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情满四合院之许大茂精彩人生 > 第376章秦淮茹使计,刘光福却没有上当
    刘光福可没有去上厕所,他是借尿遁来见一个人。

    谁。

    心机之王秦淮茹。

    对于秦淮茹来找自己的原因,刘光福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秦淮茹怎么就来找自己了。

    本着见一见的心思。

    刘光福来到了厂门口。

    一看到秦淮茹那紧张兮兮的表情,刘光福就已经猜到了秦淮茹的此行目的。

    除了钱。

    还有别的嘛。

    四合院里面的那些事情,刘光福也略有耳闻。

    亲爹刘海中和亲妈刘丁氏住院了,好像还听到了秦淮茹满大院募捐却没有募捐到一分钱的传闻。

    归根结底。

    就是奔着钱来的。

    住院费。

    营养费。

    还有秦淮茹的辛苦费。

    无利不起早的秦淮茹,就是一个禽兽,不可能做这个赔本的买卖,其禽兽的特性连身为禽兽的刘光福都有点看不过眼。

    这一点。

    刘光福当然知道,这个钱他不会出,心里甚至还因为刘海中两口子住院泛起了一点点出了恶气的爽朗。

    活该。

    真是活该。

    自己有那么多的钱,一分钱都不给两个孩子分,非要在自己手里头攥着,这尼玛攥出事故来了吧。

    钱被没收了不说,就连值钱的东西也被没收了。

    有钱了不给我,没钱了找到我。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亲爹娘老子怎么了?

    亲爹娘老子也得讲理啊。

    “秦淮茹,找我什么事情?”

    刘光福的语气有些不善,这人遇到往出掏钱的事情心里通常都是极其不愉快的。

    本就怀着迟疑态度的秦淮茹,一听刘光福这般语气,之前仅仅五分的把握一下子降成了三分。

    刘海中。

    你真是禽兽。

    你看看你把几个孩子给教育的,全都成了禽兽。

    要不是有些不甘心,再加上秦淮茹也打上了陶瓷香炉的主意,秦淮茹不至于来受刘光福这气。

    一开口就把人给气死了五分。

    “光福,姐还真有事。”

    秦淮茹一声姐的自称,差点吓死刘光福。

    四合院里面有个被秦淮茹坑成绝户的混蛋。

    傻柱。

    当初秦淮茹吊傻柱胃口的时候,一口一个秦姐。

    这称谓有毒。

    “秦淮茹,别姐长姐短,咱们没那么熟悉,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刘光福指着身后热火朝天的磨洋工场面,“看到了没有,我们厂子今天有大事情,没工夫跟你瞎扯淡,有屁快放。”

    秦淮茹定了定心神,又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刘光福的心咯噔了一下。

    心机婊这是来算计自己来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表情,傻子也知道有问题。

    “有屁快放。”

    “别别别,姐真找你有事。”

    秦淮茹担心刘光福会跑,一把抓住了刘光福的袖子,随即脸上大变。

    狗日的刘光福,袖子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黑色的油渍,秦淮茹的手刚好抓在了这个油渍上面。

    鼻子嗅了嗅,似乎还有点淡淡的臭气。

    恶心的秦淮茹差点吐了。

    “秦淮茹,你这是又有了?”刘光福故意刺激秦淮茹道:“女人一吐,就是有了,啥时候的事情?是易中海的?还是傻柱的?”

    秦淮茹笑盈盈的脸色有些难堪。

    刘光福这就是在骂秦淮茹不守妇道。

    要不是为了钱和东西,秦淮茹早扭头走了。

    东西在刘光福手中,钱在刘光福口袋里面,要慢慢的来。

    “好你个光福,你这是拿我秦淮茹开涮,我都多大岁数了,我还能有?”以自嘲语气化解了尴尬的秦淮茹,口风一转的说起了刘海中两口子,“刘光福,你爸和你妈住院了,你知道不知道?”

    “住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推二六五的语气和不耐烦的表情,差点将秦淮茹给活生生的噎死。

    跟我有什么关系。

    能没有关系?

