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影视诸天之旅 > 第五十五章 叶红鱼
    数千里外,西陵桃山。

    剑气如大河汹涌,卷起满山桃花,朝一袭黑衣双目泛灰的隆庆涌去。

    叶红鱼融入大河之中,好似一尾灵动的红鱼,在巨浪中若隐若现,令人无法捉摸。

    自从回到西陵以来,她就察觉到掌教召回隆庆,不断的蚕食裁决殿势力,如今竟还想将裁决骑兵剥离出去,无疑触动了她的底线。

    隆庆灰白的眼瞳布满阴霾,面对糅合了琼华仙法的大河剑意,心底无比沉重。

    当初同为洞玄巅峰,叶红鱼傲视年轻一代强者,即便是他也在叶红鱼手下过不了三招。

    破而后立,本以为学会灰眼功法,吞噬了半截圣人的一身修为,便能以知命中期的境界压过叶红鱼,如今真的交手,却让他升起自信再次受挫。

    身影一退再退,却始终无法摆脱剑意湍流的气机封锁,脚步猛然一顿,隆庆双手一合,结作玄奥法印,由吞噬半截圣人得来的灵力掀起的一道屏障,在大河剑意的冲刷下,寸寸迸裂。

    隆庆张口喷出鲜血,眼看从大河之上跃出水面的那尾红鱼,双目灰暗,斑驳的血丝涌入眼眶,咧开满是血水的嘴巴,露出狰狞的笑容。

    灰眼功法虽是天书上面记载的功法,归属昊天道门,但比魔宗功法还要邪门。

    叶红鱼面露不屑,轻蔑的目光更是将隆庆刺痛。

    隆庆双手猛然一张,一道道灰色的丝线从他体内翻涌而出,穿透大河剑意捕捉水中的红鱼,叶红鱼步入知命前就已经万法皆通,即便从周寂和柳白那里学到了琼华心法和大河剑意,但对昊天神辉的修炼一直没有拉下。

    足尖踩住一道灰线,叶红鱼翻身跃起,指尖从剑身划过,散发着森然剑气的诛仙仿剑忽然燃烧起来。

    不是真正的燃烧,而是无数光与热,随着诛仙仿剑挥洒的剑气像流水一般淌过落下。

    融入大河之中。

    一时间焚江煮海,大河剑意也开始燃烧起来。

    无数的光与热,向四周散发,满地花瓣、草坪,瞬间变得焦黄一片,然后化为黑灰。

    这些犹如魔道吞噬他人修为血气的灰色丝线,在如此纯粹的昊天神辉下没有一丝反抗余地的跟着燃烧起来。

    隆庆只觉千头万绪的念力嗡~的一下整个炸裂,眼前猛然一黑,咬破舌尖方才勉强恢复一些意识。

    程立雪听到远处桃林爆发出的巨大声响,转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朝高台之上隐藏在面具之中的掌教沉声道,“掌教大人,隆庆皇子已经快不行了。”

    面具遮盖了熊初墨的一整张脸,只有那双深邃淡漠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莫名波动。

    西陵的规矩,只有实力才能洗刷自己犯下的罪责,如果隆庆能和叶红鱼打成平手,即便弱上一些也足以坐稳西陵圣使之位。

    可如今两人交手,他却是节节败退,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熊初墨自己也知道,其原因并非隆庆太弱,而是叶红鱼进步的太快了。

    连知守观都不曾收录的道门功法,还有柳白为报复西陵设计柳亦青而送去叶红鱼的大河剑意。

    熊初墨很清楚,叶红鱼就是柳白用来试探自己的棋子,而隆庆也正是他用来试探叶红鱼的棋子。

    确认了叶红鱼如今修为,熊初墨心中越发忌惮。

    因为十年前发生在知守观的那件事,他戴了十年面具,从不敢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面貌。

    一旦让叶红鱼知道他就是当年那人,那么他所面临的将会是观主的责难,以及叶红鱼和她兄长叶苏的报复。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从昊天殒落的那天开始,作为掌教的他就已经有了感应,陈某被夫子挂在天上照明夜空的事也一直是个秘密被他埋在心底。

    现在的他,更担心叶红鱼实力的恐怖。

    少了最为忌惮的陈某,决不能再让叶红鱼这样成长下去了。

    熊初墨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杀意,身影一晃,踏着昊天神辉从座前飞出,犹如一道白色的光带划过天际,隔断了叶红鱼翻江倒海的杀气,将这一尾灵动的红鱼从大河剑意中打落出来。

    “叶红鱼!你是想造反不成!”

