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26章 执掌一城
    在程咬金和侯君集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后的三分中,宦官宣读的圣旨直接印证了他俩的猜测。

    “门下:丰州翊麾副尉李言杀敌有功,以一敌两百骑斩杀三十余人,战力无双,鼓舞我军士气,威震异族,当为大功,且曾献练兵之法,颇通掌兵之道,封从五品下游击将军,即日起接管丰州守城主将之位!”

    “贞观元年,十月三十一,宣。”

    宦官宣旨的声音非常响亮,直接传遍了整个校场。

    在场的所有将士听完圣旨之后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太疯狂了!”

    要知道,李言在大半个月前还是一名刚从府兵加入守军的新兵。

    就在这短短的十多天里,李言先是被连跳八级封为翊麾副尉,接着竟然再度连跳直接被封了将军!

    从五品!

    如此品级若是放在长安,那便是有资格上朝闻听圣言的大员了。

    并且李言除了被封为从五品的游击将军之外,更是被任命为丰州守将!

    换句话说,从今以后,李言就是丰州的老大了!

    “这……”

    侯君集整个人都麻木了,他有想过李言会被赏赐,甚至也想过李言获取会再度连跳被封个从六品的萱节副尉什么的。

    但是侯君集从未想过陛下会直接给李言封将,而且还直接任命成了丰州的守城主将。

    “老程,你说陛下会不会草率了些?这是不是有些揠苗助长的意思了?”

    说实话,侯君集有些担忧,他担忧的并不是李言能否尽好守将责任,他担心的是李言或许会在这种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升官速度中迷失自我。

    “怎么,你不信这小子的能力?”

    程咬金直接反问,他倒是觉得以李言的能力守卫一个丰州绰绰有余。

    毕竟守城又不是出征,不需要太多的经验累积,需要的只是精心尽力和对大唐的忠心。

    在程咬金看来,这些条件李言全都符合,他也认为李言需要这么一个机会历练一场。

    “算了,反正有你在丰州,我也放心。”

    侯君集叹了口气,放下了自己那没必要的担忧,虽然他还没搞懂为什么陛下会让李言晋升的如此之快。

    此时此刻,接到圣旨的李言同样整个人晕乎乎的。

    这就从五品了?这就封将了?这就直接掌管丰州了?

    虽然万分惊喜,但李言还是担忧的看了看侯君集,自己这可是抢了侯君集的位置,他应该不是那种度量小的人吧。

    感受到李言的目光,侯君集也是给出了回复。

    “你小子就当好这丰州守将吧!本将就先回长安享清福,不陪你们在这边挨冻了!”

    侯君集有意打消李言的顾虑,语气故意轻浮了几分,但下一句话侯君集便再度严肃了起来。

    “李言,守好丰州,若是你之前的猜测成真,草原今年真有雪灾,只怕今年丰州的冬天可不好过。”

    “只要你守好丰州,来年开春你便有大功,届时你我未必不能在长安相见!”

    “还有一件事,为将者当忌心浮气躁,我知道你升官很快,但你必须记住,这是因为你有足够的功劳,若是你日后不能立功,或是犯了大错,那么一切都将化作泡影。”

    侯君集颇有些语重心长。

    一旁的程咬金看着这一幕,心底暗暗考量着。

    他感觉侯君集说的还真没错,如今李世民摆明了实在给李言这个私生子铺路,若是今年过冬时节李言真的立功,只怕来年春天李言就要站在朝堂上成为一个至少正五品的武将了。

    “李言受教了。”

    李言对侯君集心怀感激,毕竟若不是侯君集,他现在可能还是那个小小的伙长,手下只能带领张大柱一群人,到时候等冬季到来,说不准还要被当作炮灰派出城外应对狗急跳墙的突厥人……

    就在李言和侯君集交流的时候,宦官忽然响起了什么,稍微打断了一下二人。

    “对了,李将军,咱家还有一事忘记交代了,陛下除了封您为游击将军,另外还赏了一百套明光铠,不日便会抵达丰州。”

    宦官的话让李言、侯君集、程咬金三人同时一愣。

    一百套明光铠?

    开玩笑呢吧?虽然一百套明光铠对大唐的体量来说算不得什么,但这也得分时期啊!

    就如今大唐国库空虚的那副样子,一百套明光铠岂不是得让管钱的户部直接吐血三升?

    “一百套明光铠啊,不错,刚让能让你组建一只绝对的精锐。”

    侯君集倒是替李言感到欣喜,他做为原本的主将,可是很清楚丰州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

    将士的批甲率不到百分之十!

    其中披甲的大部分还是皮甲、布甲,大部分都只能简单的搞一些护具局部防护,压根没人能像李言一样能拥有一套全身铁甲。

    “将军,我会好好利用的。”

    李言倒是很淡定,他只是惊讶与朝堂会调拨明光铠来丰州罢了。

    其实说实话,铠甲这种东西对于李言来说,还真就不缺,他缺的只是正大光明把铠甲拿出来的机会罢了。

    先前他只是个副尉,只能管一营人马,李言不方便从“我的世界”中提取太多资源。

    但日后李言可就是一城主将了,他日后有的是机会操作。

    大不了找个机会带兵去反向掠夺突厥一波,然后再藏些物资在人家部落里,最终以战利品的名义回收。

    总而言之,李言亲自掌管一城后,操作空间便大大提升了。

    “那便这样吧,我也该早些收拾准备回长安了。”

    侯君集感觉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再可交代的,便转身前收拾行囊去了。

    校场门口暂时只留下了程咬金、李言和那名宦官,三人简单的交谈了几句,然后程咬金和那宦官便各自先行离开了。

    ……

    与此同时,校场上。

    李言麾下的人鉴于李言还在,暂时没敢喧哗,但却有人开始了小声议论。

    “大柱,老大这是直接成将军了?”

    “你这岂不是废话?那太监读圣旨你没听到?”

    “听到了,就是……像做梦一样。”

    “放心,你不是做梦,就老大这每天的训练量,你要是能做梦,我跟你姓!”@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