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降巨富 > 第五百〇三章 新来的要守规矩
    正文

    小蝶?

    陆原一下子愣住了,随即心里竟然感觉到有几分恶心,给自己起名叫小蝶?这女人是怎么想的?

    “你们觉得怎么样,这名字合适不?”师父看了看徒弟们。bookeast.co

    徒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些人轻轻摇了摇头。

    “师父,我觉得不太合适。”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徒弟说道。

    “那你说说看,余燕,怎么不合适。”

    “师父,小蝶这个名字太好听了,一听就是一个楚楚动人的惹人喜爱的小女孩的名字,但这个人嘛,邋里邋遢的土里土气的,看着也古里古怪精神就好像有问题一样,我觉得不能侮辱了这么好的名字,留着给以后的师妹们起吧,我觉得可以给他起个名字叫‘丽珍’或者‘淑芬’‘敏霞’之类的名字。”余燕瞅着陆原,目光有几分讨厌之色。

    “嗯,确实脏了点,不过这也很正常,但是我觉得他长得其实还是很不错的,我看,小蝶这名字和他还是蛮般配的,就叫小蝶好了。”师父又打量了陆原几秒钟,然后问道,“你自己觉得怎么样,这名字适合吗?”

    “这,不适合吧。”陆原有点无语了,虽然自己现在大脑很迷糊,但是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小蝶,这特么是脑子有问题吧。

    “怎么不适合了?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师父皱了皱眉,看起来她好像真的没有料到陆原竟然会拒绝这个名字。

    “不是好不好听的问题,这名字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啊。”陆原说道。

    “你不就是个女孩子吗?”师父显得有点不高兴。

    “啥?!”陆原大吃一惊。

    自己是个女人?这怎么可能!

    陆原此时只觉得额头上的汗珠开始不断的冒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笼罩着他。但是他不知道这些感觉从何而来。

    他想不起来任何事情了,也想不起来自己的性别到底是什么,但是,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陆原知道自己是个男的,这种知道就好像是天生的,自己就是知道自己是个男的。

    但现在别人眼里,自己是个女人?

    “看来你也的确不喜欢小蝶这个名字,其实我也没必要给你起名字,你自己原本就有名字,,就用你以前的名字吧,你以前叫啥?”师父说道。

    “我叫……”陆原说不下去了,这种问题本应该脱口而出的,可是,此时的他,怎么都说不下去了,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自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好了,我知道你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也累了,而且我也知道你突然遭受了巨大的环境变化,难免会精神紧张。你现在自己对自己都做不了主,所以我也不应该问你的意见,那既然以后你就留在这里了,我就替你作主好了,你以后就叫小蝶吧。”

    师父说到这里,在徒弟里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最年长那位女子身上,“楚红,你带小蝶先去洗个澡,然后给她安排房间,让她好好休息休息,适应这里的环境。”

    “是,师父。”楚红答应了之后,带着陆原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陆原状态比刚才要好了不少,显得也清醒了一些,他跟在楚红身后,这一路上终于有精神看看四周了。

    这里环境很优美,他跟在楚红身后,穿过一道道朱红色的长廊,四周种植着各种形态各异的树木花草,虽然看不到水流,但周围也有哗哗的水声,让人视觉听觉都有一种享受。

    “到了。”

    终于,楚红停了下来,两人来到了一处温泉旁边。

    这和刚才陆原突然出现的那个温泉不同,这个小了一点,显然,这里也有很多温泉,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一个好地方。

    “那个,你衣服脱掉吧,我给你搓背,洗了澡你就舒服多了。”楚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的,此时陆原好想一头扎进温泉里面好好洗一个澡,然后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他太累了,也太需要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一下。

    只不过,当着楚红的面洗澡那是不可能的。

    他知道自己绝不是女人。

    “红姐,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陆原说着,转身说道。

    这一转身,他顿时就面红耳赤。

    不知何时,楚红的衣服都脱掉了,她就这样站在陆原面前,手里拿着一个搓澡的长长的刷子。

    陆原没想到转身看到这样的场景。

    他完全愣住了。

    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怎么了,师父既然收下了你,那以后大家都是姐妹了,也不用顾忌什么,来吧,脱掉衣服,我帮你洗洗吧,看看你,全身都脏兮兮的,你这是三四个月都没洗澡了吧!”说着,楚红拿着刷子,就要来帮陆原脱掉衣服。

    “不不,红姐,真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陆原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服,生怕被楚红扯下去,他还不敢抬起头,只能低着头,内心十分的慌张。

    “好吧,那你就一个人洗吧。”楚红坚持不过,也就让了步,“我在外面等你,你洗好了我带你去房间休息吧。”

    一直等到楚红真的不见了,他手忙脚乱的脱掉衣服,当低下头,确信了自己的的确确是男儿之身后,陆原才长吁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原始记忆是对的,自己的确是男的。

    现在,陆原已经洗好了澡,也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

    这个一间不大的卧室。

    房间里很干净,但是整个装饰的风格都是古代样式,中间一个屏风,雕花窗棂,角落里还有一个大花瓶。

    陆原躺在床上,虽然很舒服,但是他的心里却很不安宁。

    因为他想不起来很多事了,这很可怕。

    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以前做过什么,这让他感觉到一种焦虑,尤其是虽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陆原却总感觉到,自己来这里,似乎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计划,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目标。

    目标很重要,但是却一点实质的具体的都想不到。

    自己怎会在这里?