    叶红鱼出剑时心中忽有所感,感觉到一股汹涌澎湃的昊天神辉从掌教神殿涌来,一剑荡开余辉,神色清冷高傲,看向挡在了身前的掌教。

    “隆庆假传神谕,修炼吃人功法,本座身为堂堂裁决司神官,正在行裁决之事,何来造反?”

    “够了!”熊初墨一挥袖摆,打断了叶红鱼,训斥道,“别以为你出身知守观就可以在西陵肆意妄为!先杀裁决殿神官墨钰又杀西陵骑兵统帅罗克敌,本座已容你多日,如今却还想当众击杀本座钦点的西陵圣使!本座就在这里,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杀了本座?”

    叶红鱼怒气翻涌,手中紧握诛仙,语气生硬道,“本座不敢。”

    “掌教大人面前,你怎敢自称本座?!”姗姗来迟的程立雪眉头微皱,训斥道:“看来前任裁决神官和掌教大人之前对你太过纵容了。”

    熊初墨目光扫过远处赶来的程立雪,沉声道:“从今日起,裁决殿暂交程神官代理,叶红鱼关入幽阁,静候发落。”

    叶红鱼猛然抬头,看向熊初墨,冷声道,“裁决传承的规矩,那便是杀了上一任裁决大神官。天谕、光明、裁决三殿神官从来各有传承,何时由掌教‘大人’决定了?”

    “好!那便如你传承!!”

    熊初墨眼中幽光闪过,猛然敲击手中神杖,一道圣洁的光柱,从神杖顶端生出,穿透云海,照耀到天穹之上。

    白色的光柱蔓延着一道淡金色的光辉,无数量的威压,自天而降,朝叶红鱼笼罩而来。

    观主已经不在,杀了叶红鱼可能会引来道门天下行走叶苏的报复,如果只是将她重伤囚禁,那么就算叶苏前来报复也不可能和西陵彻底决裂,不死不休。

    樊笼大阵!

    叶红鱼并指为剑,从仿剑剑身划过,再次燃起神辉的诛仙仿剑在空中划出六道残光剑影。

    剑影迅速张开挡住来自天穹之上的威压,并朝熊初墨的位置蔓延而去。

    看着叶红鱼张开的樊笼大阵,熊初墨面露不屑,以西陵秘术对付西陵掌教,在他看来无异于班门弄斧。

    神杖爆发的光芒越发耀眼,无数光热从熊初墨身上生出,他的身影仿佛变成了灯油。

    他手中握着那根长长的神杖,就像是油灯里的灯芯。

    光与热便是燃烧,灯油的燃烧传递到灯芯的燃烧,便变成了具体形状的火苗。

    叶红鱼的樊笼大阵被这道光柱瞬间冲垮,提升不知多少倍的威压再次朝她压下。

    挺直的身姿不曾完全,脚下的泥土却在不断下陷。

    叶红鱼鼓起浑身真气强撑着抵挡熊初墨的威压,一缕血丝溢出,沿着倔强的唇角滑落,血珠滴落,融入了鲜红如火的衣衫。

    看着叶红鱼黑白分明的晶亮眼眸,明明无法抵抗却仍拼命坚持。

    视线相触时,熊初墨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当初的她也是这般弱小无助,也是这般倔强反抗。

    十年过去了,那个小小可爱的姑娘已经变成亭亭玉立的冷傲美人儿,哪怕她再怎么刻苦修行,结果却还是一如十年前那般无助。

    面具下的那双阴鸷眼眸闪过一瞬暴虐的癫狂,熊初墨心里莫名泛起一丝快意。

    伴随着快意。

    怨毒同时产生。

    早已失去知觉的下体犹有痛觉残留一般,让藏在面具的那张脸变得狰狞无比。

    叶红鱼真气突然一滞,原本还在缓慢下陷的脚踝直接向下陷到了膝盖。

    抬头死死盯着熊初墨,叶红鱼捕捉到了一闪即逝的熟悉眼神,那充满着霪|邪和暴虐的眼神在她心里整整烙印了十年。

    知守观作为西陵不可知之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神殿,闯入观中抢夺天书的,极有可能便是神殿之人。

    这些年叶红鱼已经排除了众多可能,唯有一直藏在面具后方不敢以真面目视人的掌教,她一直无法确认。

    如今再次看到当年那个眼神,即便隔着面具无法看到熊初墨的长相,但叶红鱼已经确定...掌教就是那人!

