真不敢苟同。

    婆婆冷漠,对大嫂排挤她的事情冷眼旁观;大嫂言语如刀,还处处贬低她,排揎她,以让她出丑为乐。

    幸亏翩翩个性强硬,都兑了回去,不然真是要被气到。

    翩翩如今迫不及待离开庄郡王府,她对那里不喜欢极了,自然也不想让嫂嫂过去受气。

    她就说,“等我们分了家搬了新宅子,我再请嫂嫂过去做客。到时候娘和长乐、小鱼儿都过去,再把我哥哥侄儿也叫上,咱们好好热闹热闹。”

    “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瑾娘和翩翩一人搀扶住徐母一边往花厅走,徐母拧着眉头,一脸凝重。

    她之前以为庄郡王府是门好亲事,还真不觉得婆婆不喜,妯娌刻薄是什么大事儿。可如今听闺女如此一说,她心里就不得劲儿起来。

    也是如今婚事已成,后悔无用,不然徐母都想反悔了。

    她是想让闺女高嫁,但是闺女嫁进了虎狼窝,这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好在儿子强势,想办法让那边同意分家,不然,唉,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翩翩为逗母亲开心,就笑着说,“好在我有准备,箱笼都没让梧桐她们打开。这下好了,回去后也不用怎么收拾行装。不像是夫君,他在府里住了好些年,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真要细致收拾起来,怕是要忙上两天。”

    瑾娘就说,“那回去后就开始收拾。反正最迟明日上午你们就分家了,早些收拾好东西,你们也好早些搬出去过清净日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翩翩说,“我们今天出门,相公已经吩咐丫鬟么开始收拾书房的书籍了。估计等晚上我们回去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再有些不怎么当用的,明天也能收拾出来。后天把剩余的规整规整,说不定晚上我们就能搬走。”

    瑾娘此时才想起问他们的新住宅,“在哪里啊?距离府上近不近?”

    翩翩说起这个眼睛就笑弯了,“特别近,就在咱们隔壁的胡同里。那里有处宅子是早年祖父还在世时,给相公置办的。这么些年了,一直有人看守着,房子也一直有请人修葺,保持的还很完整,像是新的一样。院子有四进,即便以后家里添了人手也足够住的。”

    又说起院子里的布置,里边亭台楼阁,假山飞瀑样样齐全。里边还种了许多花草,其中有好些珍贵的树木,有一株银杏树足有百余年的历史,高高壮壮的,每当秋天银杏树叶变黄时,那里就美的不要不要的,犹如仙境。

    徐母和长乐小鱼儿听着听着就入神了,恨不能立即过去看一看那银杏树。瑾娘却听出了别的意思,不过她没贸然说出来,等到徐母进了花厅,她拉着翩翩慢了两步,才小声问她,“那宅子你去看过?”

    翩翩闻言不知道想到什么,明媚白皙的面颊登时红了个彻底,她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才赧然的和瑾娘说了实话,“上年我生辰时,夫君邀我出去。当天就带我去那宅子看了看。他说那宅子距离府上近,方便我以后回家看望父母。还说让我看看有那里不满意,好趁着婚前那段时间修整修整……”

    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但是翩翩说不出口,瑾娘也不逼问了。

    谁还没年轻过啊。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咋地。

    这把小姑娘哄出去了,一番表明心意,之后肯定还得做点啥。当然,过分的李和辉肯定不会,但是牵牵下手,亲亲小嘴,瑾娘保证绝对会有。要不然翩翩也不至于羞窘的头顶要冒烟一样。

    瑾娘不追问了,她可是知心体贴的好嫂嫂,那里能以挖掘小姑子的**,看她窘迫为乐呢。

    她可是人间真善美的好嫂嫂。

    瑾娘和翩翩进门时,李和辉特意多看了翩翩两眼。可惜翩翩还想着上年生日时的事情,囧的不敢抬头看人,也就没发现她相公在瞅她。

    李和辉见翩翩面红耳赤,倒是多想了些。但如今不是说话的地方,她总不好撇下岳父和两个大舅子,去和翩翩说私密话。那就只能再等等,等晚上回府后再说了。

    等翩翩好李和辉离开徐府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瑾娘打发走三个小的,沐浴后回到房间,就见徐二郎一如既往的在看书。

    这人的,从没有一日懈怠的。

    每天不看书就看公文,跟不知道累的机器人似得。

    瑾娘和徐二郎说起庄郡王府明日分家的事情,徐二郎就颔首说,“我自己过去就成,你就不用去了。”

    瑾娘点头,说出她自己的想法,“庄郡王妃偏心的众人皆知,我看她被人说惯了,如今有些破罐子破摔。”

    瑾娘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还是因为她听了梅娘子给她传的小道消息,说李和辉给翩翩的聘礼,若不是庄郡王老太妃亲自盯着,庄郡王妃最少将之减少一半。

    那可真是个“真性情”的人,因为对儿子厌恶,就对他百般不上心,甚至见不得儿子一点好。

    想当初她疼爱的长子给她侄女下聘,庄郡王妃恨不能搬空府里的库房。结果等到次子下聘了,她扣扣索索的,一点东西都不想往外拿不说;等到庄郡王老太妃看不过眼,拿着自己的私房把聘礼置办齐了,她还想半路截下来一半。这样一个将儿子当仇人看得人,指望她分家时公平,可能么?

