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末世重生之生化尖兵 > 449第六灾——变异虫群
    “啾啾啾……嘶昂!”

    体型大了,巨鸟的嘶鸣声,已变得好像虎啸龙吟一般。

    这货强横地抬起粗壮有力且锋利如钩的双爪,恶狠狠地朝巨羊的硕大尸身抓去。

    想不劳而获,抢夺他人劳动成果!

    没门!!!

    “嗖嗖嗖……”

    趁它飞低时的一个停顿间隙,苏笠森立即使用战星级重弓,箭筒内有三十二支全合金制式的战星级箭矢,刚从巨羊四条腿中取回的十六支,此即全都射向了这头贪婪霸道的巨眼金雕。

    苏笠森一手有六指,按照他独特的射术习惯,大拇指扣动弓弦拉满弓,前面五根手指、两两指缝中夹起一根箭矢,‘一弓四矢’绝技其余人实难模仿到其精髓,除非先有祖兽之骨变异长出第六指来……

    “啾!”

    巨眼金雕可是被世人标注号称具备‘御风’能力的主儿,急切中扑扇两翅,卷起一波凛冽的狂猛气流。

    一下将几波箭矢刮偏。

    “噗噗噗……”

    战星级箭矢威力不俗,偏离精准度,但还算有几根箭矢插中了它,无奈体型太过庞大,这么近的距离,想完全豁免伤害,很难。

    趁着这头巨眼金雕受创‘难以置信’呆滞瞬间,苏笠森爆发一波念力飞刃。

    “嗤嗤嗤……”

    近乎无声的战星级利刃的切割伤害,让巨眼金雕彻底失去了飞行能力。

    两扇巨大的翅膀,齐根断裂,在强劲的气流中、打着旋飞跌‘噗通’坠入峡谷内不算深的水流中。

    巨眼金雕从未遇到过这样的诡异情况。

    从未被它放在眼里、甚至连吞食兴趣都无的‘两脚兽’,居然给予了它难以想象、难以弥补的重创。

    “咚!”

    它重重地撞进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巨浪。

    下一瞬,一袭凛冽的刀芒闪过,巨眼金雕意识陷入黑暗之前,这才明白,那巨羊是如何被斩断首级的……

    “少主?!”

    冬猎惊骇得心脏都快骤停了。

    “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快!”

    就见苏笠森从腰囊里取出好些瓶瓶罐罐,手速飙升地串花飞舞般开始处理高阶材料——

    两扇羽翼,被剔除兽骨(祖兽之骨吞噬)和血肉后,将净化液提纯处理后、只剩带羽毛的薄皮膜的羽翼卷起来,捆扎好、塞进密封袋内,装进背包;

    鸟爪每一根都取前端带利甲的趾节,与巨羊的兽角包在一起;

    然后是其带进化基因的‘巨眼’,净化提纯浓缩成桃核般大小的半透明珠子,密封装盒……

    心核、脑核等高阶材料,都快速收拾好。

    其余的材料,苏笠森都不得不舍弃。

    冬猎还想将它们全部拆解下来打包带走呢,但周遭的虫群被这偏染红的流水中浓郁的血腥味吸引,再也耐不住、一起冲了下来。

    周边崖壁顶上,两岸密林里,各处岩缝中,钻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虫子,数以万计。

    “嘶!”

    冬猎连忙舍弃了巨鸟身上的那些高阶材料,连割下的一二十斤的精瘦肉脯都给扔了。

    他暗自庆幸,那些六星级首领级羊兽的心核等重要材料,都收割走了;否则,此即要心疼死。

    “虫子畏水,我们从水底下走……呃!”

    他还是以前的旧思维经验,看见虫群扑进水里争食的一幕,冬猎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快走!”

    还是苏笠森拉了他一把,顺带用元力护罩,屏蔽掉二人的生命气息。

    钻入齐腰深的水下,顺着水底的水流,快速游向下游……

    “呼哧、呼哧……”

    再钻出水面时,已是十几个弯道之遥了,但周遭似乎全成了虫群的领地,连水面上都漂浮着零星可见的大虫子。

    “这是豽虫?!长这么大?!这回,轮到虫族变异了么?!”

    冬猎自己也分析出来了,“唉,这多灾多难的末世!”

    虫子们不仅变异了,且攻击性不比丧尸群小。

    他才发了句感慨,便被虫子们发现了他是所在;四下蜂拥而来……

    “嗤嗤嗤……噗噗噗!”

    若非有苏笠森的念力飞刃,只怕冬猎要被虫群围困住,想脱身出来必费一番手脚,说不准还会受伤。

    “走走走!”惹不起,赶紧跑啊。

    冬猎此即全无顾忌六星级强者尊严的心思,和苏笠森赶紧钻下水逃走……

    ……

    顺着水流,几度浮上来换气,一直潜游几乎出了圣临峡谷领域,才完全摆脱了这些变异虫子的袭击。

    “这里没有虫子?!”

    冬猎四下寻找,出于猎人的习惯,采集了好多种植物根茎叶,回来逐一辨认。

    “一般来说,大自然会自动调节平衡。”

    他跟苏笠森介绍道:“毒蛇出没处,百步之内必有解毒芳草。”

    “同理,虫群为何到了这里,便不再追击过来了呢?必是此地有克制之物。”

    冬猎言之凿凿。

    这倒是令苏笠森‘想’起了一些相关信息——

    “驱虫草?!”

    苏笠森在冬猎的提示下,终于‘认’出了其中一类植物。

    “嗯?你、……”

    冬猎呆了呆,这不是正常上课的节奏啊。

    “采集一些,咱们回去种植试验一番,如果对变异虫子有驱逐效果,那可以免了好多灾劫。”

    苏笠森指了指不远处聚集在峡谷内的虫子们。

    “嗯?嗯嗯!好,必须要试一试!”

    冬猎显然领会错了苏笠森的意思。

    他捏着那根‘驱虫草’,冲向了虫群。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呃。”

    苏笠森吓了一跳,但六星级的冬猎身形速度都拔高了一筹,追回他是来不及了,且不一会儿,便见到成效。

    只能怪冬猎对他太过信任,说是‘驱虫草’、提了下‘试验’,冬猎便冲了出去。

    好在苏笠森‘记忆’中的信息,也对得起冬猎的这份信任。

    凡是冬猎所到之处,虫群纷纷散开躲避。

    冬猎此即像极了一坨臭狗屎,钻到哪儿都被嫌弃……

    “哈哈,有效,有效啊!”

    冬猎美滋滋地跑了回来,“驱虫草?嗯、嗯,少主,你这名字取得真是贴切。”

    他开始疯狂地挖掘此类植株,装了满满一大包带走。

    “啾啾啾……”

    正此时,高空蹿来十几只巨大的飞鸟,就在二人头顶盘旋。

    得!

    猎杀了一头巨眼金雕,这回被它们族群给死盯上了呗!

    “嘶昂!”

    也在此时,峡谷底下某处岩洞内,传出一声气势非凡的虫鸣。

    “虫王?!”

    苏笠森听得一震,当即心思便活络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