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成了BOSS祖师爷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当机立断,出手绞杀!(4k字)
    “青山宗?怎么会指向这个地方?”

    姜晨坐在蒲团上,周身被鸿蒙气流缠绕,露出了思索、不解的神色。

    虽然说,青山宗那位青木主人刚刚不久前跟他做过了一场,算是有几分恩怨在,但双方并不是生死大仇,青山宗成为了那些魔门诡物指向的地方,让姜晨颇有几分意料不到。

    在他的预想里,青木主人更大的可能是请紫曌宗或者别的什么顶尖势力帮忙周旋,付出代价交换回那两柄九劫伏神旗,如果是这样,姜晨肯定也有准备。

    但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青山宗直接倒向了魔门?

    梁州又不是中原边境,青山宗这么大个宗门扎在这里,隔着两个郡就是有天仙坐镇的紫曌宗,他跑都跑不掉!

    除非,这青山宗不是因为和自家这一场争斗导致的叛变,而是早就跟魔门有了些勾结。

    但这跟姜晨记忆中的《天地》剧情,就有些对不上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几年之后的未来,以草原大单于修为突破、勾连西域攻伐中原为起点,神州的乱世开始,种种牛鬼蛇神,都开始冒了出来。

    九魔横空等魔门势力,也一方面联合妖族、草原诸部,一方面有自己的算盘,趁机搅风搅雨,魔门在中原安排着的暗棋、奸细等等,也都是相继爆发,比如药王谷被破一事,就是这些风云的前奏之一。

    可要说青山宗也是一枚暗棋,就和姜晨的印象出现矛盾了。

    青木主人身为地煞榜排名前列的阳神地仙,有九劫伏神旗结成的大阵在手,甚至可以硬抗天仙几招,若是只追求纠缠,更是可以拖延不少时间,在一场大场面的混战之中,绝对称得上是一个重要的战力。

    而据姜晨所知,青木主人在得到了几个顶尖大势力对青山宗的一些许诺之后,确实也是出了大力,几次浴血作战,完全属于那种不计较自身未来道途的打法,重伤好几回,战果也很丰厚,除却几次辅助天仙战场之外,还亲手格杀了一尊白骨观的地仙。

    白骨观,九魔横空之一,观主“血海真君”归延道人,名列天罡榜第十三位。

    从这些情况来看,青山宗和青木主人是魔门奸细的概率极低,虽然魔门内部内斗不断,杀了一尊白骨观的地仙无法证明什么东西。

    但假若他真实奸细,只消青木主人在天仙战场中反戈一击,中原正道的天仙猝不及防、此消彼长之下,是有陨落可能的,除却妖族的几位妖神外,人族天仙统共只有二十人,在魔门、草原等各方势力联手之后,正道仍能稍稍占优,但优势不大,倘若陨落一位,妖族再趁势出击,那力量对比就会瞬间扭转。

    这一点,青木主人是有不止一次机会可以做到的,但却并没有发生。

    所以,姜晨一直没有往青木主人勾连魔门的方向考虑过去。

    当然,现在系统背后的黑手若隐若现,他这关于《天地》的记忆,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谁也说不清楚,但青山宗这种小门小派,除非是关于了某位大人物的设计,不然没有理由在这么多事情都跟姜晨记忆对上的情况下,偏偏改掉了这一点。

    “不管如何,这魔气的指向,就是在青山宗,此事必须要着重考虑……”

    姜晨思虑着,灵识沿着小千世界和神州中央世界之间的联系,开始向着几个方向凝聚灵光,传递消息。

    …………

    暗流的表面是风平浪静,今日的柳河城,阳光正好,春暖花开。

    广运楼中,林凡和内门管事一起考核着一位位希冀加入大赤天的少年少女。

    “顾扬!”林凡看着名单,叫出了又一个名字。

    “在!”