    当然,这时候分家本就做不到公平。即便都是嫡子,继承家业的嫡长子和次子分到的东西也是差异悬殊的。

    长子有祖宅、祭田等,还有许多不能分的祖上留下的基业要继承。刨除这些,所有财产中长子继承七成,次子三成。

    想当初徐翱战死,徐二郎担心有奴仆给长安长平灌输一些不好的思想,让兄弟俩变得自卑,亦或者走上极端。所以压着徐父给两个小的分了家,那时也是将属于徐翱的徐家的七成财产,都划分到那两个小兄弟名下。而留给徐翊、徐翀以及翩翩的,只有剩下的三成。

    不说这些过去的事情,只说三成产业虽然比之七成不够看,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也不能说丢就丢不是。

    瑾娘就说,“要是庄郡王妃分家不公,你该说话时可千万别忍着。不属于翩翩和李和辉的咱们不为他们争取,可既然属于他们的,一分都别想少了他们的。”

    瑾娘想想庄郡王妃的做派,真是越想越气。当母亲的做到那份儿上,瑾娘真觉得不耻。

    想想李和辉在庄郡王府收到的不公待遇,想想若没有庄郡王府老王妃将他要过去,带到仓平去养育长大,指不定他早就长歪了长残了,瑾娘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和辉如今可是翩翩的夫君,是他们徐府的女婿,他受了那么多委屈,如今有机会了,他们一定替他讨回来。

    瑾娘絮絮叨叨的,努力把自己的思想灌输给徐二郎。

    徐二郎不知道何时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瑾娘抹完手脸站起身往床边去时,才注意到那如狼似虎的目光。她登时心脏漏条一拍,警惕的问徐二郎,“你那么看着我干么?跟要吃了我似得,我那里得罪你了?”

    徐二郎奕奕然说,“要不然明天你去?”

    瑾娘要是还反应不过来这人是吃醋了,那也白当他这么些年的枕边人了。这人啊,可真够小性的。她口口声声的为李和辉好,归根到底还不是为了翩翩。

    这人真是,啥醋都吃,有意思么?

    瑾娘打哈哈,“还是你去吧。我一个普通的小妇人,那里有你的王霸之气。嘿嘿,我夫君可是从三品的辽东都指挥使,大权在手,盛宠优渥。你去才能镇住场子,我去谁看我是个人物啊。”

    徐二郎呵呵,“我看你就挺是个人物。”

    “那是你带着滤镜看我而已。”

    “什么滤镜?”

    瑾娘继续打哈哈,一把将徐二郎扑倒,“你怎么净问些有的没的。好了好了,明天还要早起呢,赶紧睡吧。”

    翌日用完早饭,瑾娘给徐二郎挑选出一身特别能彰显气质和气场的“战袍”让他换上。

    那是一身墨色圆领直缀,这墨色还不同一般的墨色,在阳光折射下会泛出犀利的光,透出一股冷肃的调调,穿在威仪甚重,权柄赫赫的徐二郎身上,愈发透出一身肃杀的气势,让人望之心畏,恨不能退避三舍。

    目送二叔离去后,长乐颤颤巍巍的说了一句心里话,“感觉二叔不是去见证分家的,像是去砸场子的。”

    小鱼儿和荣哥儿也颇有同感,点头如小鸡啄米。

    小鱼儿扒拉着瑾娘的袖子说,“娘好坏,爹爹穿这么一身衣服,别人看了他肯定心里打鼓。”

    荣哥儿道,“即便庄郡王夫妻偏心,也不敢做的太过。不然,爹爹可不是吃素的。”

    瑾娘心下甚慰,看吧,从小养大的孩子就是和她心有灵犀。

    她什么打算他们都知道。她的想法他们也有。

    可都是她的好侄女好儿女啊,字字句句都说到她心里去了,可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一整个上午,长乐几人都没离开翠柏苑。

    他们美其名曰陪瑾娘说话,其实谁还不知道他们真正目的是哈啥啊。

    瑾娘懒得戳穿几个孩子,就让他们留下松闲松闲。

    回京后几个孩子都忙的脚不沾地的,功课没落下不说,还代替他们这些长辈做了许多事。

    如今回京的头等大事办完了,大家都好好歇歇喘口气。

    等到将要正午时,小鱼儿终于坐不住问瑾娘,“爹爹怎么还不回来?”