    自己到底是谁?

    陆原越想越焦虑,在床上辗转反侧。

    但突然,等等。

    陆原想到了那个青竹师父,就是楚红的师父,刚才从楚红的口中,陆原已经得知,这个地方叫竹里馆,楚红的师父叫青竹,是这个竹里馆的主人。

    刚才楚红她们把自己带去见青竹,当青竹看到自己的时候,好像知道自己是谁一样。

    而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她对于自己的出现并没有觉得很奇怪,而且觉得自己浑身脏兮兮的也很正常。

    这只说明一点,她,知道自己是谁!

    但是,诡异的是,她却把自己当成了女人。

    这就很奇怪了,如果知道自己是谁,就肯定知道自己是个男的,又怎么会把自己当成女的呢?

    陆原想不通。

    但是他此时也不想多想了。

    躺在这里,他的心始终乱糟糟的,一种说不清的动力,促使他想要弄清楚这一切。

    想到这里,陆原再也待不下去了,他跳下床,冲出了房门。

    他需要找到青竹,问个清楚。

    “哎哎,小蝶!”

    陆原刚出来,就被人从身后叫住了。

    两个少女,一个穿着黄色裙子,一个穿着蓝色裙子,陆原看起来觉得眼熟,她们应该也是青竹的徒弟。

    只是陆原毕竟刚来,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和具体身份。

    “小蝶,你急急忙忙的去哪里呢?”

    “你干嘛躲开我的手啊,以后大家都是姐妹了,不要太见外了。”

    两个少女很自然的想挽住陆原。

    陆原赶紧躲开了。

    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泛起阵阵的恶心。

    倒不是对这两个少女恶心,这两个少女长得也挺漂亮的,更不是对少女亲密的动作恶心,毕竟哪个男人会排斥少女对自己这样亲热?

    只是,陆原很清楚,她们对自己动作亲密,不是因为自己是男的,而是把自己当成了女人。

    这让陆原感觉到很恶心。

    “走嘛,我们就是来找你的,燕师姐说你刚来我们这里,要好好给你这个新人接待一下呢,快走吧,燕师姐在等着你呢。”

    说着,两个少女连拉带扯的,就把陆原给拽走了。

    “进去吧,燕师姐在里面等着你呢。”

    很快,三人来到了一处房屋面前,这房屋比陆原刚才住的地方大了不少,外面种着很多气味芬芳的花草,开着各种各样的花,花香也引来了不少蜜蜂蝴蝶,看起来一片美好。

    说真的,陆原此时心里并不想和这些人交往,也不想要什么新人接待。

    他只感觉到,自己似乎在被一种信念指引着,要去做某些事。

    而第一步,就是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所以,他此时只想去找青竹问清楚情况,问清楚自己身份。

    但是陆原也清楚自己也最好不要得罪这里的其他人。

    陆原刚一进去,门就被从身后关上了。

    “哟,洗了澡之后,果然不一样了啊,之前就是一个脏兮兮的野丫头,现在看起来倒是真有点楚楚动人了,啧啧,怪不得师父给你起名叫小蝶的呢。”

    一个女人走了上来,绕着陆原转了一圈,话里面带着刺。

    陆原皱了皱眉,这女人他也认识,听青竹师父叫过她余燕,是这些徒弟里比较地位比较高的一个女人,对这个女人陆原并没有什么好或者不好的印象,只是这些话听着是真不舒服啊。

    倒不是因为话里带刺,这些没关系,陆原不会因为别人的讽刺生气,关键是这明显还是把自己当女人描述,这让陆原听着真难受。

    “那个……”陆原刚想说话。

    “没规矩,掌嘴!”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女人就大声呵斥。

    啪!

    接着旁边就一个大巴掌轮到了陆原脸上。

    “你一个新来的,真是没大没小,跟燕师姐说话,要先叫燕师姐!该打!”旁边有人冷笑着说道。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哪里懂的礼数。”旁边还有几个人嗤笑着。

    陆原没有说话。

    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不知道怎么的,这种火辣辣的感觉,却让他感觉了某种熟悉感,这种被掌掴的感觉,让他只觉得脑海里一道闪电划过一般,有些东西被照亮了。

    只可惜闪电的速度太快,被照亮的东西一闪而过,还是没有看清楚。

    到底是什么?

