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333章 所求惟朝朝暮暮
    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拯救一个自愿牺牲的人。

    李穆可以阻止和亲这件事,却无法阻止有人主动上书请求和亲许嫁。

    “她真的是自愿?”唐小白问。

    “不是自愿,谁还能强迫得了她?再怎么不受宠,也是陛下亲女。”

    主动请求和亲的,正是皇帝第三女,衡阳公主李玲。

    衡阳公主今年十七岁,王美人所出。

    王美人是王太后和前宰相王茂昭的族人,不过属于旁支的旁支,隔得比较远。

    以前王茂昭还得势的时候,也没借到什么光,更不用说如今王氏大厦已倾。

    前些日子,唐小白还听说陛下有意将衡阳公主嫁给唐子谦,一转眼,公主就自请和亲了。

    也不知是自愿,还是被自愿。

    “事发突然,我这里事先也未曾得到消息……”元皇后说着,不自在地瞟了唐小白一眼。

    她今天召见唐二小姐,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

    身为皇后,还要看个小姑娘的脸色,元皇后心里不是不憋屈。

    但是和亲一事从后宫出了意外,她还是得给太子一个说法。

    “我昨日问过衡阳,她说早前已经与慕容顺相识——”

    “早前?”唐小白笑了一声,“慕容顺进京不过一年,而且一直被软禁在四方馆,三公主怎么会与他相识?”

    “说是好奇去四方馆看过,遇上了……”

    这事从衡阳公主口中说出来,还挺戏剧性的,甚至略微有点浪漫。

    久居深宫的三公主,听闻京中多了位外邦太子,好奇之下,乔装潜入四方馆,然后就遇上了。

    第一次相遇大约是好的,所以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慕容顺……我记得三十多岁了吧?”唐小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起初还以为衡阳公主是受了皇帝的暗示才“被自愿”,竟然还有一段故事?

    可是慕容顺——

    三十多岁,已婚已育,亡国太子。

    这几个关键词,有任何一个值得少女芳心暗许吗?

    还是说,好好收拾一下,慕容顺其实有副好面孔?

    可是衡阳公主的准驸马是唐子谦啊!

    慕容顺再收拾,他能俊得过唐子谦?

    “既然是三公主心之所属,就随她去吧。”唐小白意兴阑珊地说罢,就离开了立政殿。

    走出立政殿没几步,便被拦住去路——

    “唐二小姐,太子殿下有请!”

    ……

    中式建筑讲究含蓄之美,凡入门处,多有遮挡。

    室外设影壁,室内设屏风,总不令人站门外便一望无遗。

    但唐小白到东宫丽正殿时,还没进门,就一眼望见了李穆。

    他一身玄色常服,坐在铺着华美茵褥的矮榻上。

    门口的屏风不知何时撤去,她站在门口,就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年纪轻轻的,怎么总爱穿得这么沉闷呢?

    唐小白想着,却忍不住抿唇笑,走进了丽正殿。

    她进来后,屏风又搬回了门口。

    “搬来搬去的做什么?”唐小白盯着屏风看,忍不住问。

    没有回答。

    沉默片刻后,他的声音随脚步声靠近:“昨日朝会……有负阿皎所望。”

    唐小白转过脸看他。

    少年的神色目光,若有懊恼。

    唐小白忍笑轻叹:“是啊,昨天我在家等了一整天的消息,别人来说我还不信,一直等到我父兄回府,亲自去问了他们,才知道你真的没有奏请纳妃——”

    李穆听着前面时,还有些垂头丧气,直到听到最后一句,才愕然抬起头:“我——”

    “你反悔了是吗?”她双手背在身后,微仰着脸看他,神情顽皮又娇俏。

    “不是!”李穆虽知道她在逗自己,也还是忙不迭解释,“我没阻止和亲,无功不敢受赏。”

    唐小白“噗嗤”笑了,扑进他怀里:“你傻呀!这怎么能是赏?这是我们俩的约定啊!”

    他一下将她抱紧,又忽然松手丢下她跑开。

    唐小白跟过去看,见他从案头抄起一卷急急转身。

    “奏疏我已经写好了,那我现在去上书!”

    唐小白忙拉住他,笑得说不出话。

    李穆被她这么一阻,脑袋也清醒过来了。

    太子纳妃这样的大事,一定会被留到下次朝会上复议,所以他现在上书,奏章会在皇帝看过之后,送到中书省留待下次朝会。

    一个月就初一和十五两次朝会。

    今天才十六,距离下次朝会还有半个月。

    这半个月,简直就是给别人足够的时间去应对这件事。

    “你别急呀!”唐小白边笑边揉着他不太开心的一张脸,“再等半个月就是了,我又不会跑!”

    “有句话叫夜长梦多。”李穆见她要收回手,又将脸追过去,蹭了蹭她的手心。

    唐小白被他蹭得眉眼俱软:“还有一句话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蓦地蹙眉:“两情久长,岂会不求朝朝暮暮?说这话的人,必定是无法朝夕相守,才说这些话勉强来宽慰自己。”

    唐小白哑口无言。

    好像……有点道理……

    “且不管他人求什么,我所求,便是同阿皎朝朝暮暮。”

    唐小白呆了呆,期期艾艾道:“你、你现在……这么会了?”

    这情话一句句的,她都接不住了。

    “什么会?”李穆不太懂她的意思,“我就是实话实说。”

    回到京城后,不能日日相见,着实有些难熬。

    其实前几年他去河东剿匪的时候也同她分开过很长一段时间,那时虽然也想念,可并没有这般难熬。

    如今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见到她。

    “阿皎不想与我朝朝暮暮?”

    “想当然是想……”这敢说不想吗?“不过就算婚事就算定下来,婚礼也还早吧?”

    她现在才十三岁,放古代都嫌小。

    便是今年得了纳太子妃的诏书,大婚最早也要明年,至于圆房——

    突然想到了少儿不宜的环节,唐小白不自觉瞄了他一眼。

    正在抽条的少年腰身格外细瘦,但胸前已经不像去年一样一碰全是硌人的骨头了。

    摸一摸,还挺结实的。

    “是不是长肌肉了?”唐小白嘀咕。

    “阿皎……”他声音有细微的变化。

    唐小白触电般收回手,藏到身后,若无其事地说:“挺好,多吃点,多长点肉——”

    洞房的时候……呃……

    “阿皎?阿皎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

    半个月,其实很快。

    但也可以发生很多事。

    西平郡王慕容顺和衡阳公主的婚事定下后,便有另一件事紧跟着被提上议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