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原本目的是什么来着
    才入伙青胡子海盗团三年时间不到,就已经混成二当家的蒂奇曼·普朗克船长,就坐在自己的黑蛇号上,啧啧称奇地看着远处的亚哈迪克号在超神和超鬼的状态中不断切换着。

    这不,那艘海盗船上一秒还宛若暴风中的柳叶一样,灵巧地避过了来自后方那艘无畏舰的炮击。可又到了下一秒,却又像是喝嗨了的醉汉,东扭西歪地仿佛是在拉仇恨。于是,正在追击的那艘无畏舰当然便很不客气地表示吃了这仇恨,毫不犹豫地补了两发炮弹过来。

    蒂奇曼·普朗克亲眼看到,亚哈迪克号的尾部和中腹都燃起了大火,前进速度也顿时缓慢了下来。

    “……大团长,真是纯爷们啊!”普朗克佩服得五体投地。技术水平还好说,但无论如何,敢在连绵炮火中左右横跳的,除了纯爷们便也没什么别的可以形容的了。

    他把自己头上挂着羽毛和绒花装饰的大礼帽拿下来放在胸前,满脸敬佩,却又带着几分哀思和缅怀。

    这位海盗界新晋崛起的超新星是一个纯种的人类,看着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外貌英俊身姿挺拔,姿容仪态也颇有几分雍容气象,确实像是出生名门世家的贵胄子弟。

    只不过,这家伙在任何场合都一定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老派帝国礼服,而且佩齐了各种各样造型浮夸的配饰。帝国的宫廷服饰确实流行过这种过度华丽精致的风格,并且还成功带歪了全宇宙的审美,但这也已经是两百年前的事了。

    在伊莱瑟尔大帝登基之后,帝国的宫廷审美便再一次向着简约大气的方向转变。

    现在,就连最老派的帝国贵族,都鲜少会这么着装了。可蒂奇曼·普朗克却永远如此,无论是打劫还是在逃命。

    在大副芳汀小姐看来,自家的船长绝不可能是什么传言中的贵族子弟,分明就是浮夸的三流舞台剧演员,而且是专门演贵族反派的那种。

    她冷着脸道:“要去救援吗?”

    “不,大团长可是堂堂的青胡子海盗王奥德哥特,一定有全盘谋划。我们若冒然去救,说不定反而会破坏他的计划,便不要去给他添乱了!”普朗克船长道。

    他又认真思忖了一下,方才道:“而且,咱们都是干这一行的。说实在话,最需要负责的其实是船上的兄弟。我相信,奥大团长是行业前辈,一定是会理解的。”

    芳汀小姐呵呵地冷笑了一声,把注意力还是放到了面前的终端上。

    如果是军队,救援旗舰自然是任何一艘战舰应尽的义务,除非是最高指挥官下达了抛弃旗舰的命令。或者说,不去救还会出发军阀被秋后算账了。

    可换做是海盗,哪怕是去救了,道上最多竖起大拇指感动地道一声“普朗克老爷仗义!”,但背地里说不定还会被嘲笑说莫不是个傻子。可就算事不去救,大家最多是感慨一声人心不古世态炎凉。所谓两肋插刀义薄云天的豪杰,真的只存在于传说中和戏里啊云云……

    这不,虽然大副小姐对普朗克船长的做法很是鄙夷,却也没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她此时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了面前的终端上,开始测算起本舰适合的撤离方向。

    至于那边的亚哈迪克号,毕竟也是纵横宇宙十余年的著名海盗船了。虽说船只的本体是一艘半个世纪前下海的武装货轮,但经过了各路海盗改船大佬的改造,自然也有其卓越,甚至神秘之处,虽说挨了两发重击,但只要不死就一定能续得回来。

    这不,却只见船上一边闪烁着电弧,两处需要专业损管团队才能处理得大火顿时便熄灭了。海盗旗舰经过了这么一下,就像是醉汉被当头糊了两个响亮的耳光,反而抖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舰体摇晃了一下,迅速稳定住了姿态,船两侧忽然展开了四面巨大的太阳翼,方才熄灭的引擎再次点燃,然后喷吐出了一大团带着飘零光子的能量束,咋看还以为是向着舰尾方向开炮呢。

    很显然的,对面的那艘无畏舰也有了这样的误判,做出了一个停滞动作,舰首的主炮齐射也停止了。

    蒂奇曼·普朗克船长受过专业军事教育,知道这是战舰将护盾功率集中在舰体前端的缘故。在能量过于集中的时候,为了不让武器和护盾能量形成干扰,处于安全起见,舰长是会暂停齐射的。

