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146章 李言大婚,李世民的骚操作
    虽然没有直接升级,略有些小遗憾,但这也无伤大雅,获得区区六点成就经验对于李言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

    就算不用开门咒去吓人,李言也完全可以依靠其它模组。

    就比如前几日升级到lv.15时获得的“快餐食品mod”,它同样自带了一个成就任务,并且这个成就任务还和之前的“甜品mod”的成就任务有些重复。

    “成就列表”

    “快餐食品mod:炸鸡汉堡怎能不早就肥宅(提取至少五种快餐食品,研究复刻其烹饪方法,使至少三人食用快餐食品后体重达到两百斤,奖励15成就点,当前:0/3)”

    这种成就任务完成非常简单,李言只需要让开一家类似闲云居的店面,销售炸鸡汉堡之类的食品就行。

    以快餐食品的味道及其高热量的特性,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贵族子弟自然而然的成为一个肥宅,都不需要李言去亲自做太多的事情。

    当然,李言暂时不像去做如此缺德之事,炸鸡汉堡这种东西,自己享受享受就得了,反正自己体质爆表,消化能力远超常人。

    “还是玩开门咒去吧,这个简单。”

    李言摇了摇头,暂时清空了脑海中的杂念。

    现在蒸汽机完工,天工院得庆功一番。

    “天工院所有人,每人赏白银百两!”

    李言大手一挥,直接做出了决定。

    天工院一共三十五名工匠,这一赏就是整整三千五百两。

    “国公爷,我们几个就算了吧,我们也没出力。”

    李言刚刚宣布,那五名造纸匠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对于这蒸汽机的研发毫无贡献,他们这些天一直在研究李言给他们的各种造纸配方,诸如硬纸、青纸、草纸等。

    “无妨,尔等造纸有功,也当有赏。”

    李言不会厚此薄彼,这五人虽然没参与蒸汽机的研究,但也同样日日为天工院操劳,受得起这笔赏赐。

    更何况区区三千五百两银子对于李言来说,仅仅就是一串数字。

    闲云居每个月都能给李言提供海量收入,这些钱放着也是放着,天工院的日常研究开销根本用不了太多钱,天工院还没发展到烧钱的时候。

    “我呢?我呢?”

    王筱溪立即凑了过来,她可是听到了,天工院的每人百两!她不是天工院的人,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

    李言和煦的笑了笑,伸手抹了抹王筱溪的脑袋:“我把秦国公府交给你,如何?”

    李言一席话,瞬间就让王筱溪的整张脸都红了。

    但是脸红羞涩之余,王筱溪还没忘记现实情况。

    “那可不行,按照陛下的旨意,我只是侧室,秦国公府轮不到我管。”

    王筱溪虽然性格跳脱,但是出身王家的她还是牢记礼法的。

    李言和她说的这席话一旦传出去,那就是大问题,这是礼法上的逾越,再加上李言的婚事是李世民赐的,此事极有可能被御史闹到朝堂。

    王筱溪自然不能让李言被人弹劾,赶紧开口提醒。

    听到王筱溪这番话,李言略微楞了一下。

    若不是王筱溪提醒,李言自己都快忘记了,他这一回要娶三个!

    李言完全把长孙梦和崔熙两人给忘记了!

    这事可要不得,日后如果后院起火,那可就麻烦大了。

    李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时间不早了,先送你回去?”

    李言又顺手摸了摸王筱溪的脑袋,温和的开口说道。

    “嗯。”

    王筱溪的脸更红了。

    ……

    自从这一日李言将王筱溪送回家之后,王筱溪便得了王家的吩咐,大婚前几日,双方不宜见面。

    这是这个时代的风俗,王筱溪自然不能违背。

    因此,这一连几天,李言都没能见到王筱溪,落差感产生,李言反倒是感觉有些不习惯了。

    “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李言一边走在去天工院的路上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这种有一个人能挂在心头期盼的感觉很是奇妙,数日的别离换来的是翘首相盼的哀愁,哀愁过后的相见则是如隔千秋的浓厚满足。

