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成了BOSS祖师爷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尘埃落定,重归宗门(4k4字)
    正文

    在围观的众多修士眼中,在一个瞬间之前,天象还是混洞吞噬日月之景,幽暗袭来,那独属于天仙大人物的威势,让他们心神震颤、道域不稳,可仅仅只是在一个瞬间之后,随着姜晨抛起道剑,名为“虚皇”的巨人出剑,局势登时逆转!

    一剑斩破幽冥,大日光辉笼罩,瞬间稳定下了诸位修者的状态,让他们长出了一口气。

    “天仙之威,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纵使是陆地神仙,在刚刚幽暗天地占据上风之时,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更不用说修为更低一些的修士,之前尚不自觉,此刻却陡然发现,自身已是冷汗涔涔,湿透衣袍。

    “那莫不是仙兵?”

    吴明和玄叶神僧两位陆地神仙能够观察到的东西,较之其余人要多出许多,他们目露神光,牢牢的看着巨人手中的古朴长剑。

    此刻的天空之中,幽暗天地仍然占据了南方的一半,无尽的幽暗覆盖了一切,纵使是阳神地仙的目力,也根本别想望出虚实。

    而在天空的北部,原来已经大受影响的大日与圆月虽然重新绽放出光辉,可依旧不复旧况,肉眼可见的衰落了许多,明显在刚刚那一次交锋之中吃了大亏,可一位巨人,却横立与日月与幽暗天地中央,手中古剑朴实无华的斩落,却让幽暗天地的种种变化攻杀无法越雷池一步。

    那名为“虚皇”的巨人,吴明和玄叶神僧两人虽然猜测的到乃是姜晨的“道”与“理”或者是相关的术法神通所化,可天下神通何止千、万,且众所周知,姜天主传承的是太清道统,以往未有传世,他们知道猜不到底细,自然不会花力气去猜。

    可那一柄剑,之前掌握在姜晨手中攻杀的时候,他们尚且没有看真切,而当此剑真正大放光芒、一剑斩破混洞之时,里面透露出来的气息,却不禁让两人明白,这是一件足以作为一个顶尖大势力传承千万载底蕴的仙兵!

    “南无阿弥陀佛,有此仙兵,再加以姜天主的修行,燕宗主当能缓上一大口气,此局解矣。”

    玄叶神僧原来悲苦的神色此时缓解了许多,他单手竖起,宣了一声佛号。

    天仙极速,纵使玄叶知道自家方丈“天龙尊者”已经坐了涅槃禅,无法赶来,可其余离梁州较近的春秋书院祭酒季夫子、上清道长庚剑仙陈太宵等,肯定都是在燕南山发现魏长生踪迹后的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全力赶来,算算时间,如今已是随时有可能抵达。

    这样一来,魏长生是绝对不敢再纠缠下去的。

    神州之上,终究还是中原正道占据了足够的优势,否则如今早就已经“蛮夷入夏、妖乱大地、魔临人间”了。

    “没想到姜天主竟有如此神通,看来礼物是送不到燕道友手上了,魏某就此告辞。”

    果不其然,天空中一道轻笑声响起,旋即,幽暗天地迅速收敛,转瞬之间了无痕迹。

    而持剑的巨人以及天空中的日月都没有丝毫放松,不约而同的落向南方。

    除此之外,在灵识敏锐的众地仙的感应之中,还有数股强绝的气息若隐若现,表明了已经有其余来援的天仙高人赶至,一同向着魏长生离开的方向追赶而去。

    看到危局已解,吴明、翁鸿文等原先在天仙之威下紧绷的神经都重新放松了下来,浮现出了一些笑容。

    “没想到,姜天主竟然还手持仙兵,如此一来,以他的修行本事,纵使不借助小千世界之力,亦能够短暂抗衡天仙,而若是在青城山,以大赤天之力加持己身,就算是天仙,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紫曌宗也算是传承悠久,虽然和其他的顶尖势力一般,或许有一些小千世界的坐标,可历代并没有人炼化小千世界,但对于炼化世界后的一些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通过之前的一些信息,也能够判断出姜晨的“大赤天”,便是在他炼化的小千世界之中。