    瑾娘装糊涂,“唉,你等你爹爹啊,那他午饭前肯定回不来了。分家到底是大事,庄郡王府再怎么不规矩,也不会疏忽到不请你爹他们这些见证人用饭,就把他们送回来的。你等你爹,怕是要再等一段时间了,他们如今怕是在宴饮呢。”

    小鱼儿:“……”娘你给我说实话,你看着我一遍遍往外瞅爹回来没,是不是拿我当猴看?你明知道爹不会这么早回来,还不说给我听,你真是亲娘么?

    瑾娘自诩自己是亲娘,所以几个孩子用过午饭,她就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撵走了。

    午休是个好习惯,大家都值得拥有。所以好孩子都回去午休吧,有啥想知道的,等午休起来再过来。

    长乐牵着气咻咻的小鱼儿走了,荣哥儿也无奈的给娘亲行了礼告退。

    走在回去的路上,荣哥儿还忍不住嘀咕,不怪姐姐整天说娘亲玩心大。这么大人了,还以按他们出丑为乐,娘亲的玩心确实不小。

    三个孩子午休完都赶紧过来了,此时瑾娘也刚起身没多久。她正在厢房哄着三个小的玩耍,至于徐二郎,在庄郡王府多喝了几杯,如今还睡着呢。

    小鱼儿三人没办法,不能去叫醒睡醒的爹爹,只能问娘亲知不知道庄郡王府怎么分家的?公平么?

    瑾娘摇头,“你爹回来时我都睡着了,我睡得昏天黑地的,那还顾得上问那些东西。”

    小鱼儿就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娘,那么大的八卦在跟前,您还只顾着睡觉。睡觉啥时候不能睡,八股就不同了,当然是越早知道,越早满足好奇心约好。不然抱着好奇心一直迟迟睡不着,对,那就一直睡不着,还是数星星数到几千,才迷迷瞪瞪睡过去的。

    瑾娘对女儿的视线置若罔闻。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啊。要是她也跟她们一样大小,睡不着也就睡不着了。可她如今都是奔三的女人了,又生了五个孩子,不好好保养,那不更显老么。而女人的保养无外乎两方面,食补和觉补。所以睡美容觉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一日都不能懈怠。

    小鱼儿、长乐:……怎么办?明明感觉娘/婶婶说的是歪理,但是竟然还特别有道理?!

    徐二郎醒来就被几个孩子团团围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受欢迎的场面,不由莞尔。

    他自然也知道这几个小家伙鞍前马后是想从他这里探听点啥,说给他们也无妨,但是这事情真没他们想象中那么有趣。

    徐二郎也不吊他们的胃口,把他们想知道的都说了,“分家勉强算公平,没有大的偏袒与不公。世子得府里七成产业,你姑父得两成。”

    徐二郎话还没落音,小鱼儿就急了,“姑父不是该得三成么?”

    “别忘了庄郡王府还有几个未成亲的庶子庶女。”

    小鱼儿:“……”

    长乐:“……”

    荣哥儿:“……”

    自家没有庶子庶女那些人,他们就忘了别的府里和他们的情况看不同。有些家风严谨的人家,规矩严苛,在无所出的情况下年逾四十才可纳妾;至于大齐多数权贵家庭,妾室通房是常态,相对的,庶子庶女也就避免不了。若是有些节制的,后院中庶子庶女的数量还可数的过来,但是那些自诩风流,酷爱沾花惹草的,后院庶出的子女有时候按“打”都数不过来。

    庄郡王还算自律,当然,也是庄郡王妃手段了得,府里庶子庶女的人数不算多,但也有庶子三人,庶女五人。

    这些排序都在李和辉后边,年纪比李和辉小七八岁左右。这也是庄郡王妃在生育过李和辉后,不死心的让太医诊治几年,直至确诊之后绝不可能诞下孩儿后,才允许后院的侍妾停了避子汤,才生下的孩儿。

    想想吧,因为生次子吃了那么大苦头,险些命都没了,还因为无法再给府里添丁,不得不同意后院那些女人生下不是自己独立爬出来的孩子。因此种种,庄郡王妃心里怎会不恨?她看到那个害她至此的孩儿时,又怎么会软的下心。

    不说庄郡王妃如何,却说经父亲一解释,小鱼儿登时觉得,庄郡王府这个家分的,还算公平啊。毕竟庶子庶女八个呢,成亲可不需要大笔钱财呢,那留给他们一成,也说的过去。那庄郡王府这个家分的,也还算可以。

    可爹爹怎么说,是勉强算公平呢?

