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简行诸天 > 第678章 沉迷修炼
    简单祭炼一下后,谢玉神识果然从里面提取了不少信息,也没详细查看,谢过这老年修士后。

    谢玉按这令牌指示方向,谢玉这太南谷访市后山闪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谢玉来到一个被雾气笼罩的院落后,这甩出令牌,这雾气大院,自动开启。

    谢玉闪身进入,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院子比谢玉想象中的大。

    前面有片空地,从翻耕上的痕迹来看,有“前辈”在这里种植过什么。

    其他,水井、凉亭、石桌石椅灶台就不提了。

    谢玉直接走进一个标着修炼室的大屋。

    这大屋很简陋,两边只有两幅土炕。

    在一个比较大土炕上,有一个下水道井盖一样的东西,像是在遮掩着什么。

    这下水道井盖上,刚好有一个刻着不少字形,像是令牌一样的凹痕。

    谢玉把手上标着丙十三令牌,对着痕迹放了上去。

    果然这下水道井盖,加上翻转,一道无形的灵力开始从里面涌出来,但这灵力,遇到这修炼室墙上刻着的符咒时,立刻开始削弱,只是不到十分之的灵气能逃逸出去,散在院中。

    大多数,都汇集在为修炼室内,等待着谢玉的修炼使用。

    谢玉感慨道:“谁说故人见识浅,这场景怎么这么眼熟。”

    随后一样甩出自己的八卦阵旗,加持下这院中雾气法阵。

    开始闭目修炼起来,只是运行了几个周天,谢玉的欣喜的不行。

    在谢玉身上各种外挂加持下,这一阶下品灵脉,可以说效果不比那些普通的一阶上品灵脉差。

    谢玉果然是赚到了,刚修行这一瞬间,谢玉居然感觉自己有些醉氧了,果然灵脉和修士,比较搭配呦。

    这一沉醉,就三个月过去了。

    谢玉很是满意的续了三年租,可以说把刚“点化”的灵石,大半都花出去了。

    又在访市内逛了几圈,觉得这里物价挺高的,只买了些灵蚕丝后,提高一下自己的裁缝技能,就又回去闭关修炼起来。

    就这样,每天醉氧中。

    ……

    十年过去了。

    这时的,蜃气伪心魔劫加持,也消散了。

    但谢玉已经修到练气九层,炼体十层大圆满了。

    若是能有颗筑基丹,现在的谢玉可以准备尝试筑基了。

    当时了,就是没有筑基丹,等谢玉修为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谢玉也有信心,自行筑基。

    身怀葫芦印记的谢玉,现在就是这么的自信。

    只是,这丙十三号院,已经有些,不太跟上谢玉的趟了。

    现在身价,有近三万灵石的谢玉,又想着换一个一阶中品灵脉,只是和老年修士说好了,在等一个尽量靠前的景院。

    又给院中那三颗碧玉桃,施加了灵雨术后,谢玉走出来丙十三院。

    到了访市中,谢玉先到一个“老廖杂货铺”的地方,见到一个正在算账的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

    谢玉道:“老廖,怎样,又一月到了,我的的货呢!”

    老廖见是谢玉,不由得一喜道:“是谢小哥来了,放心你要的货早两天就到了,你这不是没来嘛!”

    说完,他起身从后台禁制柜里面,取出五个冰袋,递给了谢玉。

    谢玉看到有五个冰袋,立刻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老廖道:“老廖,你们廖家不愧是太南谷的地头蛇,佩服。”

    “不过,还是老规矩,年底结账。”

    老廖笑道:“没问题。”

    说完,把手中五个冰袋递给谢玉,谢玉把神识放进里面,果然看到很多不分品种妖兽身上的污血碎骨末,内脏杂片。

    这些都是别的修士懒得不要的东西,谢玉都给收集起来,用葫芦印记消化后,用来修炼炼体功法。

    其他的被葫芦印记处理过的,留给碧玉桃,当灵肥。

    碧玉桃这种灵果,对生长环境要求最低,但对灵肥需求确实最大。

    谢玉种植碧玉桃,不到十年,但其树龄已经有二十年,或许再有不到十年就可以吃到,一阶下品的碧玉桃了。

    谢玉又用藏厌术,去出特意让人用储物袋,改好的冰袋,六个,递给了老廖。

    老廖,很是熟练的就接了过去。

    老廖又像是“无心”的随口道:“谢小哥,来太南谷也差不多十年了吧!”

    谢玉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十年了,不过,聊天归聊天,出谷参加狩猎的事不要提了。”

    老廖尴尬一笑道:“谢道友,修行不但是打坐练气,还要有各种历练,别看你现在进入练气后期了,但你根基还不扎实。”

    “你也该为你筑基考虑考虑了,再说没有筑基丹,基本是不可能达到筑基期的。”

    对于筑基丹,谢玉点了点头头道:“筑基丹,这事可遇不可求的,前几年太南谷访市,拍卖会上,一个颗筑基丹可是拍出来十万灵石的,吓死个人嘞!”

    见谢玉感慨,老廖心思微动,立刻道:“我有一个好友,人品可靠,他暗查到一个大修士的洞府,谢小哥,这是一个机会呀!咱们……。”

    谢玉赶紧止住老廖的话,道:“廖老哥,我也算是你的老客户了吧,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慧呀!”

    “古修洞府,杀人夺宝,多年经典的套路,你这就落伍了。”

    老廖哭笑不得道:“谢小哥,我真不骗你,我这朋友绝对可靠,这人人品刚刚的。”

    “你要是愿意,咱们十天后,一起出发,肯定能……。”

    谢玉赶快阻止老廖话道:“廖老哥,你多大年龄了还信这个,你现在有家有业的,守着这个小店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老廖郁闷道:“原来自然是没什么,你也知道我家小语,她灵根有一寸多,再有四年,就会有修行前来收徒,我想送去门派修行,可……。”

    谢玉立刻明白什么,道:“廖老哥,儿孙自有儿孙福,有时进入修行界,还不如平平凡凡,在太南谷访市,做一个坐地户呢!”

    “你想想,你要是出事了,你这老廖杂货铺可怎么办,这可是你家,两三百年,才传下来的。”

    “别光想好处,你倒是想想若是意外,会出现的极坏情况。”

    这话,说完,老廖终于是有些消停了。

    谢玉懒得理他,拿着这五个冰袋,溜溜的向回赶,现在对修炼越发热情,街上的美景,一时还影响不到他。@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