    周寂曾与她的交代在脑海中闪过,叶红鱼微闭双眼,再次睁开时,冰冷的眼神中爆发出无尽的杀机。

    地风水火,四大元素伴随一声惊雷响起,围绕在叶红鱼四周升起五灵归宗法阵,昊天神辉可以泯灭世间一切,却无法泯灭构成了世界本身的四大元素。

    再加上天雷轰鸣,叶红鱼身下泥土瞬间崩塌,任由五灵归宗汇聚的磅礴灵力涌入体内。

    叶红鱼喷出一口鲜血,顶着漫天神辉一步步从土坑走出,一道道剑光从身旁升起,然后飞向熊初墨四周环绕。

    熊初墨目光微变,没想到叶红鱼竟强行吸纳天地元气,不顾经脉受损的危险也要奋起反击。

    不过这样也好,受的伤势越重,越能拖慢她的修炼进程。

    待关入幽阁之后,禁锢幽阁四周的灵力,光是受损的经脉,没有十年八年就无法修复。

    随着叶红鱼走出土坑,熊初墨四周的光剑越聚越多,千百道光剑散发着淡蓝色幽光,在昊天神辉的压迫下光影流动,熠熠生辉。

    熊初墨环视四周,目光扫过叶红鱼手中的仿剑,眼角微微抽动,藏在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伸手一张,漫天的昊天神辉朝他手心尽数收拢而来,指缝之间,更是散溢着纯白的光辉,仿佛手心托举着一轮太阳,然后缓缓攥入拳中。

    拳风如怒。

    拳重如山。

    拳威如海。

    千百光剑骤然崩碎,叶红鱼的千方残光剑还未化形就被熊初墨强行击破,无数的光剑碎片在熊初墨身旁洒落,叶红鱼闷哼一声,脚步仍旧不停,整个人好似一尾红鱼,融入在这洋洋洒洒的破碎光剑中,忽起一剑,出现在熊初墨跟前。

    “哼!”

    熊初墨冷哼一声,如同将太阳攥入手心的拳头猛然砸向剑身,却不料叶红鱼原本刺向他咽喉的这一剑突然上挑,叶红鱼手臂被剑身传来的巨力荡起,仿剑发出一声剧烈的哀鸣脱手而出,飞入桃林不见。

    而她自己也被熊初墨另一只手的神杖抵飞十几步,捂住近乎粉碎的右肩,艰难站定。

    “掌教!”

    程立雪和隆庆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叶红鱼拼着身负重伤也没能伤到掌教,可却将掌教大人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掀落在众人面前。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掌教的真正模样。

    “果然是你......”叶红鱼面色苍白的扶住肩膀,咬牙切齿的看向熊初墨,眼中的杀意与恨意便是程立雪和隆庆都为之所慑。

    道痴和掌教之间究竟有何仇怨?

    两人对视一眼,只恨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看到这些......

    熊初墨摸了摸嘴角,确认胡须还在,心底松了口气。

    既已暴露,那便无需再隐瞒了。

    低头扫了眼掉落面前的金色面具,上前一步踩上,碾作碎片。

    抬眸看向叶红鱼,熊初墨眼中同样杀机四伏。

    “原本是想将你关入幽阁,寻机破你心境再给你上一道心魔枷锁,可惜了.....”熊初墨摇头轻叹,语气怜悯,眼神却是冷若寒冰。

    可惜什么已经无须再说。

    事已至此,再无回还余地。

    熊初墨毫不掩饰心底的杀意,身影化作流光,抬手一拳朝叶红鱼的头上轰去。

    狂暴的拳风便是连空气都能撕裂,叶红鱼看着越来越近的拳头,宛如悬挂天际的太阳向她撞来。

    这一拳,即便她没有受伤也很无法抵挡,如今右肩近乎粉碎,体内经脉受损,就连照亮她心底阴霾的诛仙(仿)剑也已被熊初墨击飞。

    无法躲闪、无法抵抗。

    叶红鱼后退一步。

    熊初墨以为她妄图躲开自己的攻势,露出一抹轻蔑的狞笑。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叶红鱼后退一步并没有躲闪,而是蓄力向前冲去,扬起脑袋。

    坚定,且决绝的朝他撞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