    而在神州有个约定俗成的叫法,就是直接以炼化小千世界的宗门名称加上“天”、“洞天”等词汇冠名那一个小千世界,比如说之前的白莲天,现在的大赤天。

    吴明看着那与日月一同向南远去的“虚皇”巨人,有些感慨万千。

    他也是排在地煞榜前列的阳神地仙,若是放在紫曌宗较为衰落的时候,执掌宗门底蕴的情况下,还可以作为宗门掌舵人,跟天仙过过手,有宗门阵法加持,更是能够抵挡的住天仙高人。

    可现在,紫曌宗有天仙级数的“日月当空”燕南山在,这些底蕴之物自然轮不到他来执掌,再加上他年岁并不算太大,突破元神纯阳的时日较短,本身在阳神地仙中并不算强势,所以排在地煞榜四十三,属于阳神地仙中垫底的。

    而这位姜天主,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一位比较神秘的陆地神仙,可南离城中三剑阵斩“翻天神掌”姒元靖,直接被列到了地煞榜第七,如今更是成为小千世界之主,执掌仙兵,堪与天仙争锋。

    更何况,他还镇压着一位以阳神地仙为材料的天魔宫战奴,恐怕发挥出来的还不是全力。

    两人之间,一下子就拉开了差距。

    “南无额弥陀佛,姜天主执掌仙兵,纵使是与地煞榜第一的叶施主论法,多半也在五五之数,若是计算大赤天之力,当为新的地煞榜第一。”玄叶神僧宣了一声佛号,接话到。

    阳神地仙之中,也是有高有低,就算同样执掌仙兵或者天仙秘宝,之间的差距也是分明的,像“万相神君”叶九京,纵使同样不执仙兵,也稳胜吴明这等阳神地仙,而从现在看来,姜晨也是同一层次的人物。

    “姜天主,当真是深不可测……”六阳手翁鸿文也感叹。

    众位地仙和其他修士都站在剑光囚笼附近谈论,他们并不急着离开,一来剑光囚笼未解,青山宗许多手尾还需要收拾,二来燕南山、姜晨神通所化“虚皇”都追击天魔宫主魏长生而去,他们也想要等到一个结果。

    正魔不两立,彼此之间的恩怨争锋,自中古开始就延续了下来,虽然同为人族,可论起仇怨来,就算是比起南荒之中的妖族都不弱丝毫。

    虽然魏长生身为天罡榜第二的“在世天魔”,魔威浩荡,罕有敌手,他敢来,就肯定是有走的依仗,想要留下他的机会不大,但毕竟是深入了中原腹地,数位天仙高人乃至更多执掌仙兵的顶尖势力掌舵者联手围杀,总归还是有一些希望的。

    若是魏长生真的殒身于此……

    除却玄叶神僧依然闭目静诵佛号之外,吴明等人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了一丝期待。

    他们并没有等待太久,大约过了两炷香左右的时辰,两道流光自南方的天际之中飞来,旋即落在了众人的身前。

    流光落下,现出里面“虚皇”与燕南山的身影。

    “虚皇”刚刚现出身形,就化作一缕清炁,流入了剑光囚笼之后,随后,一袭青衫的姜晨从囚笼中走出,站到了虚皇原来的位置上。

    在他的身旁,则是一身紫袍的燕南山。

    这位位列天罡榜第九的“掌中日月”,此时面色有些苍白,并不算好看,而在他的右手之上,一道道黑色纹路盘绕,与肌肤底下散发出来日月光辉不断的互相冲击。

    “宗主!”

    吴明见状,脸色一惊,快步上前。

    燕南山身为天仙高人,伟力无穷,一般的伤势转瞬即可恢复,纵使是一时难以痊愈,也只是影响法术神通,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而现在起色、伤势已经肉眼可见,代表着现在的状态,已经很不容乐观。

    “无妨。”

    燕南山摆了摆手。

    “魏长生不愧是当世魔门第一,在三花聚顶之境走得颇远,我一个人对上他,确实是有些力有未逮。不过有姜天主相助,陈前辈、季夫子等及时赶到,伤势并不算严重,修养一年半载即可恢复了。”

    天仙高人寿元悠长,算上延寿丹药之类,活上五六百岁甚至更长都有可能,一年半载,确实算不得什么。

    “魏长生他也不好受,他没料到姜天主的实力,走得晚了些,被陈前辈堵住,虽然施展秘法摆脱而去,可还是吃了个亏,比起我的伤势,只怕还要更严重些。”

    “今日之事,还要多谢姜天主。”

