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万岁 > 307.上台
    “太阿剑...”听到对方想要的东西,姬元眼神微眯,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要啊。

    要是没有老师刚刚的话语,他还真不一定舍得把那太阿剑拿出来堵上这一场。

    毕竟,他们大周这面目前年轻一代中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王令已那小家伙。

    而受限于这规则,王令已最多也就能胜两场罢了,所以,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太阿剑对于他们稷下学宫来说不仅仅是一件重宝,更关键的是代表着一个脸面,真要被赢过去了,那他这院长就真的...

    “可以!”点了点头,姬元便走向了一旁,开始观战起来。

    见对方同意,柳元庆倒是有些意外了,他也很清楚太阿剑对于大周稷下学宫这面的意义,没想到...

    看起来,他们很有信心能赢下这场对决啊。

    一时间,柳元庆的表情不由有些凝重了起来,难道是有什么他忽略的地方了嘛...

    不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算他想反悔估计对方也是不会同意的,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打一场!

    “师弟,过会由你先上,记住,绝不可马虎大意。”怕对方大意,在白衫男子上场之前,柳云庆连忙叮嘱道,开场可是他们这面占优势,第一场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要是输了那可就真的有些尴尬了。

    至于他自己为什么不先上,柳云庆也是有考虑的,对于王令已说实话他虽然很不服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他目前来说能打败对方的概率嘛还是非常之低的,很大的可能是如前几次那般被碾压。

    所以,这第一场决不能由他出手,而他师弟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了。

    柳云庆相信,凭他师弟的本事,大周稷下学宫这面除了王令已之外,应该没有人是其对手。

    估摸着也就那几个老牌真传比较难缠一点,其余的弟子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知道了,师兄。”白衫男子浑不在意的回应道,在他看来,这面除了那个王令已他打不过之外,其余的弟子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等过个几年,就算是那个叫王令已的家伙也得被他踩在脚底下!

    “开始吧!”负责此次学宫大比的青衣长老看到双方都已准备完毕,便宣布对决开始。

    说实话,对于院长贸然接下这个对决的事情,他还是有些不太认同的,赢了没什么太大的好处,输了的话他们学宫估计都没脸参加即将到来的两宫大比了。

    而学宫之内年轻一代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王令已那小家伙了,想到这儿,青衣长老也不由唏嘘了起来。

    曾几何时,大周稷下学宫是那么的辉煌,绝世天才层出不穷,哪像现在日薄西山,与蒸蒸日上的武帝宫相比,他们终究还是衰败了。

    不过,这也有多方面的原因,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们学宫与大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如今大周这个情况,他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再加上西齐那面的稷下学宫近些年日渐壮大,留给他们大周稷下学宫的崛起的日子不多了。

    “我要挑战她!”走上擂台的白衫男子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便指向了楚渔所在之处。

    看到这儿,青衣长老眉头不由一皱,第一场不出意外是败了,毕竟,楚渔这丫头也只是刚刚领悟剑意罢了,而这名白衫男子剑意恐怕已经是一重巅峰的状态了。

    就算对方的实战经验以及剑招有所欠缺也不是楚渔可以应付的。

    而看到白衫男子选择挑战的弟子是楚渔后,姬元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老师算的还真是够准的,这一次,稳了!

    “请指教!”走上擂台的楚渔看到对面一脸戏谑之色的白衫男子,虽然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悦,但是,她也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想要赢下这场对决,很难!

    “那我就给你好好指教指教,希望你这所谓的真传弟子不要那么快败才好,要不然就没意思了。”白衫男子眼神一眯,缓缓抽出了手中之剑。

    “万川入海!”这一次,楚渔没有选择先试探试探,一改之前的做法出招凌厉,一道道剑气化为一道道水流射向了前方。

    她也知道,这场对决试探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开始就用杀招,这样的话,或许还有那么一点获胜的希望。

    “这就是你的剑招嘛,亏我还期待了那么一点,没意思啊!”白衫男子面露不屑之色的说道,紧接着,他猛地挥出了手中之剑,“断流!”

    恐怖的剑气化为一把巨剑刹那剑便斩断了一道道化为剑气的水流。

    下一刻,白衫男子手持长剑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了楚渔的面前,“结束了!”

    白衫男子目露寒光,手中之剑化为一道残影砍向了楚渔的脖颈之处。

    关键时刻,楚渔手中的太阿剑横在身前一档,与此同时,她右手轻点剑身,一道道阵纹出现在了剑身之上。

    “阵法!不对,这是阵法阵意!”白衫男子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意外之外,他没想到对方竟然领悟了两种武道真意,不过,这又能如何,阵法之道在没进入阵法宗师之前基本上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

    呯!

    一声脆响,楚渔手中太阿剑上的阵纹几乎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与此同时,她本人也被反震力量带着向着后方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不过,好歹也是挡住了,没让对方一个照面就把她打落擂台。

    真要是那样的话,那可就是真的有些丢人了。

    通过这一次,楚渔也更加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即便她阵法天赋再怎么惊艳,在没进入阵法宗师之前基本上都是没什么太大战斗力的。

    刚刚她自认为刻画阵纹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对方的剑更快,她那阵纹最终也只是形成了一个残缺的阵法罢了。

    “有点意思,不过,你觉得你还能躲几次,或者说,你觉得我下次会让你有刻画阵纹的时间吗?”白衫男子面带冷意的说道。

    本来他是准备一个照面就结束战斗的,毕竟,这样的话,效果最大。

    没想到对方竟然躲过了,不过,下一次可就不好说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