    可是,亚哈迪克号船外射出来的还真不是离子炮,却分明是过于雄壮的能量洪流,推得整艘船似乎都有了一个震颤,接着便仿佛是被无形的弹弓弹中,整个便都被甩出去了老远。

    正在黑蛇号的普朗克船长看得叹为观止。他倒是知道,有些战舰是会在引擎能源中加入了一些稀有的高爆材料,牺牲引擎的寿命换取瞬间的高速,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艘至少有五十年舰龄的海盗船也有这等功能,而且还搞得如此极端。

    不过,那场面已经不是在引擎里加高爆燃料那么简单了。在赛车屁股后面装液氮,效果也不过如此了。

    无畏舰应该也是被这一幕整不会了,在原地当场愣了好几秒种,仿佛一只被臭鼬薰懵了的狮子。不过,很快的,他便再次追了上去,朝着已经和自己拉远了距离的亚哈迪克号又是一阵猛轰。

    看样子,无畏舰今天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也一定是要把亚哈迪克号给弄死了。

    普朗克船长同样也愣了将近三秒钟,才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咱们真不需要为大团长担心的。”

    芳汀小姐隐蔽地翻了个白眼,接着道:“我们的航道已经偏离转向了4号行星的方向。可现在,如果想要和亚哈迪克号抢2号跃迁通道逃回莱达星系,是有被截杀的风险的!”

    他们所在的黑蛇号海盗船,在发现那艘赤红色无畏舰出现的时候,便当机立断地偏转了航道,算是直接躲开了对方的直接追击路线。

    而对方冥想对自己不感兴趣,只是加快了速度,盯着加速逃跑的旗舰亚哈迪克号穷追不舍,对其余逃散的海盗舰支,最多也就是顺手给上两炮,倒并没有必须赶尽杀绝的态度。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星系(目前)只知道两条跃迁通道,一条当然便是敌人杀过来的方向,另外一条则会经过好几个未曾被(官方)发现的不知名星系,一路通往莱达星系。那便已经位于帝国和共同体殖民地之间的稳定航路上,设立了一个国际科研站和安保指挥部。

    可是,那条跃迁口,正是亚哈迪克号此时撤往的方向。当然也正是这艘无畏舰追击的方向。

    “那就到4号行星那边躲一躲吧。”普朗克船上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可以暂时先隐藏在卫星后面。实在不行,还可以降落到到星球地表去。”

    这个“不知名”星系的4号行星是一个巨大的类地行星,体积大约有一般宜居星球的三到四倍大,是一颗地表缺乏水分和氧气的荒芜星球。其地表布满了巨型的山脉、岩丘和峡谷,不说是它们的黑蛇号,就是来艘泰坦舰都是能藏得进去的。

    “我还以为您会让我们从1号通道向牧树人a星系撤离呢。”芳汀小姐道。

    “谁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呢?搞不好一去,就被帝国陆续赶过来的大军堵住了呢。我们是海盗,要逃命的,就得有点技术含量,当然还更得有些赌性啊!”

    普朗克船长将礼帽又重新戴了回去,还重新调整了一下帽子的角度,又道:“我的人头在帝国那边至少值3000万金龙的悬赏。可我同样也不想和掠夺者打交道。”

    芳汀小姐看了看打扮得像个低成本舞台剧演员的普朗克船长,目光中的鄙视更加明显了。

    “别这么看着我嘛。我同你讲过了,和掠夺者那边联系比较紧密的是另外一派的。那一派也特别热衷搞事情。我们这一派是希望稳定现有国际局势的同时,尽量收集一些远古遗物,强化自身力量的。”普朗克船长解释道:“所以我才会到奥德哥特大团长身边来的,我们组织对他的那些晶体朋友确实很感兴趣。这我不都是告诉你了吗?”

    “然后,那些晶体就自己跑路了?”

    “这也是我想要搞清楚的事情之一。所以大当家想过来探究竟,我也没反对嘛。”说到这里,普朗克船长咬了咬牙:“可是,我有八成把握,这背后一定是另外一派的阴谋。那,那位‘女士’和掠夺者大可汗的关系可好了,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我们这边一无所知,也没听说过她通知我们如何配合。这么看,怎么都有点借刀杀人的味道了啊!”

