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逐道在诸天 > 正文 第五章、三清观
    事实证明,圣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十年不到三清圣人就返回了昆仑山。

    本来在外面就收获了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回来又遇到了一片鸡毛的昆仑山,没有当场发怒,那都是三清圣人有涵养。

    圣人的世界没有对错,只看利弊。前因后果再怎么丰富,也抵不上最后的结果。

    没有众人预想之中追责,甚至连一句斥责都没有,有的只是三清圣人的一声叹息。

    “昆仑山虽好,终归还是承载不了三尊圣人。大兄、二兄,前往年我在东海发现一座道场,现在我就带着截教弟子过去安身,昆仑山就留给你们了!”

    感人肺腑的一幕,看得李牧都快要感动了。谁要是说通天圣人是一个愣头青,李牧绝对要上去给他几巴掌。

    昆仑山可是洪荒之中数一数二的福地,除了坍塌的天柱不周山之外,何处能够比得上昆仑?

    如此诱惑,说放弃就放弃,又岂是愣头青能够做到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通天圣人的语气之中,李牧隐隐还读出了一丝补偿的意味,就仿佛之前干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原始天尊正欲开口劝阻,太上圣人就抢先说道:“罢了,我等三兄弟自化形以来,就在昆仑山苦修至今,终归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三弟既然决定前往东海,为兄也就不再劝你。昆仑山就留给二弟吧,当年我曾在首阳山讲过道,干脆就立道场于首阳山好了!”

    说完,也不给原始天尊挽留的机会,只见太上圣人大手一挥,包括李牧在内的一众人族修士,直接从昆仑山被挪移到了首阳山。

    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就是一众人族修士的内心真实写照,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三清圣人就已经分了家。

    相对来说,李牧算是知道比较多得。不过他还是被三清圣人的三操作,搞得有些懵逼。

    这和神话传说中差距太大了。说好的三清因为门下弟子爆发冲突,招致三人分道扬镳、自立门户,现实却是三人和平分手。

    现在这波操作下来,三清圣人的关系不仅没有因为分家而对立,反而因为距离变得更加和睦。

    不管是通天圣人的操作,还是太上圣人的表演,都堪称是完美。

    原始天尊虽然没有做什么,甚至还有可能背负逼走兄弟的骂名,但他得到了实惠——昆仑山。

    就好像三兄弟分家产,老大和老三带着各自的产业离开,老二凭白获得了一栋豪宅,怎么看都是血赚。

    当然,太上和通天也不亏。通天圣人招募的小弟最多,甭管在什么地方都能够打开局面。

    太上圣人门人弟子虽少,但是带走了人族众修士,在往后的传教之中占据了先手优势。

    至于昆仑山,现在确实是归了原始天尊,但原本属于太上和通天的居住区域,依旧不会发生变化。就好像分了家,还留下了原来的房间。

    谁让阐教最重规矩呢?

    原始天尊的大道,决定了他是守序阵营的领头羊,干不出吃抹干净的事儿。

    师父如此,当徒弟的更不用说了。只要脑子正常,就不会打太清宫、上清宫的注意。

    哪怕是灵气再怎么丰富,里面种植了再多的灵根,他们都不会去动。

    既来之,则安之。

    在昆仑山是小杂鱼,到了首阳山也不例外。什么样的修为干什么样的事,李牧可不准备逾越。

    闭关、论道,偶尔还可以听一听太上圣人讲道。不得不承认,跟着无为圣人也是有好处的,那就是他啥也不管。

    给徒弟讲道的时候,大家也可以跟着旁听。机缘都给了出来,最后能不能有所收获,那就是各人自己的事情。

    当然,这是圣人的底气体现。认为自家徒弟天赋过人,即便是在一起听道,也能够从众多人族修士之中脱颖而出。

    若是有圣人大教气运加身,自家徒弟尚且不能超过普通人族修士,那就真的是他眼瞎。

    事实也确实如此,李牧亲眼目睹了玄都的开挂历程。大家一起听着道,就数玄都的修为蹦的最快,完全是蹭蹭往上冒。

    考虑到他是太上圣人唯一的徒弟,本身的资质也是超群,有此等实力也不算过分。

    李牧在吐槽别人开挂,可是在外界眼中,他何尝又不是在开挂呢?