    也就是李言现在还没解锁修仙模组,若是李言现在拥有修仙模组,只怕这满盘都是“心境+1”的字样,最是而来的就是经验条被鲸吞,迅速转化为修仙模组的心境和修为。

    很可惜,如今的李言并没有修仙模组,他这颗经过了经验强化的脑子不自觉的就开始调用记忆中的知识片段分析这种感情的成因。

    根据记忆中的生物知识,人类感情的本质其实是多巴胺、荷尔蒙、去甲肾上腺素等激素的组合效应。

    利用这些知识延伸下去,修仙中的两种练法无情和有情应该就是各种激素对修仙方式及结果的影响。

    在抑制多种激素分泌的情况下,修仙可能回稍微顺利些许,但最终将会彻底丧失这些激素的分泌功能。

    在不抑制激素分泌的情况下,修仙可能会难上些许,但修到最后,感情还是能保住的,说不定到最后,连分泌各种激素器官都会一起进化,从而达成所谓的心境的高层次。

    不知不觉间,李言的脑海里差点完成了一篇小作文,这便是初次尝试到爱情滋味后的胡思乱想。

    当然,李言的胡思乱想都还是有些道理的。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来到了天工院,李言这些天还得继续在天工院充当领头人。

    虽然天工院的工匠以及基本吃透的蒸汽机,但距离应用还有些距离。

    应用的第一步,李言准备让他们将蒸汽机和造纸机结合,一举将造纸机给打造成大唐第一台全自动机械。

    当李言进入状态之后,胡思乱想也就自然而然的结束了。

    ……

    从天工院返回之后,李言的忙碌还是停不下来。

    现在距离大婚的日期还剩下最后两天,明日李言没空再去天工院,他还得忙活国公府的装饰点缀,以及和迎亲队伍沟通。

    为了减少明日的麻烦,李言选择了少有的压榨一番国公府下人们的劳动力。

    李言亲自带头,通宵忙活国公府的布置。

    对于李言的安排,下人们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平日里的李言从未对下人进行压榨,反倒是颇为照顾,

    再加上李言平日出行都是一个人出门,国公府的下人基本上都是整日整日的闲着。

    这也就导致了诺大一个国公府,虽然下人的数量少的可怜,但依旧让整个国公府运转的仅仅有条。

    如今为了李言的大婚,下人们就算忙上一些,也全都乐在其中,反倒是感觉总算能够为国公府办上些实事了。

    夜里的布置也没持续多久,入夜后国公府里忙活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完成了布置。

    国公府在布置之后,总算是有了喜事降至的样子。

    李言见状,也不再追求什么尽善尽美的细节,那都是脑子瓦特的强迫症患者干的事,李言还是挺正常的。

    肝了一夜的经验,第二日白天再度忙活了一番,确认了宴宾环节的全部请帖都送出去后,李言顿时又闲下来了。

    该办的事都已经办完了,李言又不会婚前焦虑瞎转悠。

    于是到了最后,李言又转悠到天工院去了。

    ……

    大婚当日的清晨,一名不速之客的到来让李言有些懵圈。

    来的不是旁人,赫然是当近皇帝李世民,他甚至还带上了皇后长孙无垢。

    “臣李言,见过陛下。”

    李言对于李世民突然跑过来很是不解,自己今日成婚,李世民做为皇帝跑过来干啥?

    就算李世民一时兴起,想要掺和一下,那也该事宴宾的时候来吧?这时候跑过来作甚?闲的无聊?

    “免礼。”

    李世民笑意吟吟的看着李言,如此诡异的笑容若是被后世之人看到,势必会用三个字总结——姨母笑。

    “卿可是感到疑惑,朕何故此时来到你这儿?”

