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的旅行能开宝箱 > 第325章 雷克雅未克大教堂
    从雷克雅未克的市政厅出来,拿着陌生的不动产证明文件,韩琦满脸疑惑。

    白拿一套房子可还行。

    上午开车来到这边,凯文的女儿亲自过来接了他们,起初还对父亲白送树屋给陌生人还有些疑惑,但最后知道韩琦是个名人,就把这种疑惑抛开了。

    虽然树屋有她儿时的记忆,但她并不感到留恋,只是担心父亲卑鄙的外星人骗了。

    把一套房子送给一个陌生的富豪比送给一个穷人更能让她接受。

    很热情的帮着办理好了一切。

    不到半个小时,韩琦就在离祖国万里之遥的地方有了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还是市面上不常见到的,或者别有风味的大自然小屋。

    凯文走在韩琦旁边。

    她女儿扶着他的手安慰道:“你不是自己也说了吗,还有好多事情想要去做,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我不是在想这个,莉莉。”

    莉莉就是凯文的女儿,比凯文高小半个头,三十多岁不到四十,职业是瑜伽老师,身材很好,光看外貌绝对不知道她的真实年龄。

    凯文对女人说了话后,挥了挥手:“你不是今天还有其他事吗?快走吧,我带着韩琦走走,外面虽然没去过,但雷克雅未克我还是很熟悉的。”

    韩琦笑着说:“正想多请教一下您呢,这下倒好,不但有时间和你多聊一聊,还能省下请一笔导游的钱。”

    莉莉笑了两声,说道:

    “在雷克雅未克请导游或许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站在任何一个地方随意一望,隔着房子能看到的,那些高一点的建筑就是我们这里的景点,是游客经常去的地方。”

    韩琦听她的话,抬头一看。

    果然啊,在这大部分房子都只有两层,偶尔三层的地方,稍微高层一点的建筑就犹如鹤立鸡群般的容易被瞧见。

    “那是什么呢?”韩琦指向左侧最高的一个建筑。

    “哦,那是……”莉莉还没说,就被自己的老父亲给打断了。

    “走走走,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吧,韩这里自然有我照顾,今天我才是他的导游,难道我不会告诉他那是大教堂?”

    凯文在自己女儿面前罕见的发起了小脾气。

    韩琦觉得这个场景很温馨,脸上挂着由衷的笑容。

    他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

    “行,那我走了啊,爸,还有韩,以后见,或许我们还会来你的树屋居住呢。”

    “这个单词可不能用在这里,要用我们。”韩琦竖着手指,像一个古板的老师指出了学生的错误。

    “哈哈。”莉莉很开心的走了。

    “一个很棒的姑娘,不是吗?”

    “当然,我一直都为有这样一个女儿而感到自豪。”凯文在女儿走后很快恢复了笑脸,而且还不是和韩琦聊天时候露出的那种慈祥的微笑,而是发出了很爽朗的笑声。

    市政厅出来是雷克雅未克里的一个小湖,这里也是这座城市唯一的湖水,旁边沿水修建了一个广场。游客们在这里往来归去,人流如织,或是坐在长椅上歇脚,或是站在水边,靠着护栏喂食天上飞来的水鸟。

    “你想去玩玩吗?”

    “不,我对喂鸟没有兴趣,相反,我喜欢看它们自己努力捕食。”

    这些野生动物又不是谁养的宠物,没有必要去给他们投喂什么东西。今天你过来喂一点,明天走了,紧接着又有人来喂一点,第二天又走了。

    而被喂食的野生动物已经习惯了天天飞到这边来就食物的日子,那还会去练习赖以为生的捕食能力吗?

    这样等到什么时候,万一景区关门,这里的水鸟岂不是要饿死一大批?

    韩琦一直觉得,人类对于动物就是一场灾难。

    无论什么动物,只要被人类发现了有利可图,那就逃不了好。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动物死在了这样虚无缥缈的理由上面,紧接着就是成为濒危动物,逐渐物种灭绝。

    他把理由给老头说了一下,凯文乐了:“那有你说的那么恐怖?你想太多了吧,我们就只是普通人而已。而且你要是不看鸟儿,那你在看什么?”

