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魔妃无霜 > 正文 745、我们回来了
    “排成两队,不准大声喧哗!”万英卫板着脸,站在高台上冲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声,带着灵力一声高喝,之前还热闹如市集的大广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万英卫满意的指了下面前的绿色迷雾前的小桌子:“去那里交了考试费用,领了各自的牌子,然后一个一个等通知进入考场。随从和家属都到旁边等着,不要挡了后面人的路。”

    所有人都乖乖的按他的安排去做,没有人敢违背。

    现在大陆上强者经两波动乱的洗礼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急需要新的血脉补充。关闭的灵学院也终于又重新招生了,若自家的孩子若是能进学院学习个几年,哪怕只成为低阶灵师,也是会有好前程的。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谁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万英卫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被这一幕给触动了某些回忆。

    好像才在不久之前,他也跟下面的人一样,也是一个怀着忐忑不安心情前来参加入学考试的新生。

    而遇上无霜,也是在那个时候。

    无霜……

    他在心底轻叹了一声,抬头看向了远方。

    眨眼功夫,已经过了十一年了。

    十一年前,他因为实力太低,又不是家族重点培是的对象,根本就够不上进入巨大森林结界的资格,也正因为这样,他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最后的巨大森林突然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之前进入结界的人几乎都折损在了其中,可所谓百不存一。

    据存活下来的人说,结界之所以会突然消失,与云飞烟的阴谋有关。她发现了诡异的传承秘法,假借了无霜的身体,编织成了一个可以让人进入灵王灵帝之境的谎言,把众人进入了一个瑰丽的森林,想要吸取所有人的灵力成就她自己成王成帝。

    最后还是无霜挺身而出戳破了她的阴谋,并且与已经偷偷吸取众人力量成了气候的云飞烟激战,最后在云飞烟炸掉整个结界之前,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才在那场爆炸之中,把一小部分人从结界里平安送了出来。

    只是从那以后,大陆上就再也没有了关于无霜的信息。

    已成灵王的朱灵侯几乎要发狂了,在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寻找与他一样的幸存者,打听关于无霜的消息。

    后来,院长打算重振学院,向大陆各地召寻自愿成为导师的强者,最后发现还是人手不够,亲自出发去各地寻找名师,才在一个偏远的小村落里碰到了朱灵侯。

    那个时候朱灵侯身边带着个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儿,说是那个婴儿身上有着与无霜一样的资质,他已经将那小婴儿收为弟子了。相信若没有那个小婴儿,也许朱灵侯到现在也走不出无霜出事的阴影。

    后来,为了小婴儿着想,朱灵侯还是跟随着院长回到了学院,只是这些年他依旧没有放弃寻找无霜的下落,一年总有九个多月漂泊在外。

    正想着往事,一只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吓得他差点儿反手就攻击过去,感觉到来人的熟悉气息后,他立即把自己的灵力一散,板着脸狠瞪回去:“苗苗,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刚刚若是伤了你,那怎么是好?那朱灵王知晓后,还不得活生生撕了我。”

    十一年前的小婴儿,现在已经成了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了,而且漂亮得亮眼,让他这已经能当她大伯的人,瞧着了都有些心晃。真不知道她成年之后,将会成为什么样的红颜祸水,害到世间多少英豪。

    会不会与……无霜一样扎在人心底就再也拨不去。

    叫苗苗的小姑娘嘴一撇,漂亮如猫眼瞪圆了,满脸写满了疑惑:“就凭你,也能伤得到我?来来,与我比试一比试。”

    说着,她摆出了一个比试的姿势。

    万英卫:“……”

    傻子才跟她打。

    好吧,他承认,自己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打不过她。

    她还是灵武双修的,不仅能召唤出强大的灵兽,而且她的身手也达到了三阶,自己这身材儿,根本就经不得她几拳脚。

    到时候他被她摁在这里爆打一顿,被下面一众新生以及家属瞧见了,还能剩下几分面子,日后又如何管束新生?

