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最强长子 > 第158章 打鸡血的留学僧
    秦国公府上,老太监王德又替皇帝跑来了一趟,于李言大致说明了皇帝的意思,吩咐李言明日务必要去天工学院进行一番讲学,并且指定的讲学的内容必须是那《大唐资本论》

    对于这个结果,李言也算是早有预料。

    他上一次讲学时,那么多朝臣混在人群中旁听,想必肯定得在朝中搞出些许事端。

    但当李言听完王德说完朝堂上发生的事之后,倒是有些哭笑不得。

    魏征竟然直接拿了一名四品官开刀,并且有模有样的用了不少理论知识。

    要知道,朝中的四品官若是外放,那可都是刺史级别的封疆大吏,这事情闹的也算是不小了。

    “王公公,还请劳烦替我禀报陛下,明日我会如期前往天工学院的。”

    李言自然不会因为些许小事而忤逆皇帝的意思,不过一场讲学而已,犯不着因此得罪李世民,李言还想继续安稳着肝经验,肝成就呢。

    时间就这么定下,明日早晨天工学院,李言二次讲学,讲学主题:《大唐资本论》如何作用于当代大唐及张氏造纸坊一案分析,参与人员:朝堂全体官员及皇帝……

    第二日一早,李言就前往了天工学院布置了一番,讲学地点为天工学院最大的一间阶梯教室,这是李言仿造后世建设,专门用来给天工学院的学生们上大课使用的,这间教室足以容纳四百人左右,差不多能装下朝廷官员。

    在正常情况下,使用这间阶梯教室讲课的天工学院先生都得扯着嗓子讲,一般两节课下来,常人的嗓子都吃不消。

    所以李言特地又提了一台一次性的音响,花费了整整一千经验值。

    整个场地除了音响之外不需要特别布置,只是需要适当排列一下官员的座次。

    按照朝廷惯例? 左文右武,李言命人重新调整了每个阶梯的座垫和矮桌? 这样以来等那群朝臣到的时候就可以按照上朝的位次找到自己的座位了。

    当然,皇帝的座位可谓是重中之重,李言还不像因为礼法问题被人弹劾。

    因此,皇帝的位置得特殊一些,李言干脆在最后一排? 也就是阶梯教室最高处的正中间给李世民加了个座? 反正看起来非常突出。

    这座位乍一看也没什么太大毛病,但若是让后世之人看到? 那么他们势必会发现,那特么不就是当年自己的专属座位么!

    总而言之? 场地的大体布置也就完成了,至于来听课的朝臣们满意不满意,那就和李言无关了。

    走到讲台处坐定? 李言拿出了那本魔改版资本论? 即《大唐资本论》? 开始了翻动。

    这根据现有理论分析昨日的张素一案? 还是得备课一番的。

    半个时辰过后,朝臣依次抵达? 最先到的赫然是程咬金这厮? 他是和尉迟恭一起来的。

    还未进门? 李言便听到了程咬金的声音。

    “真是的? 也不知道陛下怎么想的!竟然让我们这帮武夫也来听课!”

    “你可拉到吧? 你老程起码还是识字的,可怜我大字都不识一个? 还得来听课……”

    “走走,进去了,咦?这里看着还不错啊!”

    程咬金、尉迟恭进入了阶梯教室? 此地新颖的布局使得二人颇有些好奇,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让人坐在一个个台阶上的。

    程咬金原本还准备去和李言打个招呼? 结果还没等他动身,外面就传来了动静,又有一大群人来了。

    见此情况,程咬金也不废话,顺着平日里朝堂上的站位,找到了座次,通过程咬金这不假思索的动作来看,李言的座位布局还是相当成功的。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该来的人基本全部坐定,就差李世民一个。

    若这是普通授课,肯定没人回去等这么一个迟到的憨憨,但奈何这个憨憨是皇帝,所有人都得等着。

    终于,卡着既定时间的最后一刻,李世民隆重登场,坐定之后,讲学开始。

    “诸位,在下今日所讲依旧为《大唐资本论》……”

