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7章 急报至长安,朝堂反应
    李言的练兵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期间队列转向、齐步、军姿等一系列手段简直让侯君集大开眼界。

    侯君集第一次发现训练部队的令行禁止原来如此简单!

    不需要苛刻将领的压迫,也不需要激烈战斗的堆积,只需要在平常训练时加入这些规范化动作重复就能达到。

    这一刻,侯君集明白了为什么李言练出来的兵会有那种气势。

    中午时分,李言刚准备休息,就看到侯君集亲自跑来寻找自己。

    在得知侯君集的目的后,李言也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就给侯君集解释了队列训练的优点,并前往了侯君集的将营口述让人写下了队列训练的方式。

    最终,侯君集欣慰的拍了怕李言的肩膀。

    “此练兵之法于大唐有益,本将这就书信一封为你请功!即刻发往长安!”

    于是乎,一脸兴奋的侯君集再度亲自写了厚厚一沓书信,接着又是以急报的形式送往了长安。

    一连两日,两封急报,传信兵经过的地方一度以为丰州这边发生了战斗。

    ……

    一日后,长安城,清晨,太阳尚未升起,皇宫中已经开始了早朝。

    一如以往,皇帝李世民端坐,静听着群臣辩论,某些言官时不时的跳出来因为某些小事弹劾一番,李世民也是熟练的略施小惩。

    总的来说,如今的早朝几乎没有什么大事,毕竟时间已经快要入冬,大唐境内没什么天灾,一般的**也闹不到李世民这边。

    因此这即将入冬的季节倒成了朝堂上最悠闲的时光。

    只可惜,这份悠闲终究被打破,一名身穿布甲的将士怀揣着侯君集的书信一路从玄武门直达太极宫,进入了议政殿。

    “报!陛下,边关急报!”

    李世民身边的老太监王德赶忙接过了书信,直接递交给了李世民。

    一时间朝堂上彻底安静了下来,所有官员都在等待着书信中的内容。

    只见李世民的脸色从一开始的急迫逐渐转变成了疑惑,接着又变成了忧虑和疑惑交杂的模样。

    “玄龄、克明,你们帮朕看看。”

    李世民似乎自己无法判断,让老太监王德把书信递交给了房玄龄,他和杜如晦并排站着,刚好一同看信。

    房杜二人略有些疑惑的接过书信,他们还从未见过李世民出现如此纠结的表情。

    但很快,书信的内容就让二人明白了为什么李世民的表情会如此精彩。

    二人小声交谈了一阵,接着似乎是得出了统一结论。

    “陛下,若信中所言非虚,则我大唐边境缺失危在旦夕!”

    此话一出,朝堂瞬间轰动。

    要知道,现在可是即将入冬的时节,在这种季节大唐边境怎么可能出事!

    不论是突厥还是土谷浑等异族,都不可能选择在冬季开战。

    听完此话,李世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一旦今年冬季真如信中所言出现雪灾,那么突厥人狗急跳墙疯狂掠夺大唐边境是极有可能的。

    但是谁能保证这信中所言是真的呢?

    即便那是侯君集亲自书写的内容,但毕竟这雪灾的观点只是来源于一位无名小兵罢了。

    “把信传阅一下吧,朕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李世民无奈,只好挥了挥手,示意朝堂上所有官员都可以阅览书信,现在面对这种棘手的判断,他身为皇帝只能指望朝堂上这群重臣给他分忧了。

    然而事实很明显,这群重臣和吃干饭的基本没多大区别。

    “今年陛下登基,乃是千古之喜,怎么可能出现天灾呢!”

    “不过是一无名小卒的看法罢了,吾以为那李言是在惑乱军心,当斩!”

    “你放屁!老程最看不惯你这种人,边关将士多苦你知道吗?人家心系大唐你要斩人家?我看你这是在霍乱朝纲!陛下,俺老程建议,把这无用的老货给拖下去砍了!”

    “程咬金你血口喷人!”

    朝堂的争执没能给李世民带来任何思路。

    “都给朕闭嘴!孙司农,你怎么看?”

    李世民被朝堂上的议论搞得头疼不已,最终只能镇住场子去询问专业人士。

    “这……”

    被提问的孙司农心里一颤,他已经够低调的了,刚刚一句话都没说,没成想最后还是问到自己这边了。

    “回陛下,北方今年夏季确实多雨水,进来天寒速度也比以往快上些许,按照往年来看,丰雨之年易下雪,但这天寒转快是否会引发雪灾,微臣属实不知。”

    孙司农一五一十的回答。

    他话语间其实隐隐有些赞同信中的说法,但那只是经验之谈,并没有理论依据。

    说完之后,孙司农忽然又补了一句。

    “陛下,此信中提到的那位李言或许是看过什么古籍孤本,若是今年北方真有雪灾,还望陛下能将之调入我司农司……”

    孙司农态度非常良好,不耻下问的态度也是摆的非常之足。

    但此话的引申之意其实是并非他孙司农不给力,只是对方运气好,读过古之圣贤的孤本,他也很想学……

    李世民更头疼了。

    现在专业人士也不确定,但是却说信中有点道理,说不定真有雪灾。

    可是如今朝廷也不宽裕,李世民又怕耗费人力物力最终只是空担忧一场。

    “诶,先退朝,玄龄、克明你二人留一下。”

    最终,李世民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而是在朝后与房杜二人又交流了一波。

    数个时辰后,李世民终于是拍板做出了决定。

    “罢了,边关无小事,不得不防!克明,朕命你为调度使,全权处理此事,明日早朝朕会下旨。”

    李世民头疼的扶额,接着便让房杜二人离开了。

    ……

    第二日,长安,宫内,早朝。

    李世民刚准备让老太监王德宣布对昨日那封信的处理意见,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又一名传信兵急吼吼的一路从玄武门跑进了太极宫。

    “报!陛下,边关急报!”

    传令兵喘着粗气来到了朝堂上。

    李世民:“……”

    好好的冬天,李世民本以为能轻松一阵,结果接连传来急报,搞的他万分头疼。@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