    再说朱灵王放的话是谁伤她一根头发,他就扒了谁的皮。

    他打不过她,但不代表他能保证她在揍自己的时候,不会因为她动作太大,自己弄掉根头发啊。朱灵王护起短来,可不讲理的。

    再说,她什么时候出现是一个人呢?

    他往后瞥,果不然看到了一抹朝着这边疾奔而来,与苗苗差不多高的白色小身影;“苗苗,你跑慢一点儿……”

    “讨厌,又跟来了……”苗苗的身形一闪,如箭一般疾奔而出,迅速的消失在了万英杰眼前,还不忘往后吼道:“你好烦……”

    至于后面的白色身影也紧追不舍,根本就没有留下与万英杰打招呼的意思,从他身边一闪而过。随后,万英杰又看到了鹰翼和百里渊的身形,这两人也跟那白色身影一样,视他为无物。

    好吧,别说现在,他一直都是与他们搭不上话的。

    他还是老老实实做他自己的事,省得招人眼,又给自己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苗苗很快被穿着白皮甲的小男孩给追上了,被拽住了胳膊后,她也不客气的把自己的拳头送上了小男孩的脸,低声骂道:“臭狼,我警告你……”

    她话音没落,小狼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气极败坏:“瞧瞧,都这以多年了,你还是改不了口,若是被旁人听到了,那……”

    “那就杀人灭口。”

    这话,是紧随而来的鹰翼说的,他后头的百里渊只是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宽剑,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眼前的苗苗,是无霜,也是玄羽。

    当初无霜为了阻止他们的牺牲,以自己做为威胁扑向了九幽,最终九幽也没舍得让她随着他们一起消逝,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与彻底苏醒身体里隐藏的火凤血脉的玄羽一起,联手把无霜的魂魄弹进玄羽的身体里。

    无霜的身体却被封印在了九幽化成豆蔓树中,久远的与那片结界一起消逝在了大陆上,他们也因为九幽最后的选择保全了性命,在最后时刻被强行弹出了那片结界。

    而玄羽浴火重生再次变成了一枚蛋,在半年后被朱灵侯找,然后又花了半年的时候,才看到她以婴儿的模样破壳出生,随后跟着院长回到了灵者学院。

    这些年无霜的魂魄也一直在沉睡中,疾风和阿森以及朱灵侯一直在大陆各处奔波,就是不相信九幽真的带着无霜的身体消失了,而且他们也想要找寻到唤醒无霜灵魂苏醒的办法。

    而他们和小狼的职责,就是好好的保护玄羽,不让人发现无霜依旧存在的秘密,同样……也不能再让人有机会伤害到她。

    “切……”玄羽踹开小狼,扭头往来处走,没走几步,她突然就停了下来,一脸不可信的扭头看向某个方向,甚至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查觉到了她的异样,小狼警惕的环视了四周,见无异状才问:“怎么了?”

    “好消息,要不要听?”玄羽眨巴着大眼睛,激动的拽着他的胳膊,手指硬生生掐入了肉里。

    小狼撇嘴了下嘴,倒没挣脱:“若真有好消息,你只怕早就忍不住说出来了。”

    玄羽抬手狠赏了他一个乌鸡眼,才道:“我感觉到了她的气息。”

    “主上要苏醒了?”小狼捂着眼,满脸的喜悦,百里渊和鹰翼两人一楞之后,马上着手开始布下重重结界。

    玄羽摇了摇头,手指向某个方向:“这几天,我一直觉得心神不宁,像是某个地方有东西在呼唤着我……”

    “什么?”小狼跳了起来:“哪里传来的?什么感觉?你怎么没说?”

    玄羽一点也不心虚:“就是没弄清楚,我怕你这样,才不说的。刚刚我又听到了,是从那边传来的,并且我明确感觉到了,有……她的气息。”

    虽然玄羽谨慎的用了“她”来做称呼,小狼三人都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

    无霜的魂魄不是在玄羽的身体里吗,那她的气息又怎么会在远处呼唤呢?

    不过,瞧着玄羽不像是在骗人的样子,他们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鹰翼激动无比,小心翼翼地问:“她的……身体?”