    一声简短生硬的回应声过后,一个黑衣少年匆匆两步跑到了林凡身前。

    这黑衣少年肤色古铜、似乎常年在阳光下暴晒,他低垂着双目,犹如一只苍鹰,等待着林凡进一步的发话。

    在他的腰间,一块黑色的东西被麻布裹紧,以林凡接近神海期的眼力,一眼便能够看出,那是一把黑柄的钢刀。

    一个至多十三四岁的少年,却刀不离身,气质如同捕猎的苍鹰,想必多少也有些秘密。

    不过这件事情轮不到林凡来关心,他需要做的,无非是把这些来到广运楼的少年少女们都考核一遍,等到时候差不多,再把他们带回到宗门,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师父会接手而过。

    不管是这名为顾扬的少年是什么来历,有什么隐情,甚至是是否是哪方势力派过来试探的棋子,林凡相信,一切都瞒不过自家师父的眼睛。

    “站到这上面。”林凡指了指身边的一个二尺高的台子,对着顾扬示意。

    “是。”这黑衣少年动作利索,不用他多提示,迅速的就依照着之前考核的人的模样,在台子上站好。

    “李管事,麻烦你了,这个考核完,今天还有十三个,等一并弄好,你我二人再去景云阁喝两杯。”看着他站毕,林凡笑着对另一侧的李姓内门管事开口。

    “这是分内之事,林道兄太客气了。”李管事面对这位仙人弟子的邀请,略有些受宠若惊,连连回道。

    对于那些延续已久的门派,各代弟子都有着分明清楚的辈分,不同门人直接按着辈分称呼师叔、师兄弟之类的便是,或者是按照在门中的职务,称呼长老、管事等等,但大赤天草创,大部分弟子都是吸收的小千世界中原有的宗师、有潜力的武者,这称呼就不太好讲了。

    像李管事这样有职务的,直接称呼一声管事便是,而林凡这种天主弟子,没有俗务在身,称呼师兄师弟又不太合适,之前有些人想学鲨雕一样叫几人“小老爷”,胆林凡等姜晨的弟子听起来又自觉怪异,最后除了鲨雕这位“天主坐下第一神兽、大赤天御门长老”死活不改之外,其他人都改成了含糊的道兄这一叫法。

    两人两句闲话说过,就开始准备进行对顾扬的考核。

    之前连续三人的考核都没有通过标准,林凡多少也有些郁闷,此刻看到气质独特的顾扬,心中也不免多出了一丝期待。

    “呼……”

    正当这时,一道若有若无的微风吹过,一袭青衫的姜晨在林凡的身边显露出身形。

    “师父,您怎么来了?”林凡看到姜晨出现,愣了一愣,连忙问道。一旁的李管事和其他几个大赤天门人也连忙行礼。

    “拜见天主!”

    他们的声音,让广运楼里的其他人醒悟过来,这突兀出现的青衫身影乃是地煞榜第四的“大赤天主、道玄剑仙”姜晨!

    一时间,一群人纷纷俯身行礼,许多少年眼中都露出激动的神色,就连还在台上的顾扬那双苍鹰般的眸子中都一般无二。

    这可是当今天下,包括西域、草原、东海在内,都可以排进前三十的超级大修!

    “嗯。”

    姜晨微微颔首,以示回应之后,双目红芒一闪而逝,一瞬之间,阴阳分化、天地移位,混沌气流充塞每一寸空间!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际,整座广运楼已经被罩进了虚皇域内!

    与此同时,衍道剑浮现,十万八千道剑光闪烁,连绵不绝、生生不息,而三千仙佛神圣的虚影亦是尽皆显化而出。

    在“未来”之中,他与黑符之间的交手太过仓促,以至于最后广运楼中几乎所有人都被黑符影响,变成了怪物,造成了惨重的血案,而在有了经验之后,姜晨显然不可能重蹈覆辙!

    那个名叫“于一帆”的少年,一开始还和其他人一样,恭恭敬敬的俯身行礼,口称大赤天主,可在“虚皇域”显化出的第一瞬间,他,或者说寄生于他体内的东西便察觉到不对,双眸瞬间变成了一片幽冷深邃的全黑,两枚可怕的符文于他的瞳孔之中映照出来。

    “吼!”

