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101章 工部来人
    李世民的两道旨意被快速传达。

    原本正在家中休息,喝喝酒、耍耍功夫的程咬金忽然得到了命令,当即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长安禁卫军处,带人前往定北侯府门前维护治安。

    可怜他堂堂国公爷,竟然被李世民如此草率的分配了保安的任务……

    “这小子真能搞事,要不是皇帝是他亲爹,估计他在长安都待不下去!”

    程咬金在心中狠狠的吐槽。

    要知道,明日可是十日一次的休沐时间!

    他程咬金好不容易能休息一整日,接过就这么被完美的破坏了。

    “诶,算了,俺老程怎能如此斤斤计较……”

    程咬金自我安慰道。

    ……

    与此同时,李世民的旨意同样传递到了工部。

    工部的大院之中,一群匠人整整齐齐的看着宣旨太监离去的身影,脸色都是相当的难看。

    “吴大匠,我们真要去天工院?而且还要和那群民间工匠一次被定北侯挑选?”

    “陛下都下旨了,你还想抗旨不成?”

    “可是我们都是工部的官匠啊!”

    “陛下明摆着是偏向定北侯!不过也罢,以我等的水平,难道还会比那些民匠差不成?到时候进了那什么天工院,咱就说工部劳碌,没有闲暇时间!”

    一群工部的匠人聚集在一起讨论了起来。

    他们无一例外,都相当看不起民间的匠人。

    在他们的眼中,他们可都是经历了工部的层层选拔,才能成为朝廷的官匠的,如今去和民间工匠一起掺和,简直是自降身份。

    当然,他们心中最大的芥蒂就是李言的大唐天工院,这天工院的说法,简直就是在打工部的脸。

    只可惜,李世民的圣旨已经下达,他们不得不前往定北侯那边掺和一趟。

    一群人一边商讨着什么,一边浩浩荡荡的前往了定北侯府的方向。

    ……

    定北侯府的门口,程咬金一脚踹开了一个跑来围观的读书人,然后大刀阔斧的就坐在一方胡凳上。

    “将军,又有人来了!”

    程咬金刚刚坐定,就有禁卫军跑来禀报。

    “什么?还有不怕死的?真当我程咬金是好惹的了不成?”

    程咬金一副很暴躁的模样,他心里正烦着呢,竟然还有人来给他添堵。

    “走!随本将军去赶人!”

    程咬金当即就站了起来,带着人就前往了躁动的方向。

    “你们凭什么拦我们!我们是工部的官匠!”

    “就是!我们加入那什么天工院都是给定北侯面子,你们还拦我等!”

    “我们可是奉陛下的旨意来的!”

    一群人在此咋咋呼呼,只可惜却一直被禁卫军拦着,不得上前。

    “他们是工部的人,你们拦他们作甚?”

    程咬金眉头一皱,问了一声。

    “启禀将军,这些人穿着华丽,着实不像匠人,我等这是误认了。”

    禁卫军回答的也是干脆,摆明了就是在说这群工匠丝毫没有匠人的气质。

    “他们也算是工匠,放行吧。”

    程咬金顿时感到很无趣,转身就准备坐回去,感情这是闹了乌龙,他还以为又可以揍人了呢。

    “哼!既然不欢迎我们,我们就不去了!”

    “就是,竟然拦了我们这么长时间!”

    两名略显年轻,大概三十多岁的官匠开口说道。

    “嗯?”

    刚刚转身准备离开的程咬金顿时就转了回来,这群人给脸不要脸?谁给他们的胆子在他程咬金面前放肆?

    难不成就他们是奉旨过来的,自己就不是了?

    程咬金当即就走到了前面。

    “你们这是要本国公道歉不成?”

    程咬金眼神中带着杀气,直直的盯着两名搞事的刺头。

    刹那间,程咬金一身从死人堆里磨练出的气势压倒了这群人。

    “卢……卢……国公,见过卢国公!”

    处于人群最中央的工匠,也就是众人口中的吴大匠,整个人都快傻了。

    他之前压根没看到程咬金,还以为在此地维护治安的只是那群禁卫军,所以才会放任手下人肆意妄为。

    “你们还去不去?若是不去,本将立即派人向陛下汇报,就说你们当众抗旨!”

    程咬金略微收炼了自身的气势,但却从语言上继续给予了他们沉重的一击。

    “我等不敢抗旨。”

    吴大匠恭敬的回答,气势明显怂了许多。

    “滚过去吧!”

    程咬金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即便此人是工部的一名大匠,但在这等地位在程咬金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是!我等这就去!”

    吴大匠乖乖认怂,带着自己的人夹着尾巴通过了此处,赶忙前往了定北侯府的方向。

    几分钟后,一群来自工部的匠人顺利抵达了定北侯府的门口。

    如今每样五件物品都已经被拆了四件,都各只有一件完整的样本给所有人观摩。

    “不就是复刻一件么,雕虫小技!”

    工部的人在远离了程咬金之后,气焰逐渐恢复,当即就走向了完整的样本,准备取来研究。

    然而……

    定北侯府的下人当即拦住了来人,开口说道:“侯爷吩咐过,最后一件不能拆解,只可观摩,其他人还需要通过它来重新拼装。”

    众官匠:“……”

    他们看了看四周,原本的那四件样本早就分成了各个零件,被最早前来的一批匠人给瓜分研究。

    那些民间匠人早就做过了简单商讨,会将零件依次传阅,共同研究。

    “那我等拿什么研究?”

    吴大匠脸色黝黑,主动开口问了一句。

    “用眼睛。”

    定北侯府的下人连犹豫都没有,果断说出了一句令人抓狂的话。

    “哼!我才不信这有什么难的!不拆就不拆!”

    他们终究时官匠,心底有着自己的傲气,选择了硬着头皮强上!

    一个时辰后……

    众官匠陷入了迷茫。

    “你看到了什么?”

    “一堆木头。”

    “你们呢?”

    “一堆铁。”

    “这还怎么复刻?尤其是那个铁制的,外面那么大一个铁壳保着,谁看得见?”

    众官匠隐约有些抓狂。

    定北侯府的下人适时再度发言:“你们可以当他们研究完了再研究,当然,侯爷说过,那四台估计是组装不起来了。”

    下人的话相当扎心,直接扎的众官匠无话可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