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16章 程咬金震惊,当年之事
    虽然程咬金这一拳头下去把自己给疼的倒吸凉气,但切磋还是不能停的,这要是一停只怕他这张老脸能直接丢回长安去。

    感受着拳头的生疼,程咬金想要收回自己的拳头,另想办法继续攻击。

    可就是这时程咬金却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抽不出拳头!

    李言那恐怖的蛮力死死限制了程咬金的活动,程咬金那沙包大的拳头更是被李言紧紧攥住完全不给任何抽出的机会。

    “程将军,得罪了!”

    程咬金一时大意被自己以蛮力限制,这正是李言的机会,毕竟虽然李言体质逆天,但从技巧层面来说,程咬金这个沙场老将还是远超李言的。

    “啥?”

    程咬金正运转全身的力气企图抽出自己的拳头,一时间没听清李言在说什么。

    李言抓住程咬金拳头的手突然松开,一时不查的程咬金连练后退站立不稳。

    紧接着,李言快步上前,瞬间抓住了程咬金的手臂,果断背身,用力!一记过肩摔瞬间使出。

    这一刻,程咬金只感觉天旋地转,同时也知道这一回自己的老脸是保不住了。

    “年轻人啊,真不知道尊敬老将……咦,这是什么……”

    电光火石间,程咬金思绪万千,并且在他的脑袋与李言的腰部平行的时候,程咬金陡然发现了一块玉佩。

    这玉佩被李言佩戴在了铁甲之外,这正是那养大李言的李老头临终前交代过一定要李言时时显露在外的那块玉佩。

    位于空中的程咬金来不及多想,只是下意识的感觉这玉佩眼熟,再然后就是砰的一声,程咬金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当然,由于李言最后的收力,程咬金并没有受伤,甚至也没有太过疼痛,只是把脸给丢干净了而已。

    “哎呦,老程你什么情况?没事儿吧?”

    原本看戏的侯君集不淡定了,赶紧跑了过来,他压根儿没想过程咬金会如此狼狈的败下阵来,他还以为李言应该打不过程咬金来着。

    “没事儿,没事儿,就这点力气俺老程扛得住!”

    程咬金麻溜的爬了起来,同时为了自己的老脸不至于丢的太干净,继续嘴上逞强了一波。

    只不过如今程咬金的注意力已经从练兵、武力等方面转移到了李言腰际的那块玉佩上。

    “李言,你系在腰上的玉佩可以给本将看看吗?”

    程咬金站稳之后直接开口,他现在是越看越觉得李言那块玉佩眼熟。

    “自然可以。”

    李言直接解下了自己腰间的玉佩递给了程咬金。

    这玉佩本就是原身和已故的李老头心中的夙愿,如果程咬金真的认识这块玉佩那也是好事。

    接过玉佩,程咬金仔细打量打量,先前他只是感觉这玉佩眼熟,现在接到手中后程咬金是瞬间打了个机灵。

    看着这玉佩,程咬金的思绪就飘渺了起来,逐渐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一年,李渊还未称帝,那时的程咬金刚从瓦岗寨走出跟随李世民,那时的李世民意气风发,年少英明。

    在程咬金的记忆中,李世民的腰间就有这么一块玉佩,与自己手中这块简直一模一样。

    大概是二十年前左右,那时的李世民陷入了一场苦战,与麾下将士失联了小半个月,等程咬金再见到李世民时这块玉佩也就失踪了。

    后来,大唐建国,李渊称帝,李世民曾经亲手画过这枚玉佩,派人来到北方寻找这枚玉佩,程咬金便是带队之人。

    程咬金深切的记得,当初李世民是这么说的:“若是寻得玉佩,务必将持有者带来长安,切记,不得有任何失礼!”

    当年的程咬金还以为那是李世民在失踪期间被人施恩,派人是为了寻找恩人报恩什么的。

    可是现在程咬金看看玉佩,又仔细看了看李言的脸,再参考了一下李言的年纪,他忽然感觉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嘶……”

    有所猜测的程咬金再度倒吸凉气,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只怕这李言的身份或许会异常惊人。

    “李言,你老实交代,这玉佩你是哪来的?”

    程咬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事关大唐皇帝,他绝对马虎不得。

    “回禀将军,这玉佩是我从小戴在身边的,把我养大的李老头跟我说,他捡到我的时候玉佩就在身边,临终的时候还嘱咐过我,要时刻把玉佩放在显眼处,说不定是大户人家的信物什么的。”

    李言老实交代,没有任何隐瞒,反正这事情熟悉自己的人都知道。

    “嘶……”

    一时间情绪有些激荡的程咬金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程咬金感觉现在事情可能有些大条了,他的猜测说不定要成真。

    “本将方才只是觉得这玉佩有些眼熟,但仔细观察后倒是本将看错了,你且收好吧。”

    最终,程咬金决定暂且不要打草惊蛇,他还得写上一封密信送去长安,等得到李世民的命令再做决定。

    “什么玉佩?老程你不会是当年做什么浑身的时候留下把柄了吧?”

    一旁,不明真相的侯君集忽然调侃了程咬金一句,瞬间把程咬金给吓的头皮发麻。

    “你闭嘴!此事与你无关!”

    程咬金忽然翻脸,气冲冲的离开了校场。

    他现在已经彻底坐不住了,他必须要赶紧派人去长安通知李世民,他的猜测如果是真的,只怕整个朝堂都要震动。

    “哎?这程咬金又犯什么浑呢?”

    侯君集没搞懂程咬金的意思,很是纳闷这憨货怎么忽然就翻脸了。

    怎么想都想不通的侯君集只能将之归咎为程咬金输了擂台,老脸挂不住,怕自己调侃便跑路了。

    “李言,你干的不错,没想到程咬金这浑人都干不过你,就是你日后要记得,他毕竟是……”

    正处于兴头上的侯君集很快就把程咬金的事情抛掷脑后,开始跟李言聊了起来。

    话语间侯君集还有意无意的指点李言为官之道。

    今日的李言可是落了程咬金的面子,虽然程咬金不会计较什么,但侯君集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育一下有潜力的军中后辈,不然若是以后入了朝堂,得罪了长孙无忌那批人,那事情可就严重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