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116章 大军凯旋,九人组全当将军了
    这群前来拜访李言的商人并非是之前李言打交道最多的商队。

    他们多是一些小体量的个体商户,其中有些人是开染坊的,有些人是开茶肆的。

    总而言之,这些人非常有潜力成为推动大唐经济发展的第一批机械生产小作坊主。

    “请问侯爷,这天工坊生产的手摇纺织机价格如何?产量真的有那么夸张吗?”

    “还有水力纺织机,真的在河边就能使用?免去人力?”

    这几个小老板对李言的态度异常恭敬,和平时谈生意的模样相差甚远,这便是地位和声望给李言带来的尊重。

    “诸位若是有意,可先将纺织机带回,等试生产后再支付铜钱也是不迟,反正这价格也并不是太贵。”

    李言也全然不像一个谈生意的人,他的目的只是刺激机器生产的推动,并加速大唐经济发展使之与基础工业发展相适应。

    李言自始至终都没想找靠卖机器挣什么大钱。

    这一批纺织机的售卖价格其实只是材料成本和人力成本加起来的一点五倍左右罢了,正是一个相当合适的价格,毕竟天工坊也得给朝廷交税。

    “既然如此,我等便却之不恭了!”

    一众小老板惊喜万分,他们还从未与人做过这样的生意。

    李言此举完全可以大大缓解他们的资金压力,甚至还能试生产过后进行成本、利润的核算,这样以来他们将更加的放心,风险也会更小。

    就这样,一群长安本地的小老板从天工坊带走了上百架纺织机,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就进行了尝试。

    接着仅在两日过后,长安及周边各地的市场便有了最直观的反应。

    大量优质纱线从那些得到了纺织机的小老板手中流出,在优质纱线的供应下,优质布匹的产量也在稳步提升。

    布匹的质量增高,价格降低,刺激了长安及周边百姓的消费,快速拉动的经济的发展。

    就这样,一众小老板发现有利可图,甚至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导致利润远高于自家的染坊、茶肆,一众小老板果断投入了机器生产纺织的怀抱,一个个迅速交钱拿货,开设了全新的纺织坊。

    “全力生产纺织机,大唐还大着呢。”

    李言定下了天工坊的短期发展路线。

    优先生产手摇纺织机,通过各地衙门或者商队向整个大唐供货。

    以纺织为起点,拉动轻工业发展,刺激大唐经济,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全面推进打好铺垫。

    “如今大唐的经济还是差了点,轻工业倒还好说,若是蒸汽机研发完成,朝廷可能根本没钱推动相关重工业……”

    李言暗自琢磨了起来。

    说实话,大唐其实根本不穷,但是这些钱基本都掌握在各地大族的手中。

    最重要的是,这些钱压根儿就没在市场上流通!

    这才是贞观初年大唐“穷”的真正因素。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先让资本进场,等工业基础打牢,再让朝廷割韭菜……”

    李言甩了甩头,不再考虑这些令人头疼的经济学问题。

    李言回到了天工院,在传授了天工院的工匠们一些基础机械远离之后,就让他们自己研究蒸汽机去了。

    这些李言还得在“我的世界”中疯狂赶路,李言有种预感,他距离找到地宫,找到末地传送门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

    三天后,李世民坐在御书房里看着手中的书信喜笑颜开。

    他惊喜的并不是李言搞出来的以长安为中心,逐渐辐射整个大唐的经济发展,而是这封来自于凉州的战报。

    “凉州已定,长乐王在大军抵达之前先行骑马,逃往薛延陀,结果竟然被我大唐将士后发先至,亲手抓了回来!好!好啊!”

    李世民在欣喜之于也记住了几个名字,他们便是亲手抓回长乐王李幼良的葛大海、周成、张强三人组。

    这三个人拥有李言给的“加速猪”,虽然平时一般不骑,骑了也不飙猪,但是在关键时候,这“加速猪”爆发出来的速度还是非常重要的。

    这一回便是他们亲手抓回了长乐王李幼良,立下了大功。

    “葛大海、周成、张强、张大柱……这九人皆是良才!”