    初入昆仑山的时候是天仙,待三清圣人讲道完毕,修为就上升到了玄仙。

    到了首阳山也没有停下来,无数年的苦修之后,李牧终归还是后来居上,赶在一众人族修士之前突破金仙。

    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人,老早就成为了玄仙,距离金仙只有一步之遥,却被卡了无数年。

    在巫妖时代,金仙自然不算什么,可现在不是进入到了人族时代么?

    纵观整个人族,能够突破金仙的那也是凤毛麟角。要么有大功德加身,要么遇上了大机缘。

    某种意义上来说,李牧也算是遇到了大机缘。圣人讲道妥妥的大机缘,拿出去绝对能够羡慕死无数人。

    可一起遇上大机缘的众人族修士,却没有此等收获。很多人甚至怀疑,表现出众的李牧会被太上圣人收入门墙。

    事实证明,这纯粹是想多了。对圣人来说,区区一个金仙完全不值得一提。尤其是无为之道造诣很深的太上圣人,想要他亲自出面招揽,估摸着到了准圣还差不多。

    对这种变化,李牧也非常的无奈。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认真修炼过仙道,主要精力全部集中在法则参悟上。

    不知道洪荒世界的天地法则是怎么回事,每当他在法则上有所领悟,仙道修为也跟着蹭蹭往上冒。

    隐藏修为是不可能的,李牧可不想考验太上圣人的眼力。万一被识破了,岂不是显得自己有问题?

    修为提升快也要看和谁比,相比只差临门一脚,即可迈入大罗之境的玄都,李牧这点儿修为就不够看了。

    毕竟,修炼越往上越难。到后期向前迈进一小步的难度,都超过前期经历的总和。

    当然,这是李牧刻意压制的结果。毕竟是开挂的人,若是全力修炼仙道,不去死磕法则之道,他的修炼速度绝对不会比玄都慢。

    只是这没有意义,从一开始李牧就走的是法则之路,大道早就明了。

    没有选定一条法则死磕,那是因为他成为了大荒世界的天帝,获得的福利并不比合道者差多少。

    如果李牧愿意,随时都可以在大荒世界合道。只不过那样一来,他也就被绑定在了大荒世界。

    若是洪荒这样的世界,没准李牧还要考虑一下,但是大荒世界那样的中千世界,那就不用想了。

    在内心深处,李牧总有一个感觉:这方洪荒世界之中的境界有问题。

    尤其是大罗之境,实在是太过不正常。按照他的推测大罗者乃一切空间永恒逍遥者,金意为不朽,即一切时空永恒逍遥的不朽不灭的仙人。

    可是看看刚刚过去的巫妖大战就知道,大罗之境的妖神、大巫,完全是下饺子一般的死去,何来一丝的不朽?

    不光大罗金仙无法不朽,就连上面的准圣,也是一打一打的死。感情强者就像不值钱一般,批量式的被埋葬。

    推测归推测,反正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能够涉猎到的。从现有的资料分析,也就洪荒六圣有一丝大罗的特性。

    圣人究竟是不是大罗,尚且是一个未知数。终归还是修为太低,对这方世界了解的太少。

    搞不好这方世界就是某个强者的恶作剧,在暗地里策划捣鼓出来的。反正按照大罗不朽的推测,开天辟地的盘古大概率还活着。

    然而,洪荒之中却看不到一丝盘古的影子。甭管十二祖巫,还是盘古三清,都不能算真正的盘古。

    既然精血和元神都能够化形,那么最重要的真灵,没道理会消散。

    盘古又不是铁憨憨,犯不着为了开辟世界赔上性命。即便是证道失败,那样的强者也会提前准备保命手段。

    这些问题,李牧能够想到,洪荒世界之中的强者同样能够想到。或许盘古三清变成玄门三清,就有这方面的因素。

    洪荒水深没有关系,潜水之中养不出蛟龙。作为一代苟帝,李牧是一点儿也不慌。

    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首阳山的钟声再次响起,同一众人族修士一样,李牧迅速出现在了场上。

    不同于之前的边缘人,现在他在人族修士之中也是赫赫有名。即便是什么也没做,那也成为了中心人物。

    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哪怕是在人心纯朴的时代,崇拜强者也是一种本能。

    太上圣人入场,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即便是招呼打到一半,也要停下来以示尊重。

    “今日招尔等过来,乃是因为人族大兴之势已经确定。接下来当有三皇五帝治世,尔等在吾坐下听道日久,现在是时候回归为人族大兴贡献一份力量。

    我等缘分已尽,听完这次讲道,尔等就回归人族吧!”

