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长生路行 > 第七百四十八章 魔尊降临(一)
    易夑将那络腮胡大汉全身的灵血吸干,紧接着狞笑一声,五指顺势插入其腹,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元婴小人,干碎利落地吞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后便吞咽了下去。他舔去了嘴角的血迹,看着玄远宗的四人,又轻笑了一声,这才与其他三人汇合在一起。

    “走吧。”世梦颇为急切地说道。

    她将碧霄冰绫再次催动,将那位怖苦宫元婴中期的银翅夜叉震成了冰粉,收取了那被冻封住的夜叉模样的寸长元婴。做完这些事情后,她眼中带着急切,但是另外三人却视若无睹。

    “不急,不急。”黎坤上人却是摇了摇手说道,他看着玄远宗的几人,打量了几眼。

    “见过诸位前辈。”玄远宗四位元婴修士异口同声地说道。

    他们虽然都是元婴修士,但是面对世梦、黎坤、易夑、南明四位后期大修士,态度自然要放着恭敬一些,毕竟对方先前才出手相助,这情谊他们不能不受!

    易夑目光从张世平身上扫过,笑道:“前些日子相见时,小友还是金丹修士,如今已成元婴,实在是可喜可贺。当初雪丹多有得罪,能否看在今日老夫出手的面子上,不再与之计较了。往后五宗当家做主的是你们,彼此关系太过隔阂了也不好,徒让他人看笑话了。”

    “易道友,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这次出手相助张道友,杀了怖苦宫赫连宏的人可是我,干你何事?”黎坤摇头,指着易夑笑道。

    “黎坤,你就非要和我过不去吗?”易夑目无表情地看着黎坤说道。

    而另一边,南明好似在看戏一般,任凭前方鱼然山方向传来一阵阵修士交手时所产生的惊人灵气波动,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在场的三人都不是什么善与之辈,虽然他们答应了玄远宗、碧霄宫的请求,过来助拳。

    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却不见得能捞得上什么好处,自然也不会往死里出力。

    况且前方那越发高大,数千丈之高的魔尊虚影已经是越发地凝实,但纵然如此,也不见那一位现在就开启了逆灵通道,真正降临小寰界。

    以他们各宗的传承记载,一位大乘修士若真的想降临小寰界,哪会如此困难?

    因而这其中一定有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在干扰着对方,又或者是那位魔尊仍旧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众人为祂上演一出大戏。

    但是不管那位魔尊的态度到底如何,在前方可是有着诸多化神修士的存在,这些修士才是小寰界中最为顶尖的存在。

    他们三人执掌着各宗的传承灵宝,面对一位化神修士倒是不虚,但是也仅能自保而已。

    若是对方联手,倾尽全力下,那么他们也是凶多吉少。

    这番思量下,三人极有默契地停了下来,想着先好好看一看当前的局势,再做打算。

    “两位前辈莫为了这等小事而生气了,玄冥宫贵宗的情我定然铭记在心,至于雪丹,以往的事过去了便过去了。现今最为紧要的,还请诸位前辈去前方出手相助。”张世平拱手说道。

    他哪能看不出这三人的打算,但也只要硬着头皮上去,把话说开了,免得三人出工不出力,耽误了青禾老祖他们的大事!毕竟这些年来,青禾老祖颇为照拂他。

    听到张世平率先开口以后,渡羽三人也是异口同声地说道:“还望诸位前方出手相助。”

    世梦则是暗中神魂传音给一旁看戏的南明,而后才见对方轻轻颔首,开口说道:

    “也罢,也罢。黎坤、易夑你们也不要在争了,我们还是快去看一看秦风、济丰现在如何了,莫迟了!指不定我们还能入得那位魔尊的青眼,从而飞升灵界呢?”

    “你这家伙的性子就没变过。”黎坤轻哼了一声说道,他与易夑岂会没发现这两人的小动作。

    不过同为大修士,他神魂与世梦相若,无法听清对方的神魂传音的内容。

    “眼下那里可不是一个善地啊,既然答应了,那我们也就不再耽搁了,诸位各自小心一些吧,莫在此地栽跟头了。”易夑沉声说道。

    说完后,四人直接飞遁,朝着鱼然山方向疾飞而去。

    眼见这几位大修士过去,张世平、渡羽他们方才松了一口气。

    在前方,可不是他们这些元婴初期、中期的修士所能参与的。

    正如之前与他们还打得有来有回的怖苦宫三位道友,却在这几位大修士手中,走不出一两回合,由此可见彼此的差距。

    当然这也是因为黎坤他们四人手中各自掌握着传承灵宝的缘故,不过即便他们没有,想要对付初期、中期的元婴修士,也不过是多费些手脚而已。这也是为何,他们五宗能盘踞南州,传承十数万年,任凭昔日氏族,或是红月楼如此壮大,也能安稳如山,这便是底蕴所在。

    而在世梦四人这一短暂的停驻期间,原本还在僵持观望的觉月、秦风、济丰与负山四位。

    济丰却是蓦然隐入滚滚的血雾冤魂之中,下一刻,他浑身被那数以百千的暗红血魂啃噬成一具墨绿色的骨架,瞬息之间又与那具金身月尸交融在一起,而后血雾猛然一缩,化为一道妖异光影,朝着觉月遁去。

    与此同时,秦风将手中的那柄古黄色长剑一扔,翻手祭出了五个颜色不一的五行宝环,竟有破空瞬移之能,在觉月恶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蓦然间缠困住。

    而负山妖君则是一张口,一道黄朦朦的灵光,带着凄厉呼啸声,在顷刻间由粗变细,化为一缕几不可见的白光,直冲觉月那恶首而去。

    一时之间,他们三个极为默契地对那恶首发难,各色灵光将其身形淹没了去。

    只是在这短短的合作以后,那位负山妖君忽然化为一道乌光,那偌大的身躯竟然不见有半点迟钝,诡异地出现在了秦风身后。

    但下一刻,一面丈高的巨盾突兀地显化,挡住了那乌光。

    见此众人,又立马交斗在了一块,各类法宝齐出,高阶符箓更是一张又一张地祭出。

    数以百道各色灵光不断地在空中交织着。

    在灵光耀动时候,有的暗中催动那些威力奇大,以古宝所炼制而成禁器,有的又一招手催动漫天的虫云、甚至还有堪比元婴修士的傀儡,有的更是服下了使得自身气息暴涨的丹药,施展起一些未曾在他人面前施展过的奇门妙法。

    除却了需要长时间布置的大阵,不见有人催动以外,短短的片刻工夫,众人手段尽出,不再有任何地保留。

    一时之间,眼见这几位元婴大修士打出了火气,一些修为稍弱些的元婴后期修士,诸如明心宗的明心上人,与白马寺的一位浑身纹着金龙的精壮和尚,两人见此也不禁收手,朝着远处遁去,生怕被卷入其中,成为众矢之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