    韩琦又朝那边看了几眼。

    一个在现在季节穿得也很漂亮的女人正和女性朋友一起高举手上的面包,哈哈哈的笑得很是开心。

    “哦!!!”凯文明白了。

    韩琦说道:“你不懂。”

    “我62岁了,韩。”

    凯文想要用自己的年龄来提示韩琦自己的地位,自己经历过的故事可能比韩琦要多出好多倍来,自己甚至还是一个在深山里经营了几十年旅馆的老板,很多客人晚上喝酒的时候喜欢和自己讨论身边发生的事情。

    我难道会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情情爱爱?这当然不可鞥。

    而且喜欢看女孩子也没有什么错,总不能喜欢看男孩子吧。

    韩琦摇了摇头,收回目光:“正是因为你六十二岁了,所以我才说你不懂。”

    “嗯……”

    凯文忽然中了盖伦的沉默,不说话了。

    他们现在正走在市政厅通往广场的一条路上,这是一座古老的拱桥,和周边的风格有点不同,但很漂亮,许多人还在这上面拍照,摄影师在拍摄他们的同事把背后的教堂也拍了下来。

    韩琦想起之前的事情,又问:“那个教堂叫什么名字,看着很特别啊。”

    “真名?”这把凯文难住了。

    以前从来都是叫大教堂,和朋友聊天的时候都是大教堂长大教堂短,约会的时候吼一句教堂门口等你,那电话另一头的人就知道在哪里找人了。。

    这样一个熟悉的地方,本来名字应该很深刻才对,但凯文发现自己根本没去记。

    忽的,灵光一闪,凯文忽然喊出一个陌生的名字。

    “哈尔格林姆尔·彼得松!!”

    “我知道了,这个教堂的名字!”

    ”哈尔格林姆斯教堂,一定是这个,我之前好像听人说过这是以我们国家一个文学家的名字来命名的,我想了好几个,终于猜到了!!”

    “这是谁?他写的书很好看吗?”

    韩琦想买一本来看看,用来在学习冰岛语的同时打发打发时间。

    凯文摇头说道:“不能说很好看的那种,准确的说哈尔格林姆尔是一位诗人,已经去世了几百年,但他的诗歌却奠定了我们冰岛文学的基础,有着很多的崇拜者。”

    “我懂了。”

    一个在冰岛影响很深渊的文学家。

    不知道为何,韩琦心里浮现出鲁迅先生的样子,这位应该是奠定了华夏近代文学的基础吧?而且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说话特别有哲理。

    就像专门研究过哲学似的。

    就比如说。

    “华夏人的性格总是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看来还得去买一本这个文学家的书来看看,分析分析两个作家之间有什么不同。

    走过了这一道桥,前面就是广场,旁边是走出广场到公路上的一条街道。

    凯文询问了一下:

    “韩,你想到什么地方去呢?我要先说好,我对雷克雅未克也不是很熟悉,我虽然住在这边,但我真的很少来到特罗姆瑟的街道上。”

    韩琦指了下高高的教堂。

    “随便走吧,只要能看到教堂我们就不用担心和害怕。”

    就算是迷路了找不到地方,只要往那个教堂走就一定能回到雷克雅未克最中心的位置。

    “那我们先去看这个教堂?”韩琦提议。

    “行,正好我也见一见丹尼斯神父。”

    韩琦之前听他讲过自己的父亲就是神父,现在凯文还认识这座教堂的神父,难道以前凯文的父亲就是这家教堂的神父吗?

    雷克雅未克不是很大,两人也没有谁提出要坐车去,就都走路了。

    韩琦不时举起相机拍一拍路上的景色。

    市内街道不宽,整个老城区街道经纬分明,有时候能带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

    这座城市的规划很好没有其他国家的古老城市那样杂乱。这里没有摩天大楼,所有的居民房都是小巧玲珑的,两三层,风格特意,色彩也不雷同。

    有些房顶是绿色的,有些房顶是黄色的,当然也有红色的。

    离着教堂越来越近,韩琦越来越觉得这个教堂的样子很熟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是电影?

    电视?

