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傍上继母她弟唐枭夏薇夜 > 第793章:季总,你没事吧
    反而是他决定到这边开发新公司之后,这里几乎已经成了他常年呆在这里的住所。

    因为不想回家去面对老爷子那或同情或可怜,又或者就只是觉得,他今天会有这一切全都是他自作自受的,失望的眼神。

    因为爷爷一定不会答应他另外买一套房子,更加因为即便是流落街头,他也不想和韩菲琳住在一起。

    哪怕这会儿爷爷已默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季冬阳就是不想看到那张脸。

    所以,他只能像个孤魂野鬼一样,仿佛除了这里之外,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去。

    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下班之后,他甚至不顾自己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胃难受的要命的感觉,只是在回到房间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楼下的服务生拿了两瓶xo上来。

    接着根本就连等到服务生将酒倒入被子里都等不及。

    就直接拿起瓶子往自己的过嘴里灌了小半瓶。

    “咳咳!”

    因为和的太快,他条件反射一般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与此同时,胃里就像是有火在烧一样。

    洁白的衬衫被酒打湿,早就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

    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在意,拿着酒瓶就又往自己的嘴里灌了起来。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过去在国外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唐糖那个如同是跟屁虫一样呆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总觉得,她就是一个没脸没皮的要跟在自己的身边,一心想要嫁给自己的女人。

    所以,不管他怎么伤害她,她都不会离开。

    毕竟他们已经订婚了。

    他是她的未婚夫。

    离开他,她或许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去。

    、唐糖那半年毫无保留的付出,早就已经让她下意识的就忘记了,她的身后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唐家。

    她不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甚至,只要能够放下在心里坚持了这么多年的那傻乎乎的感情,不管走到哪里,他都能过得很好。

    反而是唐糖离开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在他的心里,压根就不该有半点地位的女人,有一天居然能够影响他到这种地步。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他总是在不停地想着唐糖。

    想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想他们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

    想着回国之后,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想着她在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那种决绝的样子。

    也想着,上次见面的时候,她明明亲眼看着他说出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但是她的那双眼眸里,却没有表现出丝毫,  哪怕是伪装的难过,心痛。

    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在时时刻刻的承受着一种生不如死的凌迟一样。

    也想着每次只要自己觉得将要失去他的时候,总是会无意识的说出的那句我爱你。

    有时候,他自己都不明白,那句我爱你,究竟是他在着急之下,脱口而出的一句想要留下她的理由,还是他发自内心的真心话!其实他也不想,想起来,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糖那个女人,就像是给他下了什么蛊一样。

    让他每天睁开眼睛之后,就总是会无意识的在第一时间里,就将她的每一个表情,甚至是跟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装在了脑海中。

    尤其是上次见过她之后,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中邪了一样。

    不管怎么样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都赶不走她的影子。

    他的心底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他永远的失去了这个愿意用一切来爱自己的女人。

    然后就花一整天的时间在这种认知里难过,痛苦,直到最后,彻底的崩溃。

    然后会到这里来,用酒精不停地麻痹自己的每一根神经。

    一直到醉的甚至都感觉不到,胃里那如同是火烧一般的痛苦,最后沉沉的睡去。

    然后第二天,伴随着宿醉过后的头痛的感觉醒过来,之后再开始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

    他甚至不知道,除了每天伴随着这种未知的痛苦之外,他的人生里还能够有什么。

    他把这种痛苦的感觉叫做报应。

    因为自己当初,那样肆无忌惮的挥霍伤害,那个那样爱自己的女人的报应,却根本就想不通,如果不是因为爱的话,他又何至于会承受这种如同是固步自封,画地为牢一般的报应。

    季冬阳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曾经有一个真爱,但是其实他根本就不懂爱。

    当然也就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等到他有一天再也无法躲避的,把这种一直以来的拒绝在心门之外的奇怪的,叫他很不喜欢的,不受控制的感觉,就是深爱的时候。

    那才是他最崩溃的一天。

    看着季冬阳就像是在跟自己较劲一样,不停的将瓶子里的酒往自己的嘴里灌,这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不但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打算,甚至眼神里还带着隐隐的期待。

    是的,夏星冉这会儿迫切的期待着季冬阳能够早点喝醉,因为只有他喝醉了,自己才能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所以一直到季冬阳已经难受的很厉害了,她却也依旧是一冷眼旁观的样子。

    一直到季冬阳将第二瓶酒都喝的差不多,身子已经摇摇晃晃的,直不起来。

    甚至就连拿着酒瓶的手,都是颤颤巍巍的拿不稳的时候,她这才上前去试探的开口:“季总,你怎么了?”

    季冬阳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趴在桌子上,明显的很难受,很痛苦的样子。

    夏星冉壮着胆子,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季总,你没事吧!我看你很难受的样子,要不我扶你到床上去休息吧!”

    “你……你是谁啊……”季冬阳大着舌头,结结巴巴的开口:“这……这是……这是哪儿啊?

    是哪儿!”

    季冬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张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看着自己的模样。

    说实话,闻着她身上的这种浓浓的香水味,他真是有种想吐的感觉。

    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甜,叫他觉得很贪恋。

    舍不得放开这最后的一点点温情。

    “季总!你……”@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