    一个是你刘光福的亲爹,一个是你刘光福的亲妈,他们两个人住院了,你说跟你有关系没有。

    太禽兽了。

    禽兽的连禽兽之王秦淮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光福,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在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爹娘老子。”

    “他们当我是他儿子吗?我小时候怎么过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秦淮茹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当初嫁入四合院的时候,亲眼目睹了刘海中对三个孩子的教育,那真是棍棒教育的典型代表。

    打的三个孩子哭天喊地。

    连秦淮茹都有些惊恐。

    刘海中手中的鸡毛掸子和扫把,往刘光天和刘光福及刘光荣哥三身上招呼的时候,就仿佛招呼的不是他刘海中的亲生儿子,是抓到的小日本鬼子和狗汉奸,打的那叫一个狠辣,抽的几个孩子身上全都是棍棒印记。

    依稀记得刘海中打完孩子,还不让几个孩子吃饭。

    哎。

    报应。

    刘海中当初对待几个孩子的恶行,最终将几个孩子变成了现在的混蛋模样。

    大儿子刘光荣早早的结婚,结婚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仿佛刘海中两口子没有他这个儿子,亦或者刘光荣当他父母已经死了。

    刘光天和刘光福虽说回来,但目的不纯,是为了钱,没钱的时候反倒把刘海中给打进了医院,现在又对刘海中两口子住院一事不理不睬。

    怨不得刘光福他们。

    是刘海中太能作死了,将三个孩子给打成了仇人。

    “我告诉你秦淮茹,这件事别找我,你爱找谁找谁,我也不怕你叫唤,你使劲的叫唤,这里面有咱们胡同的人,他知道刘海中当初是怎么对的我这个儿子,没有因,哪有果,我们这个破单位,一年没发工资,我刘光福也不怕他开我,我巴不得他开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想必是担心秦淮茹会大喊大叫,当着那么多人说刘光福不孝,刘光福抢先一步的给秦淮茹打了预防针,将自己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一面故意展现了出来。

    无赖的样子。

    真的让秦淮茹无奈了。

    一个连亲爹都敢揍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秦淮茹也有她的顾虑。

    担心惹恼了刘光福,刘光福给她来阴的。

    “光福,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我也知道二大爷做的有点过分,可再过分,他也是你的亲老子啊。”

    “你是不是想要我刘光福替两老东西掏钱?”

    秦淮如显然没想到刘光福居然能把她的心思看得这么透彻,还直接挑明了主题,一时间有些吃惊。

    不过作为一个心机婊,秦淮茹很快就收回了脸上的惊讶之色。

    挑明了主题也有挑明主题的好处,省的在跟刘光福左言右四的说那些没有一点用处的废话。

    “光福,你这么说了,姐要是在藏着掖着就是姐的不对,姐来找你,还真是奔着这个钱来的。”秦淮茹总算开始说这个钱了,“二大爷两口子住院了,是我打电话叫的救护车,也是我把二大爷两口子送到的医院,昨天白天和晚上,是我带着小铛和槐花他们一起照顾的二大爷两口子。”

    刘光福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没看出来。

    他那个混蛋爹、混蛋妈两人反倒把心机婊秦淮茹给吸血了,否则秦淮茹不至于找刘光福要钱。

    还他m的借故哭穷。

    以为我刘光福是傻子?

    “姐的情况,光福你也知道,男人死的早,嫁了一个傻柱,傻柱还跑了,棒梗又是一个瘸子,小铛和槐花两个没有婆家,家里穷的叮当响,姐要是有办法,姐就不来找你了,姐自己把那件事给处理了。”

    女人真是水做的。

    秦淮茹是洪水做的。

    眼泪说流就流。

    故意的。

    一个流泪的女人,就算是死老太婆,依旧能够引发人们的八卦心理。

    当初对付傻柱的时候,秦淮茹这一招真是百试百灵。

    男人都是一个货色,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见到秦淮茹当着刘光福流泪,心里肯定胡思乱想瞎琢磨。

    如此。

    秦淮茹便占据了上风。

    女人天生比男人更有优势。

    “姐实在是没钱,这个住院费、治疗费、营养费,还有这个救护车的车钱,全都压在了姐的肩膀上。”

    “秦淮茹,你看我像是一个傻子吗?”