    韩琦完全听不到凯文说什么了,很快,韩琦在脑海中把这个教堂和一部动漫中的场景定格住了。

    《冰雪奇缘》?

    这部电影里面艾莎公主手一挥,在漫天的大学中出现了一个由冰雪制作而成的水晶王宫,那个王宫的样子就是如今雷克雅未克教堂的样子。

    等走到教堂下面,韩琦高高仰着头看教堂的楼顶。

    最上面是钟塔。

    从窗口韩琦能看到里面的大钟,窗口下面就是欧美钟楼很常见的那种时钟。

    两边的灰白色的玄武岩柱顺势而下,它们由短到长、由两边到中央,层层堆起,在教堂两翼以舒展平缓的弧形向中间集中,然后坡度猛然陡峭起来,直至最中央72米高的钟楼。把这个单独看起来有些单调的建筑形成了一个宏伟的整体。

    “你在看什么?”凯文见韩琦不动了,问道。

    “我在听歌。”

    整个建筑就像是一个管风琴,教堂的两条边是管风琴的琴弦,这也是这座教堂的设计理念,当初设计师这样设计就是想在冰岛上竖立起一个美丽的管风琴。

    凯文为韩琦这么快就明悟了教堂的设计而开心,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韩琦说的听歌或许并不是指教堂的外观很像风琴。

    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歌手正在演唱歌曲。

    韩不会在听这个人唱歌吧?

    韩琦的动作很快就验证了他的想法,凯文看到韩琦转身朝着那个歌手走去,手从口袋中顺势掏出钱包,从里面拿了一张2000克朗的钞票。

    等韩琦开开心心的回来,看到的是紧皱着眉的小老头。

    “凯文,怎么了?”

    “没什么,你怎么忽然给那个歌手两千克朗,你自己不也是歌手吗?他唱得很好?”

    两人朝着教堂内走,韩琦摇头回答:“并不是,或者说他的唱法并不专业,但这些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在唱我的歌,这让我很高兴。”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在国外也有人翻唱自己的歌曲。

    网络上的东西并不能带给人真实的感觉,哪怕是世界上最真实的东西,钱。就算是钱这种永远都很真实的东西一旦被标注上了网络的标签,变成了一堆数字后,也会不真实起来。

    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而且冰岛克朗的汇率很低,一块钱华夏币就能换来二十克朗,这两千克朗也就是一百块钱而已。

    走进教堂。

    大厅和很多外面的教堂一样,内容都是差不多的,但细节上却有了不同。

    凯文说道:“那你就在一楼坐着休息,我先去拜见一下老朋友。”

    “好。”

    韩琦点点头。

    他正在研究这个房子和其他的教堂有什么不同呢。

    要说欧洲教堂的正宗,那肯定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得上意大利的罗马,罗马这一个城市就有上千的教堂和修道院,室内的梵蒂冈更是所有教徒的圣地。

    那边的教堂装饰都显得十分庄严,而这个冰岛的大教堂不是这样的。

    这座教堂的空间纵深感很好,看起来很舒服。

    拱形弧顶高而通透,光线很好,且内部没有欧洲教堂那么繁复的装饰和神秘的色彩,只给人以简洁和纯美的感受。

    没有华美的雕刻、没有斑斓的玻璃窗,几乎素净与毫无装饰的空间,令教堂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孤绝于世的智者。宽阔的教堂广场由石灰岩与地砖拼接成粗旷而简洁的纹饰,配合着这座高大的教堂,散发着清冷的气质。

    这些东西都能给韩琦带来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

    韩琦学习着其中优秀的部分,没感到时间的流逝,只觉得凯文的声音很快就在自己耳边响起。

    “韩,韩,你怎么了?”

    韩琦回头看着凯文,低头笑了笑,摇头道:“我居然看一个房子看得入神了,这里真的很漂亮,虽然是几百年前的建筑,但很有现代感。”

    “谢谢你的夸奖。”旁边有个声音响起。

    凯文这才给韩琦介绍。

    “这是教堂的神父,丹尼斯,是我认识好多年的朋友了。丹迪斯,这就是我说的韩,来自东方的旅行家。你可要照顾好了,他在华夏可有着太多的关注者。”@B