    芳汀小姐冷笑道:“一个阴阳怪气的幕后恐怖结社组织,还没说统治世界了呢。居然还搁这儿搞内斗,听着也没什么前途吗?你居然还撺掇我加入?”

    “这个,其实我并没有指望你一定加入的。组织中的水太深,而且大家都是蛇精病,加入进来也就多了是非。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咱们的组织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人,但大家也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芳汀小姐,你只要别把我当做是什么反社会的疯子,我就很满足啦!”

    大副小姐看着对方这三流舞台剧演员一样的打扮和腔调,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当然只能静观其变了。”普朗克船长解释道:“掠夺者的主力既然已经杀入了新大陆,确实和我们一派的预期不符。在这期间,只能等上面的指示了。”

    “即便你的组织要求你和那边的合作?”她努了努嘴,看向了远处正在追杀亚哈迪克号的红色无畏舰。

    “……嗯,即便是让我们改头换面去给他当狗嘛。”蒂奇曼·普朗克船长咧嘴比了一个大拇指。

    “原来我们这一艘船的人,都是你们这个组织的外围了啊!”芳汀小姐冷笑道。

    “呃,至少我光明正大地告诉你了,而且该付出的报酬,组织是绝不会吝啬的。”蒂奇曼·普朗克船长依旧认为,自己绝对算得上是全组织最阳光的蛇头之一了。

    他还没来得及这么标榜一下,却忽然听到底下人大呼一声“高能反应接近!”

    此时此刻,猩红色的无畏舰已经从散落的海盗船群中杀了过来。她当然并没有改变追击目标,但两侧船舷的副炮和导弹舱却火力全开,一瞬间就把上百道光束炮弹和同等数量的导弹投射了出来。

    超过十艘海盗船当场中弹,其中有三艘小号直接化为了太空垃圾。

    其中有十来枚导弹,明显是装了自主跟踪装置的。它们并没有设定预期攻击目标,钻过了连绵的爆炸和飞溅开来的舰支残骸,直接就盯住了扫描范围内最大的那艘船,也即是黑蛇号勒。

    “我去他的奸奇拉的xx¥*&的羊粪蛋哦!”蒂奇曼·普朗克忍不住用在场谁也听不懂的联盟乡间俚语骂了一句。

    现在就连三流舞台剧演员都不像了,妥妥就是个偏远星区巡回马戏团上暖场用的小丑。芳汀小姐想。

    必须要说明的是,猩红王座号的余连一行人,真的没准备要把对方赶尽杀绝。他单纯只是觉得这些海盗们逃跑的样子实在是太标准也太帅了,要是不冲着他们的菊花来上一阵排炮,便总觉得有点念头不通达。

    反正来都来了,打出去的炮弹也总是会有地方报销的,只要不影响了主要目标就行了。

    而他的主要目标,当然就是亚哈迪克号上的青胡子奥德哥特了。

    他们追追打打地窜过了三个行星的物理间隔。那艘海盗船虽然经过了丧心病狂的改造能够瞬间加速,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也能凭借超远距离炮击迫使其转向甚至减速,便始终没办法甩开自己。

    于是,在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追击”战之之后,海盗船似乎是终于绝望了,终于启动了跃迁引擎,然后biu的一下消失在了大家面前。

    自然的,海盗船的引擎反应,跃迁波动,乃至于空震的定位点,也全部都被王座号上的大家读取了下来。

    “居然还有意外之喜啊!”余连大喜过望。

    他原本只是想要抓个海盗王问问情况,却真没想到还能再探出一条新的航道和一个新的星系,这都已经不是买一送一,分明就是去买蒜苗的时候送五花肉啊!

    要是这时候再不做顿回锅肉,余连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会还是陷阱吧?”菲菲笑道。

    余连虽然心中老脸一红,但作为指挥官,这时候肯定是不能失态的,便面不改色地道:“在未知星域用兵,自然是应该要谨慎的。只不过,吾下视其辙,已然乱之,当然可以穷追到底了。”

    几分钟后,猩红王座号便跃入了今日来到的第二个“未知”星系中,接着便再次捕捉到了亚哈迪克号的信号。

    大家望着抱头鼠窜的海盗船,以及这个拥有十二个星球包括一颗绿色宜居星球的新星系,人人欢呼雀跃,就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

    现在,余连和他的小伙伴们已经沉迷于追击青胡子而不能自拔了。至于原本的目的,早已经忘了一个干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