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77章 饮马瀚海,封狼居胥
    “那便交给程将军了。”

    李言没有任何矫情,果断把此“重担”交给了程咬金。

    李言很清楚,自己肚子里就那点货,平时写个信给皇帝讲讲战略什么的还行,但是若让他来写这种格式严谨的文章,那就难了。

    当然,李言也知道,他旁边这位卢国公程咬金肚子里的货也不多,但奈何这军中就压根儿没一个文人,现在有人愿意来写这个祭文就已经不错了。

    反正这登山祭天也就是走个形式,宣告一下大唐从今往后对漠北草原的主权,这祭文有就行了,质量暂且不用考虑。

    就这样,怀抱着这份心思,李言放宽了心态,直接休息去了。

    李言并不知道,在他离开后,程咬金派人找来纸墨,那副文采大发的模样是有多么疯狂。

    “祭文啊,没想到俺老程也有写这个一天……”

    “啧啧,等回朝之后,老夫一定要把这祭文拍到那长孙无忌的脸上……”

    “贞观二年,大唐天子兵发突厥,以李言为北伐兵马元帅……从今以后,此山以南,莫非唐土……”

    程咬金挥毫泼墨,丝毫不顾祭文格式,写下了通篇白话文章。

    文中他单纯的阐述了此战的前后经过,没有任何粉墨痕迹,完全就是即兴发挥,一点文学色彩都没有。

    很显然,若是这份祭文被长孙无忌看见,并且再得知这是大唐征服漠北、筑坛祭天的祭文,他绝对要活活气个半死。

    届时他必然会向李世民疯狂弹劾程咬金!

    程咬金甚至能想到长孙无忌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陛下,这封狼居胥、筑坛祭天一事怎可如此草率,程咬金这莽夫全然不顾大唐颜面,私自撰写祭文……”

    程咬金直接脑部了长孙无忌弹劾的内容。

    事实上,在不久之后,长孙无忌确实是在朝堂上弹劾了程咬金,就连弹劾的原话大意都和程咬金自己脑补出来的差不了多少。

    当然,李言显然不会在意这份祭文的质量。

    在李言看来,就算程咬金写的祭文是一坨“shi”也丝毫掩盖不了自己的荣耀。

    这横扫草原,封狼居胥的事迹必然会向当年大汉的霍去病一样,永世流传!

    ……

    这一夜,许多人都难以入眠,其中以程咬金为最,他一想到明日自己的“大作”即将登场,他就难以压抑自己的激动。

    他直接完美带入了自己通过多年塑造的浑人形象,直接从内到外的变成了浑人,时刻期盼着筑坛祭天时刻的到来。

    相比于程咬金,李言倒是睡的安稳多了。

    他这一天光打仗就打了两个多时辰,精神上本就有些疲乏,再加上李言胳膊还被砍了一刀,出于屏蔽痛觉的想法,李言这睡的就更香了。

    李言睡的如此安稳直接就导致了第二天早上程咬金等了半天,迟迟等不到李言睡到自然醒。

    最终程咬金只能玩了手骚的,捧着自己的祭文就在李言的门口大声朗诵,这才惊醒了李言。

    “午后出发。”

    李言倒是能理解程咬金的心情,于是便定下了时间,选择了中午让将士们吃饱喝足后出发。

    一个时辰后,李言与程咬金率领全军向北进发。

    他们的目的地便是当年大汉冠军侯筑坛祭天的狼居胥山,李言正是打算复刻这北伐的最高荣耀,封狼居胥。

    只不过大军走了许久,一直都没找到这座山峰,反倒是来到了一个一望无际的水域边缘。

    “这是……瀚海?”

    程咬金倒是见识不浅,自古一来不少书籍都记载了大漠以北的深处有一片一望无际的水域,名为瀚海。

    《汉书》记载:“饮马瀚海,封狼居胥。西规大河,列郡祁连。”

    《史记》记载:“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瀚海。”

    两本史书都记载着冠军侯霍去病实际,它们在提到封狼居胥的同时,提到的瀚海便是眼前的这方水域。

    见到这片水域,李言当即下马,走到了水边,捧上水尝了一口。

    “淡水,所以瀚海真就是贝加尔湖了吧……”

    根据此地的位置,李言大概推断出了此地与现代地名的对照。

    经过李言的实践可得,这所谓的瀚海,指的确实就是后世的贝加尔湖。

    “继续出发,若是再找不到,就随便找个山罢了。”

    再见到这所谓的“瀚海”之后,李言对于“封狼居胥”的热情也就少了很多。

    他之所以带人在这寒意凛然的地方寻找狼居胥山,所为的不过是重现北伐的最高荣耀罢了。

    在晃悠了这么久之后,李言心思已经淡了很多。

    “什么叫随便找个山?这还能随便找的?”

    程咬金当即就不乐意了,封狼居胥,这可是至高的一种荣耀!

    “北伐已经功成,我是主帅,我在哪里筑坛祭天,哪里就是狼居胥山。”

    李言淡淡的回复了程咬金一句。

    “这……”

    程咬金当即就被怼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是真没想到李言会说出如此霸气的一句话出来。

    要知道,自大汉冠军侯之后,世间哪位参与北伐的将军不以追随霍去病的脚步为荣?

    这怎么轮到李言这就不一样了呢……

    程咬金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毕竟李言主导的这次北伐确实做到了前人未曾做到的事情。

    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李言这次北伐成功的意义并不比当年的冠军侯差,李言的功绩本身便代表了无上的荣耀。

    只可惜,上天似乎并没有给李言去别处筑坛祭天机会,大军在见到“瀚海”之后很快就见到了山脉。

    根据山脉附近的地形观察,再结合古籍的记载,程咬金基本确定,此处便是大汉冠军侯筑坛祭天的狼居胥山!

    “登山,筑坛祭天!”

    程咬金简直比李言还要积极,在询问过李言之后,他亲自带人就开始了登山,并且亲自搬运土石开始建坛。

    在程咬金身先士卒的效率下,一座祭坛很快就建造完成,程咬金也顺利的带着自己写的祭文,开始了祭天。

    李言对于这些麻烦至极的流程无感,他将麻烦事交给了程咬金,他只是最后登上了高台,读了一边祭文而已。

    “贞观二年……”

    “从今往后,此山以南,尽是唐土……”

    在李言高颂结束,焚烧了祭文后,这场历史上第二次“封狼居胥”正式完成。@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