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33章 丰州商行司成立,琉璃杯盏?
    “李将军,这好处倒是全让你占了啊……”

    李言正在琢磨着商行司的事情,忽然听到了王俞的声音,可以听出来,王俞的声音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

    “王刺史多虑了,虽然陛下将商行司交给了我,但只要丰州日后发展富裕起来,又何尝不是刺史大人的功绩呢?我不过是干些苦活累活罢了。”

    李言一本正经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虽然话是如此,但日后丰州发展的大部分功绩只怕都要落到他这个商行司司使头上,王俞最多只能喝些汤罢了。

    “李将军,你可真是……诶……”

    王俞苦笑了一声,他之前压根儿就没想过李世民会为了一次简单的通商直接设立一个新的部门,同时更没想过这新部门的管理者会让一名武将兼职。

    但王俞也知道,这确实怪不得李言,最多算是他时运不济罢了。

    “若是王刺史不嫌弃,可以在商行司挂一个监察之职。”

    李言提出了解决办法,这一回他的计划之所以能顺利进行,王俞确实有不少贡献。

    他李言也不是卸磨杀驴之人,自然不会将王俞给排除在商行司之外。

    因此,这商行司监察之位交给王俞倒是刚好适合的。

    王俞闻言,倒是楞了一下,在他的认知中,如今商行司新立,根本不需要监察。

    换句话说,在早期的商行司内部,监察会很闲,但却能一直跟随着商行司的发展混些功绩。

    “那便谢过李司使了。”

    王俞发自内心的给李言抱拳行了一礼,由衷的对李言的人品产生了些许敬佩。

    当然,王俞很显然是误会李言的意思了,在李言的构思中,这商行司的监察可不是什么闲职,等过上一两天王俞就会发现,他这个监察会忙的不可开交。

    “中午商行司会在商楼会见所有商队,王刺史可随我一同来瞧一瞧。”

    李言给王俞交代了几句,然后便离开了城墙,带人朝着丰州城中的一座全新建筑走去。

    ……

    丰州城,中部,一座全新的三层楼阁屹立,这是李言在计划开始之初便命人打造的建筑,李言将之命名为“商楼”

    商楼的第一层由一个大厅和十多个隔断组成,是李言专门安排给日后前来丰州的商人议事的地方。

    相比于普通酒馆茶肆,商楼会安静很多,非常适合商贾间进行谈判。

    商楼的第二层却是和第一层截然不同了,这里的布局像极了后世的银行或者交易所。

    在李言的设想中,商楼的第二层应该是日后官家人员办公之地,也是那些商贾进入丰州后第一时间要前来的地方。

    届时一切货物清算文书,以及赋税文书都要从此处经过。

    当然,之前李言筹备建造商楼的时候还没有商行司这个部门,等过些日子李言自然会打造好商行司的牌匾放在二层。

    到了商楼的第三层,这里和前两层的区别就太大了。

    第三层的布局非常空阔,有大量的桌椅陈设,以及一个半步高台。

    这里算是日后进行例会的地方,也是过一会儿李言要会见所有商队之人的地方。

    此刻,在李言拉来凑数的张大柱等人的指引下,所有商队的负责人都在朝着商楼赶来。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几乎所有抵达丰州的商队负责人都来到了商楼的第三层,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结构的建筑。

    “这里的布局好奇怪,倒也不想吃饭喝酒的地方。”

    “废话,没看到外面写着商楼?这里一看就是行商贾之事的地方。”

    “不错,第一层的那些隔断倒是有意思,很适合议事。”

    “这丰州通商或许是朝廷的大手笔啊,也不知道我等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别说话了,朝廷的人到了,咦,怎么是个披甲的?”

    所有人都在商楼三层坐定,即便人已到齐,足有五十多位商人抵达,这第三层的座椅也空下了三分之二有余。

    伴随着李言的抵达,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半步高台转移,看到了这位年轻的过分的小将。

    “诸位,欢迎来到商楼,我是丰州守将李言,兼任商行司司使,这位丰州刺史王俞,兼商行司监察,王俞。”

    李言坐到了半步高台上正中间的座位,王俞坐在了李言旁边,在二人身前有一个长桌,共有五个座位。

    (布局参考礼堂,领导坐的那种座位)

    “见过李将军,见过王刺史。”

    所有商人立即站的起来,他们根本不敢淡定。

    士农工商,他们商贾完全就是最底层的存在,而李言和王俞很显然是这座丰州城的顶级人物。

    “这是关于丰州通商的圣旨,诸位可以放心,今日我与诸位交待过后,明日北城门就会打开,诸位可自行开辟大唐-突厥这条全新商路。”

    李言将圣旨放在了桌面,给所有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另外,商行司,是丰州独有的一个商贾管理部门,主管行商文书、商贾赋税、货物清单核查等……”

    李言开始给众人讲解商行司的功能,虽然这个部门在半个时辰前才建立,但李言有心提前公布,在今日一天的时间里,李言将会从军中抽调人手,临时进行商行司的工作。

    所有商人对李言的话听的都很仔细,生怕错漏任何细节。

    在他们听到商行司这一全新机构会主管丰州的一切商贾之事后,他们所有都不免有些惊骇。

    朝廷这是在玩真的!而且玩的不小!

    从今往后,前来丰州的商队必然会越来越多,而他们在座的这些人,显然将是第一批探索者,也必然会是第一批从这条全新商路获利的人。

    “商行司的规居稍后会在商楼一层张贴公示,现在正事说完,本司使还需要你们帮丰州带一匹货。”

    李言虽然嘴里说着正事说完了,但实则在他的心中,接下来的事才是正事。

    “敢问司使,您要吾等带什么货物?”

    一名商贾小心翼翼的起身询问,做为胡商,而且还是小规模商队的胡商,他在面对大唐官家人员的时候总会有些低人一等的感觉。

    “也没什么,主要是丰州百姓自制的一些布帛之类,当然,还有这个。”

    李言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下拿出了一个布帛包裹之物,缓缓打开。

    “这是……”

    “嘶……”

    “琉璃杯盏?!!”@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