    李言也不矫情,直接开讲,先是按照前几日所讲的大纲,重新简短的复讲了一遍。

    什么价值、剩余价值、资本、劳动力等概念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

    这好似狂轰滥炸的知识输出效率自然是没几个人能接受的了,即便是长孙无忌这种脑力不凡的存在都听的晕乎乎的。

    换一种方式形容李言如今的输出效率,那大概就是李言把后世大二的那本《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给深度拓展了一番,然后转化成了大唐的模式,并将一整本的内容在一个时辰之内给全部讲完了。

    参考一下后世几十上百个课时学习后的挂科率,再看一下今日李言讲解的速度,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群大臣脑壳疼了。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狂轰滥炸之后,李言问出了一个问题。

    “诸位可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

    李言的笑容相当和煦,好似一个诲(毁)人不倦的良师,目光扫过了一个又一个当朝重臣,最后落在了李世民的身上。

    “讲的不错,此举对大唐有万世之功。”

    最高处,专属座位上的李世民给出了自己的点评。

    他虽然是听的极其迷茫,但却不能有丝毫的表露,只能像模像样的夸赞了一番李言。

    或许,这就叫皇帝的听课吧……

    “秦国公大才!”

    “好一个《大唐资本论》,真乃社稷之福啊!”

    “秦国公可称当世圣贤!”

    皇帝都开口了,朝臣们岂能不符合一番?

    若是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不合群,敢说一句李言讲的太快,自己毛线都没听懂一根,那其势必要被朝堂孤立,这仕途也就走的差不多了。

    见此情况,魏征、房玄龄、杜如晦等人略微松了口气。

    幸亏他们当日跑去蹭课了,不然就按照今日这一个时辰的讲解速度,能听懂那才是见鬼了。

    一个时辰听完《大唐资本论》,最多也就会觉得其很有道理,仿佛有无数深意暗藏其中,但若是考校一番,就必然会发现,能解释清楚那些全新名词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那我接下来便给诸位分析一下张大人一案吧。”

    李言开始了今日讲学的主题,他今日本就没打算讲的太细,这讲学能解决的问题,自学也基本能解决。

    等过个几日,天工坊将会正事发售《大唐资本论》,届时凡是有心之人买来钻研一番,自然能看明白不少如今大背景下的诸多社会现象。

    讲台下,同样在这听课的张素头皮一麻,肾上腺素疯狂飙升。

    他知道,这是决定他未来前途的时候!

    他这一回犯的事儿就是由《大唐资本论》引起的,若是没有这本书,那么他自家造纸坊苛扣工钱的事情,根本算不上大事,绝对不会于动摇社稷什么的挂钩。

    因此,只要李言这个《大唐资本论》的创作者认为自家造纸坊的事情不是太过恶劣,那么他的结局就不会太过凄惨。

    但同样的,若是李言今日的话说的稍微重上一些,那么他就彻底完了。

    心跳速度剧增,张素都不敢正眼看李言,只是竖起耳朵听着李言的案件分析。

    “张大人家中开了一间造纸坊,坊间雇佣民夫若干,通过雇佣关系可以得出,张大人为资本一方……”

    “剩余价值的本质便是在剥削制度下,劳动者生产价值和报仇之间的差额……”

    “因此,剥削是必然存在,同时也是必须存在的……”

    李言一开始只是通过案例重新给朝臣们描述了剩余价值的概念。

    按照这种说法,这张素张大人的案例也不是那么的恶劣,这只是资本本质导致的必然结果。

    张素听到这也就松了口气,他以为这是李言在给如今大唐所有代表了资本一方的人卖了个面子,自己应该不会太惨。

    然而,李言的话还没说完。

    “但是,吾以为,资本在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与皇权之间出现敌对性、统一性、包容性、互利性等诸多特性……”

    张素都没把李言的话听完,当张素听到自己身为李言空中的资本一方,要与皇权构成敌对的那一刻,瞬间气血上头,两眼发黑,咣的一下就晕了过去,趴倒在了矮桌上。

    张素虽晕,但无人敢扶!