    刘光福冷笑着询问了一句秦淮茹。

    这女人真以为他刘光福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钱里面真的都是刘海中两口子花费的嘛。

    打死刘光福也不相信。

    狗日的。

    算计傻柱不说,还来算计我刘光福。

    省省吧。

    “啊?”秦淮如没想到刘光福突然飙了这么一句出来,错以为刘光福看出了她的伎俩,一时间有些慌张,结结巴巴的解释了起来,“不……不太……不像,光福,不是姐在胡乱的讹诈你,而是这件事有些说不清,医生说你爸妈身体缺乏营养,给他们打了这个葡萄糖,还有这个什么药。”

    “你就说要多少钱吧?”

    秦淮茹一喜。

    听刘光福这话,好像这事情有门。

    “救护车钱是六块,住院费是四块,营养费是十二块,对了,还有这个小铛和槐花的误工费,她们两个人三块,姐没有事情做,姐照顾二大爷两口子算是帮忙了,你给我二十五块就行了。”

    “二十五就够了?”

    秦淮茹再次顿在了当场。

    刘光福这是变了一个人,二十五好像还有些不满足。

    “光福,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你给姐几个辛苦钱也行,贾家的日子你也知道,姐多谢光福的好心了。”

    “我给你五十块吧。”

    要二十五。

    给五十。

    秦淮茹就仿佛自己挺差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主要是秦淮茹眼前的刘光福与秦淮茹来时候心里所琢磨的那样刘光福不一样,大出秦淮茹的预料。

    “真的?”

    “我还能骗你?”

    “姐真是谢谢你,光福,你好人。”秦淮茹看在钱的份上,可劲的给刘光福戴着高帽子,尽可能的说这个好话。

    “去找刘光天要。”

    秦淮茹一脸懵逼。

    合着你给我五十块,是要我找刘光天要。

    刘光福。

    你还是人嘛。

    秦淮如整个人都傻了,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一大堆,刘光福就给自己撂了一句你找刘光天要。

    我要是找到了刘光天,我至于找你刘光福。

    秦淮茹还有备用方案。

    “光福,我来得时候,你爸跟我说了,说你要是掏钱还则罢了,你们还是一家人,你要是不掏钱,他也不逼你,他希望你可以拿一件东西抵债,让我把这件东西给他捎回去,姐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姐什么时候把别人的东西变成了自己的。”

    事到如今。

    刘光福岂还不晓得秦淮茹的来意。

    明着要钱。

    实则要物。

    刘海中是他刘光福的爹,刘光福是刘海中的儿子,父子两人斗了这么多年,刘光福太了解刘海中了,就如刘海中了解刘光福一样。

    都是那种小气巴拉宁愿相信自己也不愿意相信旁人的人。

    刘海中连两个亲生儿子都不相信,还能相信秦淮茹这个臭名远扬的心机婊?

    这话不是刘海中说的,而是秦淮茹说的。

    估摸着是秦淮茹知道自己手中有这么一件宝贝,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把宝贝变成她自己的,从而让贾家要什么有什么。

    真是苍蝇碰见了臭虫。

    在这里等着我刘光福。

    “哼。”刘光福轻轻的哼了一声,他的态度秦淮茹极其的不喜欢。

    “光福,不是姐的意思,这是你爸的意思,你爸说你要是不把这个东西给他,他就跟你打官司。”

    “打官司是吧,那就打官司呗,反正我刘光福不在乎。”

    秦淮茹又傻眼了,这原本是她威胁刘光福的话,怎么反变成了刘光福怼呛她秦淮茹的话。

    这还是人嘛。

    “光福。”

    秦淮茹这个福字刚刚吐出口,就见从远处驶来了两辆一看就很值钱的汽车,这汽车直直的朝着奋达公司的大门驶来。

    也没有减速。

    或许减速了。

    只不过秦淮茹和刘光福都没有看到。

    奋达公司的大门年久失修,门口的地面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坑洞,昨天下雨好像积攒了不少的积水。

    汽车轮胎压过这些坑洞的时候,坑洞里面的那些积水在重压及速度的双重挤压下,形成了一道道水箭,以汽车轮胎为原点的朝着四周乱溅。

    秦淮茹和刘光福所处的位置又刚好距离大门不远。

    故他们成了很好的标靶。

    那些溅起来的水箭大部分都射在了秦淮茹的身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