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魔妃无霜 > 622、保护罩起
    他甩开了无霜的手:“你好好想想我说的那些话,弄清楚主次。哎……我先去看看那主殿。”说着,头也没回地出了屋子,无霜追到了门口,喊了数十句,也没能让他下台阶的脚步缓上半分。

    “老师……”无霜眼睛红了,捂着脸跌坐到地上,整个人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小猫。

    等在外头的铃花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却谁也不知道该如何上前去安慰她。

    等到无霜缓过了神,进入了小屋后,铃花才阴沉着脸扫过四周众人:“这事儿若有人敢往外面透露半分,真别怪我无情迁怒!”

    背叛主人的人在契约控制之下,肯定是一个死,但有些人也是愿意用自己的死去给心中更比他们性命重要的人去换取利益的。

    她的这番话只是让所有人明白,犯了错是要连坐的,有些东西换回来,若是一个亲近的人都使用不上,那豁出去一切,也只是白白的牺牲罢了!

    众人忙齐声应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浮上了认真,以及谨慎。

    无霜一直没有出屋子,似乎是真的在想朱灵侯说的那番话。朱灵侯后来也没有再回去找无霜,只是让守着主殿的人替他传了句话,说一无所获。哪怕是主殿里没了风灵的存在,但主殿那种神秘的灵力并没有完全消退,他跟那些拥有的不是风灵力的人一样,被拒在了主殿的石阶之下。

    回禀消息的人也没有见到无霜,无霜隔着门下了数十个数严封的命令,并且把部落里的事务都交给了铃花和田果之后,然后让人给朱灵侯送了一封她的亲笔信,就不让人再去打扰她了,说是她要领悟。

    随后,主殿上方就冒出了青白色的光圈,诡异的是,那光圈并不是以主殿为中间往四周散开,而是以主殿正上方为一个支点,把光圈投向了无霜的住处,形成了一个怪异的保护罩。

    而且那个保护罩不仅仅是形状怪异,而且上面流窜着诡异的花纹。哪怕是远在石窖洞那边,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保护罩上纹路,感觉那纹路像是有生命一般,如水在循环的流淌着,别说过去碰触了,多看几眼,都可以感觉到那保护罩上有东西在盯着自己,似乎要从眼睛里扎进去一般,可见其有多诡异。

    众人指指点点,各施其能。翻古籍,扒拉各种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相似传说的,都在绞尽脑汗扒拉;与部落女子有一些相识的人,也放下之前的谨慎,拐弯抹角打听的打听。甚至神殿结界外头,不少得了消息的人,也悬升到神庙结界边缘的上方,远远的仔细观摩着那保护罩,哪怕找不出一点点的信息,也要把这千年没见过的异状,记在自己的脑海里,好给晚辈弟子们,留下一点有用的信息。

    当然,以身试保护罩的人,暂且还是没有的。

    一者是青天白日的,没有人脑抽得什么也不顾;二者,谁也不敢送死,要是碰到了保护罩而死,那还叫死得有所值,就怕还没冲到那保护罩面前,就被部落那一干女人给弄死了!

    不得不说,部落那一众女人也真够狡猾的,他们才来多少日子,发现她的整体实力足足上升了三个档次!不知她们从一开始就是在隐瞒,故意骗他们呢,还是这里真有能让人快速进阶的秘法。

    所有人的心,又随着那保护罩的出现,开始火热了起来,一直到夜半三更,众人心里也没能消除它带来的震振。

    就要四周寂静的时候,一个娇小的人影避开了重重的守卫,从神庙巡逻队的间隙里偷偷的溜了出来。他赶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木后方,低声开始学起了夜虫的叫声。

    一长两短,非常的清脆。

    随后,漆黑的林子里钻出了一个魁梧的男人,迎上了那个娇小的人。看清楚眼前是他要等候的人之后,迫不急待地问:“怎么样?”

    “告诉小粒,让她不要再回来,走多远,走多远。”那个娇小的人把自己带出来的东西,一骨脑全部给了男人。

    男人不甘心自己只做一个跑腿工,但不敢把话问得太直接了,只得问:“事情有这么紧张吗?天大地大,难道还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女子的声音里带上了气愤:“容身之处,你们这些男人说得轻巧,像老鼠一样的在阴暗的角落里活着,那能叫日子?再说,若是首领渡过……”她警惕的闭了嘴,不善地看着男人:“你把这些话告诉给她就行了。”

    首领,是夜无霜吗?

    渡过,那是渡过什么?

    男人心喜,刚想问,看到女人微眯的眼睛,就知道她起了防备之心,也不敢再多问,赔了些笑,装若没有发现她说漏的那些细节,憨厚地道:“以后,你若是想再联系她,尽管用这暗来联系我。”

    女人没有搭理他,上上下下的剐了他一番,像是在斟酌着要不要杀了他灭口,好弥补她刚刚失言的空隙。男人有些发栗了,不由得手也摸上了腰间的暗扣,身体紧绷,一触及发。

    女人最后还是有所顾及地放弃了,什么也没说,转身进入了她来时的路,瞬间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男人这才松懈下来,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之后,整个人非常的不舒服,重重地呸了一声,骂道:“不知好歹的见人,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老子非……死你不可!”

    骂归骂,他也没敢在这里久留,迅速的原路返回。

    风轻轻的从他身边滑过,不冷,倒像是一双看不见的手,轻轻的抹过了他的脖子,给他带了些寒意。他打了个喷嚏,把衣服裹紧了些,脚步没停,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什么给盯上了。

    不过,他也很谨慎,他没有回石岩洞那边的住处,而是悄悄的离开了神庙的结界范围。

    “这么晚了,他这是要跑路?”小黑鹅的身影轻巧背着无霜的在林中穿棱着,嘴里却不停。

    “肯定是送信。”蓝眼道,“只是不知道,他要送给谁。”@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