    还是九幽?

    这些年所有的办法他们都想过了,唯一只有魂体合一没有试过。若是能找到无霜的身体,只怕就能唤醒无霜了。

    “也许。”玄羽也不敢确定。

    “走。”小狼一把抄起玄羽甩在背上:“真也好,假也好,总得去试试。”说完,他迅速暴起,突破了百里渊和鹰翼联手布下的结界,朝着玄羽刚刚所指的地方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了百里渊和鹰翼的视线之中。

    “该死,让那小子跑了!”鹰翼急得跳脚,就晚了那一丁点儿,就失去了他们的气息。

    百里渊脸上浮上了淡淡的微笑,“不用担心,他们会回来的。”

    追寻无霜气息的半路上,小狼和玄羽碰上了疾风和朱灵侯,这下他们更加笃定自己的感知没有出错,一个个飞快的加快了脚步,随后就看到了早他们一步到达的阿森。

    阿森的正面向的前方,是一条蜿蜒起伏的山脉阴影,高高的隆起直到与夜色相接、融为一体。从他的位置看过去,那蛰伏在阴影中的山脉只隐约可以看得见一个大概的轮廓。

    阿森就站在山脉的入口处,一动了也不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疾风过去在阿森的肩头上拍了了一下:“怎么了,有不妥?”虽然收到了呼唤,但是他们也不能不谨慎。

    阿森抬手指着前方:“里面就是无霜当初觉醒的地方。”

    当年,他就在这片山脉之中找到受伤的无霜的,他们和无霜的牵绊也是由这里而起的。现在,他又要重回这个地方,不由得心怯。

    当时从这里出来,并没觉得这里如何,他也没有回过头,现在回去看,整个山脉的走向有些奇怪,前初端略低,越是往后,则是隆得越高,两侧山翼铺盖开来。

    “这里的山脉好像我。”玄羽眼睛亮亮的,下意识的拽住了的小狼的头发。

    小狼飞腾到半空中,从高往下看,果不然,这里就像一只张开了翅膀爬伏在地上的巨鹰。

    “啊呸,是火凤火凤!”玄羽怒骂着。

    朱灵侯心思一动,火风,浴火而生的凤,难道这就是无霜的希望?

    “走,进去看看吧。”他道:“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试一试的。”

    众人也都点点头,极有可能,阿森猜得对,就是那个地方。

    他们跟着阿森,跟着那种感觉继续前进,很快到了山谷下方当初找到无霜的地方。

    那里是一个极深的黑坑,上头是一片悬崖,越往坑中,颜色就越黑,尤其是在这夜色之下,更是黑得有些不同寻常。

    最后,他们都看到,在正中间存在着一撮黑气,那黑气形成了小小的黑色漩涡,虽然只有巴掌大,但看过去后就移不开眼,似乎要把靠近的他们都吸进去一般。

    阿森迟疑了一下,直接划破了自己手掌,把自己的血朝着那黑气甩了过去。小狼和疾风也跟着他做同样的事。玄羽犹豫了一下,划开了自己的胸口,逼出了一滴金色的血液弹了过去。

    黑气吸收到了他们的血液之后,颜色迅速的起了变化,红色、橙黄、金色,最后却是透明无色,随后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就要他们不知所措想要过去探时之时,黑气的地方突然又冒出一股蔚蓝的水,随后,两片小小的叶子从那里钻了出来。

    叶子随风而长,长成了一棵小小的豆荚树,然后开花结出一个鲜嫩的豆荚。

    所有人都不敢眨眼的盯着,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豆荚在他们眼中慢慢的成熟,然后打开,里面是一个双手交握在胸前的蜷缩身影。

    虽然只有小指甲盖大小,但众人都看得极清楚,那是无霜。

    玄羽感觉到自己意识深处飞出了一抹银光,直接撞进了小小的无霜身体里。

    小小的无霜慢慢的动了,闭开了眼,然后冲着他们露出了他们期盼以久的笑容,她张开的手心里,有着一粒鲜绿带着大量灵力的豆荚种子。

    “我和九幽……回来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