    说完也不管众人是否接受,太上圣人自顾讲起大道来。谁都知道太上圣人讲道最是魔幻,从来都是想讲啥就讲啥。

    上到圣人大道,下到修行练气的基础之道,这位都不介意穿插在一起。一不留神就会错过很多东西。

    最后一次听道机缘,谁也不愿意放弃,心中再多的想法也只能暂时压下。李牧也没有例外,正在拼命的领悟。

    不得不承认圣人坐下就是好,圣人讲道就如同是一个挂,比自己独自摸索快了不只十倍。

    如果说进入昆仑之时,李牧的法则领悟是一滴水,现在起码是一方池塘。

    同洪荒世界浩瀚的法则海洋相比,固然是不值得一提,但这个进步却是非常的惊人。

    看着前方摸到大罗门槛的玄都,李牧是一点儿也不羡慕。真要是打了起来,谁胜谁负尚且是一个未知数。

    封神大战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众阐教金仙时常被截教外门弟子搞得灰头土脸,就是一味追逐境界的后遗症。

    当然,战斗力不足还只是小问题,关键在于超脱之时,没有足够的力量可跨不过去。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圣人弟子的一个福利,前期修炼有圣人庇护,战斗力不足的问题可以后期进行弥补。

    理论上来说,境界越高领悟法则就越容易。这种修行模式有没有问题,李牧也说不清楚。

    反正洪荒六圣最初都是休习法则的,一直都是同辈之中的至强者,拜鸿钧为师之后才有了现在的玄门修炼模式。

    对比上古时代的仙神,圣人弟子更像是水货。不过这种修行模式,貌似符合天道的利益。

    修行者前期心性不足,难以驾驭住力量,很容易出现问题、滋生量劫。

    不如前期不休法则,只专研提升境界,待境界提高到一定地步,拥有驾驭力量的能耐之后,再去修习法则。

    作为天道任命的管理员,圣人这么教授弟子完全没有毛病。搞不好这才是众圣立教,教化众生的本质。

    那么后面截教遭劫也就不奇怪了。本来门人弟子就良莠不济、沾染大量的因果业力,拖累了大教气运,又恰好站到天道大势对立面,想不凉凉都难。

    知道的越多就越胆小,李牧变得越发谨慎了起来。他已经决定如非必要,往后只展露和同境界圣人弟子相当的实力。

    越境界战斗啥的,那必须是能不来就不来,省得被有心人给惦记上。

    ……

    “百年之期已过,缘分已尽,尔等自去吧!”

    太上圣人的话,将众人从悟道之中拉了回来。待大家反应过来,哪里还有太上圣人的影子。

    不光圣人走了,就连那位玄都**师见势头不对,为了躲避交际的麻烦,也紧跟着闪人。

    明白圣意已决,众人不约而同的冲太上圣人讲道方向一拜,感激万分的说道:“多谢圣人传道!”

    人心淳朴,甭管太上圣人是为什么传道,众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包括李牧也不例外。

    几次听道的收获,最少替他节省了数百元会的时间,堪称是悟道保送直通车。

    拿了这么大的好处,要是还不知道感恩,那和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有什么区别?

    圣人高高在上,不需要他们这些小修士报答,他们能够做的也就是传道了,

    想了想之后,李牧决定往后自己立下的道观,就叫“三清观”。

    类似想法的估计不只他一个,估摸着后世三清观遍地,也是这个时代传道带来的影响。

    要不然光靠几个圣人弟子努力,截阐两教可能还有点儿知名度,人教靠玄都去传道,怕是要直接消失在洪荒之中。

    相互之间交流一番,就各自踏上了归家路。洪荒大地广阔无比,即便是仙人也难以横渡,此去今年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永别。

    伤感是在所难免的,包括李牧也没能例外。尽管大都数时间都在闭关,几百年都难得一见,那也是一份沉甸甸的交情。

    幸好,李牧奉行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成千上万,但是却全部停留在浅尝截止的地步。

    要不然这种离别时刻,还真不一定能够立即适应过来。

    “浮云道友、水云道友、寒山道友、青松道友……我等就在此分别吧,待立下道场之日我等再相聚。”

    回到西南之地,李牧直接向几位同道提出了告别。

    不是他不想拉人报团取暖,实在是自己的秘密太多,不适合和熟人接触太多。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实力。龙不与蛇居,即便是朋友,随着实力的差距不断拉大,大家的关系也会发生变化。

    李牧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维系这种关系,保持一定距离不让友谊变质,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