    小鱼儿不懂就问,长乐就代二叔给小鱼儿解答,“还用说么?庶子庶女又不是王妃亲生的,王妃怎么舍得花那么多银钱给他们操持亲事。咱们在河州时,你没听那些夫人说怎么处置家里的庶子庶女的么?对于庶子,那些知情识趣的,给他们花上两三千两银子;那些不讨喜的,一千两银子算多的。还有庶女,庶女那用花钱啊,那是用来挣钱的。不管是将她们嫁给商人富贾,或是予人做继室,聘礼就要收好大一笔。当然,庄郡王府到底是皇室宗亲,不会做那么掉面子的事儿,不会真的和善贾结亲,也不会把给庶女的聘礼留下,但想也知道,有哪些聘礼,再略微添补些,嫁妆就看得过去了。所以嫁女儿真的不用花几个钱。”

    长乐还想说,毕竟不是所有府里都像是咱们府里这样的。别说庶女了,有的人家中嫡女都是换聘礼用的。那像是他们家,他们都恨不能把府里搬空给小姑姑。与那些人一笔,果然还是自家府里最好。

    长乐继续说,“庶子庶女婚姻嫁娶统共不到万两银子就能打发,但是庄郡王府的产业,一成产业绝对不止万两。所以二叔说,庄郡王府分家,从面上看勉强算公平。但要是仔细算的话,谁沾光谁占便宜大家都心里有数。”

    小鱼儿恍然大悟,荣哥儿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徐二郎看着长乐满意的点点头,这就是见识广的好处。很多事情他们都没说过,但是长乐在外行医,见的人多了,哟西额道理不用他们特意去讲,就通透了。

    反观小鱼儿和荣哥儿,……还是见识短,太甜。

    徐二郎打发几个小的,“去看书吧,荣哥儿也去看两卷《中庸》,稍晚些过来爹这里说话。”

    长乐和小鱼儿、荣哥儿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信息,都满意的离去了,留下徐二郎和瑾娘照看三个小的。

    三个小的精力旺盛,醒来就想往外边跑。

    这几天大人都忙着,也没人管他们,徐二郎不拘束他们,就让墨河带着三胞胎在瑾娘转悠几圈。

    可好人都跑野了,如今一门心思就想出去玩。瑾娘绞尽脑汁哄了又哄,哄到现在已经是极限,干脆大撒手让他们招他们爹去。

    徐二郎将抱住他腿撒娇的长绮抱坐在腿上,和小姑娘打商量,“明天去行么?今天哥哥姐姐们都去读书了,长绮也去看书好不好?”

    长绮撇过脸去,想说不好,徐二郎已经又快速道,“今天和哥哥学会五个大字,明天爹娘带你们去京郊放风筝。后天呢,咱们也街上逛街。大后天咱们去小姑姑家做客。”

    一连三天都有安排,且活动多种多样,长绮可恶的动心了。怕爹爹反悔,她迫不及待的点了头,“好好好。”赶紧拉住两个小哥哥的手把他们的课本抱过来,还让丫鬟和嬷嬷抬来了小书桌,看这架势是准备在花厅读书了。

    瑾娘见状就不去打扰他们,她和徐二郎打了招呼,去鹤延堂找徐父徐母,准备把庄郡王府的事情和他们说一说。

    按理这事儿该徐二郎亲自说给他们听,但他们三人聚在一起氛围委实有些奇怪。

    所以这些不是必须要徐二郎出面的场合,还是她来吧。也省的三人再说不到一处,徐父一个不顺心再开骂。

    瑾娘将要走到鹤延堂时,碰见徐翀穿着一身骑装要出去。

    他眼尖,率先看到了瑾娘,赶紧过来行礼。

    瑾娘避开半身,问他,“出去做什么啊?你胳膊没好,还不在家好好养着。你可千万悠着点,别再扯开伤口,不然就受罪了。”又说,“天都热了,赶紧让伤口长好是正经,不然到时候伤口发炎,我看你还怎么按时回江浙。”

    徐翀被瑾娘念得头大。

    这要换做别人,哪怕是亲哥呢,徐翀也能随着性子怼上两句,可这偏偏是亲嫂子……

    嫂子刚嫁进来时,府里正困难,他那时候也中二,说了许多不中听的。至今回忆起来,徐翀都觉得不是滋味。也因此,如今面前瑾娘时,徐翀总想“乖巧”点,能顺着都顺着嫂子,算是为以前的过往赔罪……@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