    不论是那些听的头晕的文臣,还是那些听的快要瞌睡的武将全部都在这一刻打起了精神!

    要知道,凡是有些地位的人,家中有些产业的人,都会被这本《大唐资本论》给归类到资本的一方。

    现在李言告诉他们资本会与皇权出现敌对,这简直就是告诉皇帝,他们每一个人都有造反的可能。

    因此,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没人经受的起这么一顶大帽子。

    “此话……何解?”

    李世民沉默良久,缓缓开口说道。

    他倒是不信自己所有的臣子都要造反,他很好奇,李言说的敌对性、统一性、包容性都是什么玩意儿。

    要知道,这些名词在自古以来的任何书籍中都没有出现过。

    自古以来,凡是与国事、皇权等有哪怕丝毫关系的书、文章,其中的表述都相当隐晦。

    那些书或者文章一般都是通篇隐喻,道理暗藏,怎么会想李言这样把最事情本质以最直白的文字给表露出来。

    “启禀陛下,臣以为……”

    话都说道这儿了,李言自然得给皇帝解释。

    他今天之所以把一切挑的这么透彻,那就是不想让大唐经历资本主义革命什么的。

    一旦大唐乱起来,那么李言肝成就经验的速度势必会受到影响。

    因此,李言接下来的话基本都是讲给李世民一个人听的。

    李言花了整整两个时辰,给李世民讲明了资本发展带来了风险与机遇、危机与挑战……

    在李言的一番忽悠下,李世民成功被忽悠瘸了。

    在尚且读不懂李言《大唐资本论》的情况下,李世民愣是把握住了核心要义。

    制衡!

    平衡之道,是皇帝惯用的手段,即便放在管理资本和大唐皇室之间的关系中,也是同样可行的。

    李世民准备回头好好研究一番李言的《大唐资本论》,李世民有种预感,若是他不看明白这本书,那么未来大唐继续以如今的发展速度发展下去,迟早得完蛋!

    不止是皇室,还有那些朝廷官员,他们若是继续守旧的按照过去的观念来治理如今的大唐,那大唐同样得完蛋。

    能够体悟出这个道理,就说明李世民的智商绝对在线,他能干掉自己的亲哥,抢下这尊皇位,终究还是有原因的。

    “你这本《大唐资本论》何时刊印?从今往后,凡是大唐官员,皆要熟读此书,若不懂《大唐资本论》,将不配为官。”

    李世民慎重的做出了决定。

    “启禀陛下,三日后,天工坊将会发售。”

    李言给出了回答。

    “好!三日过后,大唐所有官员,皆要研读此书,一年后举办官考,凡学识不精者,官降三级!”

    李世民相当的果断,当场颁布的旨意。

    所有官员的脸都垮了,尤其是在场的武将,李世民刚刚说的可是当朝所有官员,可没说武将不用考……

    至此,今日的讲学也就基本结束了,这一场讲学或许讲的东西不多,但却让皇帝和当朝重臣明白了新时代新思想的重要性,甚至还定下了大唐未来官员录取的方针,这对于大唐社稷的稳定而言有极大的意义,方便了李言在稳定的环境下执行自己肝经验、肝成就的大计。

    ……

    天工学院阶梯教室之外,两名个子不高的秃头在这儿待着,他们偷听到了讲学的全部内容。

    “兲桑,这大唐皇帝都如此在乎这《大唐资本论》,我们也不能落后!”

    “说的好,宁桑!三日后此书就要发行,我们身为东瀛留在天工院的留学僧,必须要学好这大唐的精髓,然后才能报效我大东瀛!”

    “兲桑,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嗨!”

    两名东瀛国留学僧在心底发下了大宏愿,想着学好《大唐资本论》后报效东瀛。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三年过后,他们自以为学成了《大唐资本论》,回到了东瀛,受到了天皇的高度重视。

    他俩以《大唐资本论》的内容对东瀛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最终却由于社会本质的不同即生产力的高度差矣,直接就把东瀛给玩崩了,那时的东瀛,社会崩塌、民不聊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