    “于一帆”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七窍流血,每一个毛孔都在逸散着黑气,疯狂的试图向着周围蔓延,却又被无穷无尽的剑光一一斩灭。

    “这一次,你可逃不掉。”

    姜晨双眼淡漠,这一句话未曾出口,施展的神通却愈发可怕。

    剑光直接撕裂开于一帆的身躯,朝着黑符绞杀而去,不留一丝空隙!

    被黑符寄生,这位叫做“于一帆”的少年人,显然已经没有办法救回来,姜晨能做的,也就是不波及其他人罢了。

    十万八千剑光扫落,于一帆的身躯瞬间崩解,只剩一枚黑符仍然不断的爆发威能,尝试着挣脱无穷剑光和虚皇域的困锁。

    但到了这一地步,这些手段显而易见只是徒劳,姜晨手持衍道剑,一步迈出,就向着这黑符斩去!

    “吼!”

    黑符光芒暴涨,几欲冲杀而出,可又被姜晨勾动道与理,死死的压了回去。

    “你……”

    姜晨没有丝毫放松,冷喝着意图探出神魂,从这黑符之中搜出想要的消息。

    “轰!”

    他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念头,在衍道剑下,黑符已经轰然炸开!

    姜晨一口真气被震得上涌,剑光崩解、混沌气流炸散。

    他神情冷静,衍道剑发出一丝颤鸣,磅礴神能汇聚,剑光重现,混沌气再次充塞天地。

    有过一次经验,姜晨一直在提防着这枚黑符自爆。

    “可惜了,最后还是没能将黑符留下来。”

    姜晨看着“虚皇域”中飘荡的几缕黑色气流,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已经尽力的在尝试组织这黑符自爆,可终究是棋差一招,没能成功。

    不过比之之前一爆毁掉广运楼乃至让周边血流成河,如今的景况却是大大减轻,除却那个已经被寄生,没法挽救的于一帆之外,其余人等都没有受到什么损伤,至多是那些年纪轻轻的少年人受了些惊吓罢了。

    姜晨一手拍下,那几缕黑色气流便被吞进了衍道剑内,开始追根溯源。

    “果然是青山宗……”

    从这几缕残存的黑色气流之中,姜晨再一次得出了和在未来时一样的结论,但想要追溯更深,就没有太多办法了。

    “诸位,你们那里情况如何了?”

    姜晨以小千世界权柄勾连天地之力,连通了一位位修者。

    既然决定快刀斩乱麻,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一些值得信任的强修,一番商讨之后,有些负责监视青山宗,有些则负责出手阻截那些“寄生”之人,能救则救,救不了,那就快速铲除,尽量不让他们危及到其他人。

    这些修士,在姜晨动手的时候,除却监视着青山宗的那几位,其余的也同时发动,此刻一个个开始回应姜晨的话语。

    “青山宗没有什么异动。”

    最先回应的是紫曌宗的阳神地仙,烈阳神君吴明,他负责带队监视青山宗的动静。

    “剑湖宗一行人果然有异,谢青栋已经被我斩杀。”

    第二个回应的,是来自药王谷、前来大赤天道贺的那位陆地神仙,“六阳手”翁鸿文。

    “金峰派……”

    “北岭纪氏……”

    一道道声音沿着那一丝姜晨主动链接过去的空间波动,传递到了姜晨的耳中。

    炼化世界后,姜晨拥有一定程度的“无处不在”的能力,虽然监听整个世界不可能做到,但这次动手的地点都是预估好的,短时间内链接具体的地点,对他压力并不大。

    行动有的顺利,直接拿下了被寄生者,有的则不太顺利,失了手被敌手破开,造成了一些灾祸,好在并不严重,局势处于可以控制的范围。

    “南无阿弥陀佛,贫僧施展金刚手段,击破了寄生于阳舟门的金施主体内的物事,可惜没能救下金施主的性命。”

    天龙寺“寂灭神僧”玄叶的声音响动,

    “此物,似乎有着天魔宫的气息……”玄叶神僧语气里带着思索。

    “天魔宫?”

    姜晨一惊。

    天魔宫,九魔横空之首,号称魔门正统,宫主乃是天罡榜第二,凶名震慑神州近百载的“在世天魔”魏长生!@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