    李世民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前三个名字之所以在李世民的印象中极其深刻,便是因为这三个名字曾经在之前兰州战报的名单中出现过。

    正是这九人的悍不畏死,才拖住了薛延陀大军的攻城,这才等来了李言。

    换句话说,张大柱等九人本就有大功,现在葛大海三人再度在战报中刷了波存在感,直接使得李世民回忆起了完整的九人名单。

    李世民拿起笔便开始了书写,现在他写的正是封赏名单的草稿。

    大战过后必有重赏,这重赏的决议便是来源于李世民一遍一遍修改、增添的名单。

    “大军明日便要凯旋归来,王德,吩咐下去,让长安所有百姓都知道这则消息。”

    李世民的心情非常美好,这一次可是大唐今年的第二场大捷。

    有了这两场大捷兜底,想必天下百姓很快就要忘记当初的渭水之耻与玄武门事变了。

    李世民的洗白大计进度条毫无疑问的再度暴涨一截,开心是必然的。

    一日后的清晨,整个长安都是热热闹闹的。

    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军凯旋的消息,百姓自发的夹道欢迎,等待着大军的抵达。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以李靖为首的军队从城门缓缓进入城中。

    李靖、程咬金、尉迟恭在最前方,后面紧随的便是李世民的玄甲铁骑,最后才是大军入城,

    大军并不会全部停留在长安城中,出来玄甲卫这支本就驻扎在皇城之内的军队外,大部分入城的将士后会在朱雀门前齐聚,等待李世民露面,进行一番仪式后重回城外大营。

    对于这个过程,李言自然是不感冒的,只不管他在此战的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表现,他提前就被安排在了朱雀广场上,等待封赏大典。

    “大柱,你说咱这次的军功够不够封个将军?”

    “我们几个可能不够,但是你们三个肯定稳了,啧啧,活擒长乐王,这可是大功。”

    张大柱和葛大海等人饶有兴致的互相打趣着。

    他们对于百姓夹道相迎早就适应过了一次,当初他们来长安时就感受过这种氛围,如今再来第二次显然淡定了许多,没有激动的太过明显。

    “看那边,老大在那!”

    忽然,葛大海连拍张大柱的胳膊,他身为一个“老”斥候,观察力明锐,一眼就看到李言。

    只见李言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侯君集旁边,处于武将阵营的第一梯队。

    说实话,李言挺不喜欢这氛围的。

    身为一个宅男,李言宁愿一个人待在府上肝“我的世界”,甚至就连在天工院都忙活都比在此地舒服。

    更何况李言是完全不想要什么功劳,生怕什么时候皇帝脑子一轴就要“陷害功臣”

    “嘶……老大不愧是老大,站的位置那么好!”

    张大柱仿佛看到了一生的偶像般,眼里直冒星星,他认得李言身旁的侯君集,自然知道李言站的地方具备如何档次。

    “全军站定,行礼!”

    当大军尽数站在了朱雀广场之后,凯旋仪式与封赏大典也就进入了流程。

    想当初李言由于请辞成功,并未参与如此壮(繁)观(琐)的流程,未曾想这一次只是去救人,结果就没躲的过去。

    “诸位将士……”

    李言继续保持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李世民讲话。

    有一说一,如今场地这么大,李世民的声音也就最前面的数百人能听清,后面的人估计只能听见刮风的声音,一个字都休想听到。

    但几乎所有将士都是眼神炽热的看着李世民这个皇帝,似乎是被其人格魅力所吸引……

    李世民身为皇帝,口才自然是有水平的,配合着慷慨激昂的文案,倒是能感染最前面的数百将士。

    最终,在数百将士的情绪带动下,全军的热情都被莫名其妙的点燃。

    此情此景,像极了神棍在传教,李言表示幸亏自己上一次没有到场,否则他承受的便是双倍的痛苦。

    忍住心中的无聊,李言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在讲话、祭天等复杂的仪式过后,凯旋仪式总算结束,接着进入了封赏大典。

