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67章 斥候的重要性,第一战
    骑兵在草原上的行军速度很快,一个时辰不到便向前挺进了百里的距离。

    按照距离推断,这里应该已经算是初入漠南草原突厥人部落的地界了。

    再参考一下入冬前来过草原的胡商描述,北出丰州百里左右有小部落两个,三百里左右有一部落名为处木昆,四百里……

    “队伍停下休息,百人戒备。”

    “葛大海,寻找周遭水源,以水源为出发点,探!”

    在知道附近有两个突厥部落后,李言自然是选择派遣斥候探查。

    毕竟葛大海他们三个人的坐骑完全就不是用来正面作战的,这三个猪骑兵战力不高,但从斥候的角度来看却是当世顶级。

    “好的,老大。”

    三人早就习惯了斥候的任务,当即脱离了队伍,开始了探查。

    这一刻,来自“我的世界”生物的速度爆发了开来,一转眼三人就出现在了远方。

    看着离去的三名斥候,队伍中顿时就开始了议论。

    “听说他们三个骑的是野彘。”

    “这野彘的速度……恐怖如斯啊。”

    “听说是李将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到的,咱李将军的武力你们都知道,为了抓这三只野彘,李将军都费了大力气!”

    众骑兵议论着葛大海三人的坐骑,并且也不知道是怎么传的谣言,很多人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三只野彘上,反倒是在突出李言的本事。

    对于这种现象,李言没有去管,自李言从“我的世界”中提取加速猪的第一天起,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这也是无奈之举,加速马的提取耗费太大,并且当初李言也没那么多金矿,加速猪是唯一的选项,李言也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他早早的提取出加速猪,组建三人超级斥候小队的作用,早在丰州守城战的时候就体现了出来。

    当时若不是这三名斥候,只怕丰州就算能守住,那些城外的村民也会遭殃。

    在议论声中,将士们的心情逐渐放松,算是完成了一种另类的释放压力。

    过了大概一刻钟,张大柱三人就返回了队伍。

    “老大,两个部落都找到了,但是根据我们的观测,这两个部落应该是没撑过这场雪灾,部落里有不少尸体,有饿死冻死的,也有受伤死的,看样子是被三角钉所伤。”

    “这两个部落已经空了,那些活着的人八成去投奔别部了。”

    三名斥候的探查竟然只花费了一刻钟,并且得到的情报非常详细,直接判定了这两个部落已经成为了空城。

    “归队,休整结束,继续北进二百里,处木昆部落算是个中大型部落,今天我们必有一战!”

    李言没有犹豫,继续率队出发。

    现在李言已经盯上了此行路上第一个中大型部落,李言正打算以处木昆部落完成自己手下骑兵的第一场实战。

    就这样,一行骑兵再度开始了奔驰。

    ……

    中午时分,李言带领的骑兵部队简单的进行了休整,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水进行补充后便再度进发。

    这一回没出发多久便发生了意外。

    这是距离丰州大约二百里的地方,当葛大海一行三人的斥候在提前大部队十里范围探查时偶然发现了一只突厥人的队伍。

    这支队伍由大概百余名突厥骑兵、数百名妇孺,以及数十名衣衫褴褛的人组成。

    葛大海在发现他们的瞬间便做出决断,由两人进行持续跟踪,一人返回通知李言。

    数分钟后,葛大海亲自返回汇报:

    “老大,前方有敌情,应该是一支小部落的人马在迁徙,有骑兵百余人,老弱妇孺数百,疑似唐人的奴隶数十。”

    葛大海冷静的汇报情况,即便是当他说道突厥人的队伍中有掳掠得到的唐人时也依旧冷静,心中的怒意并未表现在脸上。

    “以唐人为奴么。”

    李言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说实话,李言早就知道突厥人的部落中会有这种情况。

    虽然突厥人平时只抢夺物资,但是有部分突厥部落其实也有些许农耕,这些部落就很喜欢掳掠唐人为奴,使之充当劳动力。

    虽然李言知道这种情况,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丝丝怒意从血脉深处诞生,这是汉家儿女骨子里生出的情绪,就算李言是一个穿越者也无法抑制,毕竟李言的灵魂也同样是炎黄子孙。

    “全速前近!”

    李言的命令传达,一千两百骑顿时在草原上掀起了尘土,开始了冲刺。

    十里的路程对于骑兵来说算不上太远,在全速的情况下也就十分钟不到便能抵达。

    因此,在葛大海的引导下,突厥人的队伍很快就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在将士们冲锋的时候,突厥人自然也发现了远处的情况。

    “这么多人,是哪个部落的?”

    “千万别是处月部落,我们之前可是的罪过他们……”

    “不对,是唐人!”

    当距离打到三百米之内,突厥人这才发现冲刺而来的并非同胞,而是全副武装的唐军!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从唐军的视角已经能够发现,那些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人,的确是唐人!

    同为汉家儿女,将士们瞬间就诞生了暴怒的情绪。

    三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此刻有部分突厥人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爬上战马。

    “杀!”

    李言冲刺在最前方,舞动着一杆方天画戟直接展开了无情的屠戮。

    可怜这群突厥人刚刚经历过雪灾,好不容易等到天气温和这才举族迁徙投奔大部落,一个个已经饿了不知道多少天,根本就毫无反抗的能力。

    这群突厥人在李言的手下根本就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凡是被李言碰到的,就没有一个能活过三秒的。

    当然,其他与唐军接触的突厥人也不例外。

    本该在体质上优于唐军的突厥人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对唐军的冲杀一点办法都没有,短短几分钟,所有拿着武器的突厥人便已经死绝。

    “别杀我!靠近我,我就杀了他!”

    忽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竟然是一名突厥孩童拾起了弯刀,架在了一名唐人奴隶的脖子上。

    这名努力骨瘦如柴,面色死灰,双目无神,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看到这一幕,原本心中还残存了几分纠结的李言当即下定了决心。

    李言拿起了身后的长弓,弯弓搭箭,眨眼间就是一枚箭矢飞出,瞬间贯穿了这突厥孩童的头颅。

    “杀!”

    伴随着李言的命令与此番画面的刺激。

    屠杀,继续……@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