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87章 程咬金归朝,李世民更后悔了
    李世民调回诸位将军的圣旨很快就从长安发出。

    各位将军在接到圣旨后也是第一时间便率领支援边境的将士回归了长安。

    即便是身处漠北的程咬金也是在圣旨发出后的半个月回到了长安。

    程咬金在回到长安后,第一时间便得到了李世民的传召。

    “卿总算是回来了。”

    李世民看着程咬金颇有几分感慨。

    说实话,李世民很庆幸自己派去丰州的将领是程咬金。

    否则若是其它将领前往丰州,只怕自己将会错过李言,绝不会这么早便查清李言是自己失散多年的长子的情况。

    “陛下,这一战,老臣是担惊受怕的紧啊!”

    程咬金现在回到了长安,自然而然的就恢复了平日里示人的那副混子形象。

    “陛下,您是不知道,这李言打仗的方式,那叫一个独树一帜……”

    程咬金开始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给李世民口播北伐的经历。

    程咬金知道,李世民对于这场北伐,最关心的莫过于李言!

    因此,程咬金自然知道如何描述才能引起李世民的情绪波动,他特地删减了各种无用的经历,直接开始大吹特吹李言的战绩。

    “冬日守城之战的时候,臣就看了出来,这李言一身虎胆,无所畏惧,他那一杆重达一百二十八斤的方天画戟,更是……”

    “后来,陛下圣明,发旨北伐,李言独自一人率领一千二百骑兵,深入草原……”

    “臣抵达那突厥王城的时候,李言却是受了伤,他也不知道是杀了几千个突厥人,手臂上的铁甲都裂开了……”

    “李言浑身浴血,手臂上更是有这么长一条伤口,但他却丝毫不为所动,老臣隐约间仿佛看到了陛下当年率领老臣征战时的身姿……”

    做为李言身份的知情人,程咬金在和李世民单独交谈的时候丝毫不介意将李言和李世民联系起来。

    如此独树一帜的描述方式,使得李世民有了全新的感受。

    于是乎……

    李世民更后悔了!

    他现在简直感觉大半个月之前的自己脑子出了问题!

    他怎么就把李言这个自己极其出色的儿子给放走了呢!

    他怎么就能同意李言的请辞了呢!

    李世民巴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收回自己前些日子的屁话,然后把李言抓回朝堂,接着亲自调教自家儿子的心理健康问题。

    “够了,别说了!”

    在后悔且烦躁的情绪下,李世民猛的一拍桌子,把程咬金给吓了一跳。

    程咬金赶紧回顾自己的描述,看看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陛下,臣有罪!”

    在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情况下,程咬金一咬牙,直接开口认罪。

    李世民闻言,直接懵了。

    他刚打算给程咬金一个台阶下,表示这波发飙是他自己的问题,结果程咬金就认罪了。

    “说说吧,你有何罪。”

    于是乎,不愿丢面子的李世民只好顺着程咬金的话接下去。

    “陛下,臣……臣……臣在北伐时不该行军缓慢,导致李言元帅独自抗衡突厥万余大军一个时辰,最终受伤。”

    程咬金憋了半天,只要随便找了个理由。

    说实话,程咬金到现在还是没明白李世民为什么发飙。

    “既然如此,便罚你一个月俸禄吧。”

    李世民借坡下驴,结束了自己发飙的话题。

    君臣二人的交谈倒此也就结束的差不多了,李世民在与程咬金常规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挥了挥手,示意程咬金自行离开。

    “王德,送卢国公出宫吧。”

    李世民由于还在后悔李言的事情,导致心情烦躁,想要一个人呆着,就连王德这个不完整的人也暂时不想留在身边,随便找了个接口就给打发走了。

    “是,陛下。”

    王德做为老太监,深知贯彻皇帝的命令才是本质,他果断退出了御书房,跟在程咬金旁边送其离宫。

    路上,程咬金越想越觉得憋屈,他总感觉今天李世民的发飙有点不对劲。

    “王公公,您是陛下身边的老人了,您帮我看看,刚刚我是说错什么了,才让陛下忽然发飙?”

    程咬金也看得出来,自己认的罪和李世民发飙的愿意完全没多大的关联,他只能选择咨询一下这位老太监。

    “哎呦,卢国公,您可别为难老奴我了,圣意不能妄自猜测啊。”

    王德可没程咬金那个胆子,他对于在宫中存活下去的技巧已经刻入了骨子,他才不敢随意“点播”重臣。

    程咬金见状,从兜里摸出了一片金叶子,塞给了王德。

    “诶,卢国公,其实吧,陛下这两天本就心情不佳,之前定北侯面圣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请辞了。”

    “陛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了!”

    “说实话,陛下这两天可是后悔的很的。”

    王德虽然对李世民忠心耿耿,但李言的事又不是什么机密,他还是与程咬金说了几句。

    “得,俺老程懂了。”

    程咬金忽然联想到了李言在离开漠北之前的异样,顿时就明白了情况。

    原来李言说的不再统兵竟然是这么个意思。

    这小子竟然十九岁就请辞了!

    怪不得李世民心情欠佳,感情是自己大吹特吹的时候撞枪口上了。

    “这不是坑我老程么。”

    程咬金嘴角牵扯出了一丝苦笑。

    或许别人不懂李世民的心情,但做为了解内幕的人,程咬金还是能懂上一些的。

    “诶,罢了,一个月的俸禄罢了。”

    程咬金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皇家之事,乖乖离开了皇城,回到了自己的卢国公府。

    ……

    与此同时,御书房中,李世民被程咬金这一顿刺激之后,是彻底失去了批阅奏折的心情。

    反正今天最重要的奏折已经看完了,李世民允许自己走神走上半个时辰。

    “毕竟朕的孩子啊,怎么能行商贾之事呢……”

    “十九岁便封狼居胥,难不成他是嫌弃定北侯的爵位太小了?朕是不是应该直接封个国公啊……”

    “对,一定是封爵位的太小了,朕的儿子,必有壮志雄心!朕一定要再找个机会让他立下功勋!”

    “可是,他都请辞了啊……”

    李世民喃喃自语着,情绪不断产生变化,脑壳儿也隐约有些疼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