    他努力的从记忆里搜寻着。

    “臭丫头,打了一巴掌就装死?你这是在藐视我吗?”

    突然,陆原只觉得头皮一阵疼痛,余燕抓着他的头发,猛地把陆原拽到了一面大铜镜面前。

    “啧啧,不得不说,你这个吃糠咽菜的野丫头能长这么漂亮还真是少见啊,怎么,你以为你长得美就厉害了吗,你以为你长得美就可以无视我吗,我今天就告诉你,谁才是这里的一姐!”余燕依旧紧紧抓着陆原的头发,冷笑着。

    陆原突然就愣住了。

    他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这,这是自己?

    长长的秀发,散落在肩头,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很清秀,眉宇间虽然也有一些淡淡的坚毅之色,但是在秀发衬托下,看起来也另有了一种味道。

    怪不得都把自己当成是女人了呢。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么突然一看,自己也会把自己当成女人的。

    只是,虽然自己看上去,的确像个女人,但是为什么这些人就一口咬定自己是女人呢,这么草率的把自己当成女人看待呢?

    陆原的心里,不由得觉得很奇怪,也想不通。

    “别发呆了,臭丫头,拿着!”

    随着一声呵斥,陆原只觉得手心里被人粗暴的塞进了某样东西。

    一块毛巾,一块刷子。

    另一边,有人抬进来一个大木桶,很快,温泉水就被挑进来倒进了水里,然后水面上撒上了红色的花瓣。

    “你,别愣着,还不快去给燕师姐搓背!”

    又有人在陆原耳边呵斥道。

    陆原抬起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余燕早已脱好进入了大木桶里,白皙的雾气缭绕在她的周围。

    “过来!给我好好的搓背!要是弄疼了我一点,我要你好看!”余燕冷冷的命令着陆原。

    陆原不想过去,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余燕故意在羞辱他。

    但是,自己也不能拒绝,毕竟余燕在这里还是有地位的,自己刚来这里,还想从青竹口中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如果得罪了这里的人,弄不好自己会被赶走,到时候就什么都别想知道了。

    想着,陆原忍住内心的羞辱感,走了上去。

    每走一步,每距离木桶一步,陆原的视线里出现的东西就越多。

    他赶紧低下头,不敢多看。

    毕竟自己是个男的,余燕是个女的。

    他深深的低着头,摸索着,小心点用刷子给余燕搓背。

    一下,又一下。

    “你什么意思!低着头给我搓背?看不起我?!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身上脏皮肤不好,恶心到你了还是怎么的?!”突然,余燕冷冷的声音传来。

    “不是这样的……”陆原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

    但是道德感让他依然没有抬头的打算。

    啪!

    旁边有人又重重的给了陆原一巴掌。

    “给我把头抬起来,看着燕师姐搓背!”有人呵斥道。

    “这臭丫头,面子大的很啊!”

    其他人此时纷纷上前。

    陆原心里暗叹不好,这样下去,事情非闹大不可。

    没办法了。

    他也只好强忍着内心的抗拒,抬起头,眼前顿时一片旖旎风光,陆原只觉得口中生津,他尽量模糊视线,但是也没办法一点都看不到,毕竟就在眼前,就算你再怎么避讳,还是能看到的。

    而余燕得意的抬头挺胸,享受着陆原给她搓背。

    享受着自己身处高位的感觉。

    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

    “余燕,你这是在干嘛!”

    进来的是楚红。

    “你干嘛欺负小蝶?”楚红皱起了眉头,“她初来乍到,对这里还很陌生,本来心情就很不稳定,你还欺负她,这样会让她更恐惧的。”

    “我……”

    余燕一看是楚红,毕竟是大师姐,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的脸是怎么回事?!”

    楚红看到陆原的脸上被掌掴的伤痕,皱了皱眉头,质问着众人。

    没有人敢回答。

    “没事了,红姐。”陆原赶紧息事宁人。

    倒不是他是那种逆来顺受,关键是现在自己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找青竹问清楚自己的来龙去脉,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走吧。”

    楚红当然也明白余燕的性格,知道吵下去也没什么用,就把陆原带走了。

    “真是的,余燕她们下手也太狠了吧,你的脸都肿了,一定很疼吧?”外面,楚红轻轻抚摸着陆原的脸,眼神关切。

    “没,没事。”陆原的心思不再这个上面,“那个,红姐,你能带我去见青竹师父吗,我想问她一些事情。”

    “嗯,当然可以,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去见师父,师父肯定会问起你的伤的,而且你现在也肯定疼得厉害,不如这样吧。”楚红想了想,“我带你去馆外,摘点草药给你治治脸上的伤。”

    “馆外?”陆原说道。

    “是啊,馆外就是大山了啊,很多草药的。”

    “我要去看看。”

    陆原心里一动,说道。@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