    燕南山转过身,向着姜晨行了一礼。

    “分内之事,不足挂齿。”姜晨淡淡一笑,回过了礼数。

    两人话毕,将目光转向了青山宗处,姜晨率先开口:“青木主人之事,还需要解决一番。”

    “哎……”

    燕南山叹息一声,同在梁州,青木主人这位出身一般,可修为本事却能排在阳神地仙前二十,与紫曌宗之间,关系也不算差的。

    之前得知青木主人和姜晨结下了些梁子,紫曌宗还曾考虑过出面帮忙周旋一番,可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天魔宫战奴炼化不够深入之时,或许还有法子解救,可炼化程度一深,就算是以天仙之力净化,也只能勉强恢复一些神志,可天魔之力已经深入骨髓,根基已经尽毁,原先有天魔之力之时,还可以存在于时间,可一旦净化,则一时半刻功夫,便会彻底消散了。”

    “神佛难救。”

    玄叶神僧说了一些关于天魔宫战奴的“常识”,面上悲苦之色更重。

    “青木主人离大限已近,可宗门却始终难以放下,一来二去之间,心灵已然因此出了漏洞,又遭逢败绩、心性愈发不稳,才被魏长生钻了空子,并非本意为魔。”

    “且去看看,青木道友可还有什么……遗言。姜天主,还请你散去剑光罢。”

    听闻此语,燕南山叹息之声不止。

    一位阳神地仙,不管是放在哪里,都不是可以随意舍弃的力量,而这一回,放在阳神地仙中都不算弱小的青木主人却是如此简简单单的就陨落了,这对中原来讲,不算一个小损失。

    但此事已经无法挽回,净化青木主人、让其留下一些遗言,稍作帮助,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姜晨自无不可,袖袍一挥,四万八千道剑光尽数敛去,现出其中青木主人所化怪物的身形。一群人上前。

    “吼……”

    此时的青木主人,身形已经出现了崩散的迹象,就算没有人出手,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燕南山摇了摇头,洞天返照外界,神力涌动,向着青木主人铺面而去,消解着占据了他全身的天魔之力。

    少许功夫之后,青木主人那原本充满了赤红色的空洞瞳孔,微微颤动了两下。

    “燕……宗主……”

    干枯、沙哑的声音从青木主人的口中响起,每一个字都无比的艰难。

    “青木,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燕南山知道青木主人已经无有多少时间,抓紧时间开口询问。

    “青木……今日……筑……筑成大错,不敢再有他求,只……只盼燕宗主能略微照拂我青山宗,延续……延续我宗一缕香火……”

    青木主人一句话,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磕磕绊绊。

    “哎……”燕南山点了点头,“青山宗,同为梁州宗门,我紫曌宗定当帮忙照看。”

    “如此……如此,便多谢燕宗主……”

    青木主人微微偏过身,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对姜晨说,只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一缕清风吹过,青木主人的身躯犹如砂砾一般崩散,只剩点点尘埃在空中随风飘荡。

    姜晨看着那消散的尘埃,又看了看青山宗的景况,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青山宗的重要宝物,几乎都被那些魔门之人带走,门中高层自青木主人开始,只有一位紫府,两位丹元没有被炼成战奴,幸存了下来,这等力量,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二流宗门,甚至是二流中垫底的。

    想要再度崛起,不知道要多久。

    须知,天资最好的修者,至少九成都是被大宗大派所收走,后续的培养更是不在一个档次上,青山宗这等宗派,能出一位地煞榜前列的阳神地仙已是奇迹,如今又再次遭逢大难,想要再度崛起,希望太小太小。

    既然如此,姜晨也不会太记挂之前的那点梁子,人死如灯灭,青木主人好歹是丧身魔门之手,若是力所能及,姜晨也会吩咐大赤天对青山宗稍加照拂。

    这也是中原诸派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一个宗门纵使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像同样状况的魔门、草原部落等那样被吞并,而是各方势力都会予以一定的照顾,若是底蕴尚存,还是有一定概率恢复元气的,当然这种概率比较小就是了。

    正道,终究要有些正道的样子,若是有什么势力觊觎这等糟了魔灾妖灾的宗门,那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诸位前来,本是为了我宗开山大典,如今遭逢此事,虽然经了许多波折,不过总算还是得以解决,还请诸位到青城山小住,等待吉日。”

    青山宗的事情了结,姜晨转过身,向着诸位助拳的修者等等行了一礼。@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