    李世民明知故问,开口说道。

    “陛下,臣确实心有疑惑。”

    李言回答的很谨慎,生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他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李世民,就算李世民在自己的大婚之日带兵过来擒拿,给自己扣上个造反的名头,李言都不会感觉丝毫的奇怪。

    反正自古以来所有皇帝都这样,哪个皇帝还不是个两面三刀且腹黑的老阴货呢。

    “朕闻得,你乃是山间流落之子,被一老者抚养长大,如今那老者已然驾鹤西去,卿在这成婚大典上少了高堂相伴。”

    “朕乃大唐帝王,当待天下人入亲子,朕便决议……”

    李世民的话说的很通透,那就是他这是带着皇后来给李言充当高堂之位的。

    此刻,李言心中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

    感情自己拿李世民当皇帝,这李世民却想当自己爹?

    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占便宜也不能这么占吧?

    况且李世民一个大唐皇帝,干嘛要闲的蛋疼跑来占这个便宜?

    难不成是他是觉得自己功绩太高,必定名垂千古,所以跑来蹭一蹭史书,顺便增添一下光辉形象?

    对了!一定是这样!

    李世民这是来蹭声望的!

    而且若是自己敢拒绝,那么后果一定很严重!

    这绝对是只有一个选项的阳谋!

    李言以自己高超的智商看破了一切,只可惜,苦于信息不对等,李言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所以猜测出来的信息都是将李世民的恶意值拉到了顶点。

    这看出来的阳谋自然就是李言脑补出来的了。

    “臣,谢过陛下!”

    李言没办法,只能咬牙认下。

    被占便宜就被占吧,总比和李世民闹掰要好。

    “大善!”

    李世民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脸上的姨母笑也愈发浓重。

    在李世民的身旁,皇后长孙无垢同样是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在长孙皇后的认知里,她一直把李言给看成太上皇李渊的私生子,甚至还得到过李世民的默认。

    长孙皇后理所应当的将此事当成了李渊的意思。

    这是太上皇有心要给流落在外的皇室血脉撑场面,也是李世民和李渊关系缓和的绝佳契机!

    长孙皇后决议要展现出最完美的姿态,好好的辅助李世民完成这场表演。

    李世民显然不知道,就因为他自己的一个随心行为,直接惹得两名当事人脑补出了两出大戏。

    一出宫廷情感大戏,一出君王御下攻心大戏,两个出戏剧的精彩程度都能补充成一本小说,细节都相当的完备。

    就这样,三个人怀揣着三个不同的心思,开始了一个共同行动。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就这么在秦国公府休息了起来,期间李言特地提前调来了闲云居的厨子,为皇帝皇后提前准备了糕点、饮品,打发这漫长的等待时光。

    李世民一边品着闲云居新推出的“柠檬红茶”,一边抱着本书,看到津津有味,长孙皇后在一旁陪同,氛围很是融洽,和李言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见此情况,李言果断借口脱身,直接溜到了秦国公府之外,他只想离李世民远一点。

    珍爱生命,远离皇帝,这才是生存之道!

    时间一晃,来到了黄昏前的半个时辰。

    按照习俗,迎亲是在黄昏开始,李言可以跟随队伍,也可以在府上等着。

    由于李言要一次性娶三个,再加上李言本就怕麻烦,所以他直接选择了在府上等着,而不是随队伍一同前往。

    就在迎亲队伍准备出发时,李言发出请帖宴请的宾客也是纷纷到位。

    最先到来的肯定是长孙家、王家、崔家的人。

    此次婚嫁他们皆是当事人,自然提前抵达,尤其是李言的那三个老丈人,他们来的更早。

    当李言的三个老丈人发现皇帝也在,并且还得知皇帝和皇后要充当李言的高堂后,他们几个瞬间就开始了坐立不安。

    尤其是长孙家的长孙无逸,当他听说此事后腿都软了半截。

    他女儿长孙梦是李言的正妻,所以这拜高堂环节他也得露面。

    按照礼数,那就是和皇帝并排坐!

    这还得了?就算皇帝无所谓,他自己也不敢啊!

    长孙无逸求助似的看向长孙无忌,心中满是慌张。@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