    这封赏大典就没那么复杂了,各种决议及相关文案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李世民只需要往那一站,充当一下吉祥物,等着老太监王德一条条的读完便可。

    “卫国公李靖……”

    “郑国公魏征……”

    “……尉迟恭……”

    “……程咬金……”

    第一批封赏名单显然是这几个位列国公的扛把子人物,他们的爵位已经封赏到顶,再上面便是皇室专属的郡王、嗣王,这两个爵位显然封不到李靖等人的头上。

    因此,李世民给他们的封赏便只是单纯的钱财以及口头嘉奖,

    做官到了他们这种地步,便已经是赏无可赏了。

    所以一旦他们日后立下什么真正的滔天大功,皇帝的就会非常为难,从而陷入纠结。

    李言担心的便是这种情况的发生,一旦他日后走到了国公的位置,接着他再一不小心立下功劳,那么皇帝该赏什么呢?

    到时候等待自己的说不定就是莫须有之罪,从而惨遭削爵,甚至有可能更加离谱。

    李言正是不愿意和朝廷走到对立面,这才早早的请辞,以期远离军功。

    “定北侯李言……”

    当王德宣布到李言的名字时,李言当即思绪清明了起来,他倒是希望李世民会考虑自己的那五大“罪过”从而整个不赏不罚,这才是最好的。

    “定北侯李言,千里支援,顾身杀入万军之间,豪取敌将首级,战斗过后,心忧鄯州,再度奔行数百里……”

    “当有不世之功,封李言,万年县公!食邑一千五百户!”

    当王德话音落下的瞬间,李言的气质当即就颓废了不少,看来他终究还是错付了,他原以为李世民能动他的意思的,结果还是封了个大的……

    “恭喜!”

    “李县公,恭喜啊!”

    李言身旁,一众武将纷纷送出了自己的祝贺,只是李言兴致不高,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番。

    “嘶……老大强啊!这都县公了!”

    “不愧是老大!”

    张大柱等人的位置还算是靠前,尚且能听到王德的声音,当即便由衷的为李言感到了高兴。

    他们并不知道,李言压根儿就没有高兴,反倒是还有些淡淡的忧伤。

    “李靖麾下斥候营葛大海、周成、张强,活擒反王李幼良有功!封从五品上,游骑将军!即日赴兵部任职!”

    还没等他们替李言高兴完,王德便直接点到了葛大海三人!

    他们三人竟然全都封了五品官!

    而且要知道,不同地方的五品官地位也是不一样,他们三个竟然全都要赴兵部任职!

    入了兵部,他们便是长安的官吏,再加上从五品的品级,也就是说他们拥有了上朝会的资格!

    这可就令所有五品官羡慕了。

    “大海,恭喜啊,你们这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张大柱拍了拍葛大海的胳膊,由衷的送出了嘱咐。

    “我是将军了?我老葛家出息了啊!”

    葛大海这才被张大柱给拍醒,后知后觉的兴奋了起来。

    封赏到现在还没完,王德紧接着便喊道了张大柱的名字。

    “李靖麾下,校尉张大柱,张……(懒的编名字,反正就这几个人)”

    “兰州之战,主动出城拖延时间,立有大功,封从五品下,游击将军,即日前往左武卫任职!”

    即葛大海三人之后,剩下的张大柱六人同样被封了从五品,虽然是从五品下,但这也是五品官!

    当然,最主要的是张大柱他们就在左武卫任职,这同样是常驻在长安的大军,他们也不至于相聚太远,真正变成大唐军方的满天星。

    “还不错。”

    李言听到这,心情才稍微好受一点。

    既然张大柱他们成将军了,那么他惨遭封为县公的哀伤也就能略微淡上一些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